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章 中!
    分明只是一个眨眼的等待,却令人焦灼难耐。

    “她眼睛闭上了!”狗子乍然一声惊呼,将屏息凝神的大家骇得不轻,“你猜对了!”

    得知它在分心,林苏青当即狠厉道:“照顾好你自己的小命!”

    直到他这句话飘散在了空中,那入了相应卦形的女子依然没有出现移动和变化……这样看来……大约可以确定了,对,应该照这个法子继续!

    他也激动,居然真的让他给料中了!不过他不敢耽搁,半分也不成。

    “阵法只有的时辰机制已经开始运转,我们务必抓紧时间把握机会!”他的语气听起来镇定,可是额头的汗水已经顺着太阳穴流淌,“狗子,你莫要硬扛花王的攻击,能躲则躲,我们一定尽快将对应卦形的女子归位!”

    狗子倒是有闲心同他顶嘴:“不牢你费心!你顾好你自己的小命吧!”

    林苏青身处坎位获得了短暂的安全,却叫他忽然想起一件最最重要的事情——“你们记住,倘若我们破阵失败,或是遇到躲不过、救不及的危险,你们就往天上去,去到天界的视野内!”

    而正在阵中继续探寻的夏获鸟听闻时忽而一愣,回首望了林苏青一眼,饶有意味的一笑似是欣慰,便继续忙不停地寻查。

    忙着应对花王的出招的狗子也瞥了他一眼,似是不屑的冷哼一声,嘀咕道:“哼,装什么大义凛然。”却忍不住又多看了他一眼,见他已经离开坎位继续寻找,不禁暗想——“但愿你小子福大命大叫你破了这个阵。”

    这一分身,那花王的一个尖刀花环登即套上了它,它旋即往上窜出,刚好窜出即将收拢的花环,随即翻身就是一脚震去法力,将花环踢远,而花环出去兜了一圈,扭头又回到了花王手中。

    未免她转势去攻击其他人,狗子连忙下去锤了她一拳,重新吸引住了她。

    而此时夏获鸟也找了一个身上印有乾卦的女子,她当即出掌以掌风将那女子推向乾位!而但那身上印有乾卦的女子位入了半半的脚下时,便如先前那一个一模一样,登时就闭上了眼睛静止不动了,只有她手中说抱的毒气在流动,可是有一点令她讶异——她们两个手中的毒气在相互交流,亦似在相互融汇。

    半半踩在软软的云朵上,见他们纷纷看着自己的脚下,旋即皆是惊喜不已,她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想看,但是她不敢看,也知道自己不能看。于是她干脆闭上了眼睛,全神贯注地等待林苏青的声音,只要他一声令下,她就往左边去。

    姑获鸟盯着那两名女子手中交汇的毒气揣度着用意,倏然想起林苏青适才所言——阵中的时辰机制已然开启,那么,这样的交汇是否是时辰机制中的一部分?

    所谓时辰,是否就是……她们的毒气的确会相互交流并且汇聚,最终会形成更有杀伤力的毒,或是出现更危险的机关,而所谓时间,就是他们必须在这些结果发生之前破解这个阵法?

    以林苏青的细致,想必也已经注意到了此间的变化。于是想着,获鸟便继续寻找。

    狗子被花王的法力震飞,往后连翻了几个跟头旋即又几个跟头翻上去,一身伤痕视若无睹,它呸了一口血唾沫,道:“我还就不信了,有脾气你一鞭子抽死我啊!”

    那不过是个机关傀儡,哪有脾气。便正是如此,她的速度超乎寻常,如非狗子,寻常绝对难以招架。

    “林苏青,你确定每个卦位是五个吗?”隔着人群夏获鸟一边急奔闪避,一边喊道,“这五个乾卦怎的就是找不着呢?”

    “一定是五个。”林苏青一个后仰,避开一名女子冲他挥来的毒气,你毒气如缎带袭来,好在只要躲过不被击中,便会散开。

    散开不等于消失,毒气依然存在,并且无所不在。因此这百花争妍的花海,停留的时间越久,就越致命。即使他们身有护盾,也不过时间的问题。一旦夏获鸟体力支撑不住,抑或是护盾被击破。

    “或许隐藏在隐蔽的地方,咱们贴近去找。”说时林苏青一个闪身出现在一名女子的身后,眼疾手快撩开了她披在背上宛如海藻般长发,“你看!”

    在她的后脖颈上果然印着一个卦形,只可惜不是乾卦。

    夏获鸟随即便压低了飞行,她冒着花草毒物的风险,几乎贴近它们,在人群之中低低的飞来躲去,满眼尽是瓷白的**。

    “这享福的活儿真应该由你来干。”她抽中腰后的牛角小刀不时掀开女子的裙摆,其实不过是前后搭着的两边布料罢了。

    “你离那些毒物太近,且少说几句,谨防毒物入喉!”林苏青提醒道,便是同她相反,他察看上端,由夏获鸟察看下端。

    而立在乾位的半半,自从闭上了双眸,就再也没睁开,她静默地杵在云朵之上,耳朵捕捉到他们的打趣,不禁羞红了脸颊。

    而在她脚下云朵所在的乾位之中,已经有四名印有乾卦的女子。尽管她不曾睁开眼睛看过,但是她能感觉到人数在增加。因为每逢林苏青或夏获鸟送过来一名,她当即就感受到一阵毛骨悚热的阴冷,令她不由自主地颤抖。并且,随着人数的增多,她内心的忐忑与不安也逐渐多了几分。

    听他们说,一共五个,那么再有一个,她就要立刻动身去到下一个代表着坎位的副阵眼。为了更精准的捕捉到林苏青的指令,她那一对精巧的小耳朵倏然变大,宛似恢复了猴耳,向四面八方转动,聚精会神地追随着林苏青的动静。

    此时,那乾位之中的四人手中,所持有的毒气汇聚得越发明显,甚至肉眼可见那墨绿色的毒气遍布了整个乾位,不过毒气仅仅只在乾位以内扩散,绝不向旁边延展丝毫。

    “找到了!”林苏青话音未落,手中的铁链即刻抛出抓捕了一名,她的卦印不在任何隐蔽的地方,就印在她的指缝之间,因为手中抱着毒气,大家都不曾去留意,加之毒气萦绕,若非时机,很难露出。恰是露出的那一瞬间被林苏青看见了!

    终于叫他找到了这最后一个。尘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