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如今若他要求,那她是否可以要求平等?
    这毕竟是客厅里,杜姐随时都有可能过来,她可不想给人表演活啥宫。

    “呜呜……霍沉……”韩嫣反抗着别过头,好不容易发声又立即被吻上,霍沉舟还不重不轻的咬了她一口。

    在她疼痛时,他开口,低沉的嗓音比他口中的酒更有醇香的味道:“叫我什么?”

    “额……”

    原来他咬她是她叫他名字?

    还不让叫了?

    她不满道:“叫你什么也不能乱咬人啊?”

    话刚落,霍沉舟已低头咬住她耳朵,锋利的牙齿细细绵绵的磨着她的耳朵,又痒又疼的感觉让她一阵战栗。

    “住口……你……醉鬼!”

    韩嫣伸手推他不动,耳边传来低沉的笑声。

    他似乎心情很好,改咬为舔,密密麻麻让韩嫣不由得微微弓起身,他才又开口,却仍坚持那个问题:“你叫我什么?”

    “你让我叫你什么……啊……别咬了……”

    饶是韩嫣讨饶,霍沉舟也亲咬片刻才微微抬起头,棱角分明的脸上还是微醺的模样,可一双眼睛渐渐变得清亮,他菲薄的唇角上扬:“叫我……叫我……”

    韩嫣这一霎那突然就明白了自己被咬的原因了。

    也大概知道他要她叫他什么了!

    她的心猛然抽动,眼睑微垂着不断打颤,开口有些发抖:“那你叫我什么?”

    自醒来后,霍沉舟从来都是提名带姓的叫她韩嫣的!

    她对霍沉舟的称呼却好几个,霍沉舟,霍先生,老公,沉舟……似乎都叫过。

    之前霍沉舟从没说过什么,怎么今天非要揪这个称谓的问题?

    如果名字以外的称呼代表了不同的含义、不同的地位、不同的身份认同,是否两个人需要对等?

    先前已是不平等,她毕竟已经叫过他老公,而他却没有叫她老婆!

    如今若他要求,那她是否可以要求平等?

    “咳咳……少夫人,醒酒汤好了,要不要我端过来。”

    客厅外传来杜姐的声音。

    韩嫣一愣,连忙推霍沉舟:“先起来醒醒酒……”

    霍沉舟却一动不动,脸上醉意全无,一双明亮的瞳眸盯着韩嫣,神色越发凝重冷峻,薄唇轻抿着缓缓下压.在距离几厘米。

    这样彼此的呼吸相互融合的距离,让韩嫣喘不过气来。

    霍沉舟却缓缓开口,沉沉的声音像是古老的钟声悠扬坚定:“老婆。”

    “诤……”

    韩嫣心里紧绷的神经像是断了一样,她的瞳孔骤然紧缩,大脑一片空白,微张着嘴:“你……你叫我什么?”

    “老婆。”霍沉舟毫不犹豫的又叫一遍,随即低头醉倒在韩嫣的颈窝。

    韩嫣许久都没有回神,直到感觉身上被压的有些麻木才伸手推了推霍沉舟:“你……霍沉舟?你醒醒?你醒着的吗?你……你说话,你刚刚叫我什么?”

    然身上的人没人任何回应,呼吸平稳,不是睡过去就是醉过去,或者第三种可能?

    韩嫣无暇去想,叫来杜姐以前将霍沉舟扶起,将她“解救”出来。

    但霍沉舟躺在沙发里是无论怎么叫都叫不醒了。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