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章 叶母的私心,叶老爷子的威胁
    叶母看着前方先行离开的女儿,眼中闪过溫怒,心中对自己这个女儿充满着不满和埋怨。

    女孩子家家的要求那么多干嘛,有吃有喝就行了,还要求那么多,末世前好好的,发什么神经和丈夫离婚,真不知她在作什么罪受。自己明明为她好,给她找了那样好的男人,还不知足。

    心中越是如此的想,叶母对女儿的行为越加的不满意和反感起来,对女儿的不知足充满着怒意,更对她不理解自己为她好的心而怨恨起来,心中开始在不断地在贬斥自己这个女儿的不是。

    站在院中的叶倾芩感受到叶母心中的不满和怨恨,心中有些凄凉的感觉。

    妈妈,我是人,不是没有感觉的生物,我也想有个真心待我的人,你知道嘛,那场婚姻我是为你结婚的,因为你的逼迫,你的不谅解,我只能选择接受;因为你的话,我是你的女儿我必须偿还你的养育之恩,我嫁了。

    如果那个男人真的有你想的那样好的话,我选择了我的方式和那个人平平静静的就这样过完一生,为何还是不放过我,我不在意那个男人在外面有其他的女人。

    可是为什么为了报复我要把我送给他生意上的合伙人,为何一次次的想要占有,我侮辱我;为何要在我一次次原谅他后要把我卖给因他欠债的债主。

    妈妈,这些你都知道嘛,这些你都了解嘛,你就开始认为是我在不珍惜,是我在不知好歹。

    因为你逼迫还恩,我选择婚前和他说的清清楚楚,我会和他结婚但是不会和他有夫妻关系,他都同意了,如果他不同意的话,就算背上不孝的骂名我也不会结个婚的,为什么你们都是如此的逼迫我。

    叶倾芩的心中充满的痛苦和悲哀,对自己的悲哀,对妈妈不谅解的痛苦,心中滴血般的疼痛。

    墨宸帝感受到她的痛苦,强忍着自己的双脚走过去,只是眼神一直都放在不远处那个坚强不屈而又脆弱的小女人身上。心中充满着对她的心疼和爱意。

    叶母没有理会女儿眼中的痛苦,看向她,依然用那霸道野蛮的又充满着自己以为是的语气命令着叶倾芩。

    “倾芩,你该知道你弟弟去了京都,你知道他的岳父认识的人都不一般,你可以拿着你的物资和我们一起走,到了那里他们可以看在物资份上给我们安全的保障,在这里基地在如何的大也不是很安全的,肯定没有京都来得让人安心安全,毕竟京都那边是国家的首要城市,在那里人都是了不起的人,我们去了那里可以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听着母亲的这番话,叶倾芩眼中浮现出果然如此,和浓浓的讥讽笑意,并没有打断母亲那番自以为的话语。

    “……。我们要去京都,不可能空手过去吧,总是要带些东西这样才会让我们到京都好说话,你弟弟也好做事。”连询问都不询问,再次为叶倾芩做好决定。

    “妈,谁告诉你这里食物是我的。”叶倾芩已经收起眼中的伤痛,淡淡的看向自己的母亲。

    “你让他给你爷爷他们一箱方便面,他们不是给了,不是你的还能是谁的,你不要不给就找一大推理由,你要知道只有你弟弟有了,你才能得到保障,我不是和你说过,只有娘家人强盛了,你在男人那里才会好,不然他哪天就会不要你,到时候你哭都来不及。”

    母亲那句老话再次被提起,不远处的墨宸帝也听到了这句话,应该说以墨宸帝那边人的功底都可以听见,他们担心的看着自己的主上,这算不算是丈母娘在挖女婿的墙角。

    而且还是那种彻底破坏的那种,看着主上周围越来越冷的气息,偷偷的向后挪动。

    叶倾芩感受到这边的变化,眼睛看向这边,透着安抚,渐渐的平息了墨宸帝的冰冷气势的加剧。

    她再次看向自己的母亲,淡淡的说:“妈,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和爸为什么会两人在这里,别告诉我是为了和爷爷他们一切。”眼神明明白白地告诉叶母,她不相信。

    她的话让叶母有片刻的难堪,恼羞成怒,道:“这你不用管,我刚才说的话,你听到没有。”

    叶倾芩没有理会她,再次问道:“妈,我在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一个可以保护我爱护我,随时随地注意我的一切男人;一个是随时随地都可以抛弃我的弟弟,你觉得我会选择哪个?”看见母亲想反驳,叶倾芩清清淡淡的笑了。

    “别否认,他都能抛弃自己的父母,为何不能抛弃这个对他不是很亲的姐姐。”没有再理会自己的母亲,最后看了一眼母亲。

    “妈,当我的耐心用完的时候,我不知道我最后会做什么,别把我逼到那个时候,让最后少的可怜的血缘情给断了。”语气中充满着淡淡地警告,让叶母脸色僵硬起来。

    当走到叶老爷子那里,他的话让她站定。

    “叶倾芩,你以为你可以安稳嘛,你说要是让人知道你不孝顺,不给自己的爷爷奶奶吃的,还想赶尽杀绝,你觉得基地的人会怎么想?基地长还会让你呆在这个基地吗?既然你是这样不孝的东西,那我就不会让你好过,你让我得不到我想得到的东西,你就别想有个安身之地,我倒是要看看那个男人还会要你。”

    叶老爷子那近乎残忍的话,让离得很近的小叔有些胆寒,他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是这样残忍的人。

    刚想说话,看见那满身冷冷气息的男人走过来,默默地跟着自己的父亲走出院中,叶母也被叶父带着离开,只是离开时那怨恨的目光一直看着自己的女儿,好像再说自己女儿是如何的残忍,如何陷自己的母亲于苦难中。

    叶倾芩面无表情地接受她怨恨的目光,心中在这一刻,彻底的对母亲那最后的一丝情意变得冷漠起来。

    妈妈,希望你不要让我做我不想做的事情,别让大家的脸面最后撕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