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父母的到来(二更)
    37小说 .37xs.

    从叶家那里离开后,叶父带着妻子直接来到别墅区,站在别墅区的门外,叶父心中五味参杂,心中有股说不出的滋味。叶母看着丈夫停下脚步,有些疑惑,便询问道。

    “怎么不进去?这可是他们让我们来的,你有什么害怕的。”叶母有些不以为然的,觉得丈夫太大惊小怪了。心中有些嘲讽丈夫的懦弱无能,心中极为不屑。

    叶父听见妻子的话,使得他的眉头蹙了起来,他眼神严肃的看着妻子,语气变得极为认真,脸上的表情极为慎重,道。

    “记住,现在已经不是过去了,我们现在是住在别人的地方,先不管这里到底是不是女儿可以作主,我们都要为她多考虑,我们已经欠了她不少了,这一切,本来她是可以不用面对。”

    丈夫话中的意有所指让叶母脸色微变,语气变得蛮横起来,道:“这又怎么能够怪我们,不要忘记,这一切都是那个人自己的选择,凭什么怪我们呢,要怪就要怪她自己,出身了就是一个灾星。”

    叶母蛮横的话越来越难听起来,使得叶父厉声喝着:“你给我闭嘴,如果你管不了自己的脾气,我们现在就回去,这里也不要进了,免得你给我丢人现眼的,到时候还要伤害了女儿。”

    丈夫的疾言厉色,让叶母心中有些害怕,嘴里嘟囔着,“知道了,你到底要不要进去?”

    看了一眼妻子,叶父淡淡的警告着,“你给我注意点,不然别怪我心狠。”或许是叶父难得疾言厉色吓住了叶母,她赶紧的点点头,见到妻子如此,叶父心中稍稍的有些放心,淡淡地说:“嗯,那我现在就去敲门,你自己说话……”

    叶父的话还没有说完,别墅的大门就被打开,叶父见到开门的云翼,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心中猜想着,对方刚才有没有听见妻子的一番话,心中有些担心,见到对方神色自若,没有什么变化,心中极为忐忑不安,平息了内心的紧张情绪,有礼的打着招呼。

    “云管家,这是?”

    “哦,小叶果见你这么久还没有过来,让我过去看看的,没有想到——”云翼的话没有说明白。

    这样的话语态度让叶父心中更加的忐忑不安,却又不好直接询问,只能尴尬地笑笑,没有搭话。

    云翼也没有在意他的态度,冷淡地对待叶父他们,道:“叶伯父,还是进来吧,大家都在等着你们了。”

    云翼的这句话并没有任何的意思,却让叶母听了极为不舒服,她不高兴地低语着,“又不是我们让你们等,这还怪上我们了。”

    “闭嘴!”

    叶父对着妻子疾言斥喝,眼神偷偷地看着前方云翼的表情,见对方没有任何的不悦表现,心中稍稍放下心来,却没有发现前方的云翼嘴角勾起的嘲讽笑意。

    云翼心中对这对夫妻的行为极为的不屑,心中为主母的行为不值,叶父还算不错,就是没有一点担当的男人,让他非常的瞧不起;叶母的态度,更是让云翼觉得,这样的人也算是人世间少有,把别人对她的好当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没有一点的感恩心,为人又极为霸道无理,不合自己心意的就开始怨恨别人,云翼实在搞不懂这样的人,主母为何还要去帮助他们,心中叹息连连,继续向着客厅走去。

    等叶父叶母他们到达别墅客厅的时候,才知道大家都在等着他们,叶母不高兴地极为霸道地坐在首位上,完全没有一丝询问的意思,看着妻子的行为叶父极为尴尬,却最终没有开口驳斥妻子的行为。

    叶父扫视了一圈,发现一位下午没有看见过的男子,有礼地和对方点头打招呼。今天傍晚,去过刘老爷子那里过来的刘勇,冷淡的回应了叶父招呼,这让叶父的心中更加的不安起来。

    他看着妻子已经自顾自的吃了起来,心中一阵叹息无奈,对于妻子抱怨女儿的事情,他不是不清楚,只是无力去改变,妻子的霸道蛮横在末世前,就是让他极为头疼无力的事情,叶父歉意的看着大家,大家一言不发地拿起碗筷吃起晚餐,没有回应叶父的目光。

    叶父发现餐桌上少了女儿叶倾芩和那个拥有王者风范的墨少,疑惑地看着云翼。

    云翼见到对方目光中的询问,双眸一闪,轻咳,淡淡的敷衍道:“主子在休息,休息好了,就会下来。”

    当然,也有可能不会下来,云翼在心中补充道。真不知道,主上怎么会有如此精神体力,也不怕主母承受不住,就连受伤了也不放过主母,他也算是服了,云翼在心中呓语连连。

    叶母听见云翼的话,手上吃饭的动作顿了下,叶父见了有些担心地看向她,深怕她会说不出难听的话语;叶母想到叶父刚才的警告,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叶父见了,心中松了一口去。

    叶果瞥视了一眼外婆,那双美丽的星眸中闪过淡淡的伤心,她的情绪很快的被身边的苏天阳发现,对方默默地握住叶果小小嫩嫩的双手,叶果美丽的小脸蛋上扬起僵硬的笑容,淡淡地一笑。

    叶果那心酸苦涩的笑容,看得周子荷心中一阵心疼,对叶父他们的到来更加的不满,却无力改变,只能无奈的叹息,其他人见了,心中无不在心疼这个他们疼爱至极的小叶果。

    ……

    而此时被他们议论的主角,正慵懒地从睡梦中醒来,叶倾芩揉揉双眼,睡眼朦胧地看着还没有醒来的墨宸帝,手上不满地捏着对方的俊美白皙的脸蛋,嘴上还不停地嘟囔抱怨着。

    “太过分了,真是过分,不知道人家很累嘛,人家都说不要了,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这样野蛮,我让你不听话,让你不听话。”

    墨宸帝在叶倾芩的一阵折腾中醒来,睁开眼睛,那双墨眸中还有浅浅的迷茫,叶倾芩看着这个男人,明白只有在她身边,这个男人才会真正地让自己放心的进入沉睡中,睡得极为安稳安心。

    墨宸帝眼中的迷茫散去,那双星辰般耀眼的凤眸泛起浅浅的笑意,捉弄着怀中的小女人,磁性悦耳的嗓音轻言道。

    “倾倾,你这是不满意墨的服务吗?要不要墨再服务一次,嗯?”

    听见他的话,叶倾芩嘴角抽搐,瞥视了一眼窗外的天色,脸色难看起来,轻声反驳道:“不要,我现在很累,很累,不陪你了。”想到外面都已经天黑了,不高兴地嘟囔着,“你看,你自己看看,外面的天气都黑了,在这样吃过就睡,睡过就吃,我都胖了,你发现我好像都变胖了。”

    此时她完全没有想到,她赤身**的躺在床上,让一个男人欣赏,那是多么危险的事情,简直就是把自己当成美食送入对方口中。

    墨宸帝一边欣赏着美景,一边摸向她的肚子,意有所指的说:“是胖了一些。”

    手上摸着小肚子的动作慢慢地抚摸起来,神色变得幽暗深邃起来,叶倾芩始终没有发现他的变化,直到感受到对方的**再次升起,她生气地踢向他的小腿,然而,她的动作让墨宸帝的**不减反增,墨宸帝低沉磁性的嗓音在她耳际响起。

    “倾倾,如果你想在床上一直呆着,我是不会介意继续的。”

    “啊,不用,我现在就想起来。”全身的酸痛让叶倾芩倒吸一口气。

    听见她的吸气声,想到自己的不停索要,墨宸帝心中有些心疼起来;他自从拥有了倾倾后,就再也控制不了自己不要她,手掌轻柔地帮她按摩,减轻她身体上的酸痛,掌心慢慢地凝聚出紫色气流,让掌心的这股气流包裹着她的身体酸痛地方,渐渐地叶倾芩发现全身的酸痛感都在不停地减弱,让叶倾芩一阵惊奇。

    “这样以后再做这种事情就不怕了,可以用这种方法解决酸痛,这样多做几次也可以。”叶倾芩心中如此的想着。

    听见她心中的话被她讲了出来,墨宸帝大笑出声,叶倾芩疑惑的看向他,全然不知她自己已经把心里话讲了出来。

    看着墨宸帝笑的洪亮的笑声,才细想到自己干了什么蠢事,羞涩不满地瞪了一眼,无言地裹着睡袍,去寻找自己被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捡了起来,穿好衣服,准备下楼吃晚餐。

    墨宸帝看着她的动作,毫无羞涩地赤身**走下床,大方地穿着衣服,看得叶倾芩连连翻着白眼,暗骂,暴露狂!

    ……

    吃过晚饭后,叶倾芩拉着墨宸帝走出别墅区,散步去,尝试一下末世前情侣之间的约会,他们向一处树林中走去,一路上看着过往的女人那妒忌羡慕的眼神看着她,叶倾芩心中舒爽的感觉,看看这么绝美的男人就是她的,这让她被感到骄傲。

    墨宸帝看着她那得瑟的样子,心中一阵好笑,双眸一闪,只要她开心,对于今天晚上,倾倾父母的出现,墨宸帝没有一丝的想法,只要是倾倾想要的他都不会有意见。但是,一切的前提是,他们最好不要伤害到他最爱的女人,否则,到时候,他是谁都不会放过。

    对于今天晚上,在别墅区看见父母,叶倾芩并没有多说什么,她只是做她该做的事情,至于他们会如何,她干涉不了,也改变不了。

    刚才,她并没有刻意的去和父母谈话聊天,只是漠然地看着这一切,对于叶果,能够和父母之间的关系和好如初,她也是乐见的,她不希望因为她自己的缘故,让父母和叶果之间出现矛盾与裂痕。

    但是,那压抑的气氛,叶倾芩还是不太习惯,已经多久了没有和父母好好的相处了,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她和父母之间的关系变得压抑和痛苦了。叶倾芩的思绪有些恍惚。

    看着神情有些恍惚的叶倾芩,墨宸帝默默地握紧她的手,感受到墨宸帝的动作,叶倾芩回过神来,无言地,继续拉着他向着前方走去。

    叶倾芩他们的离开,让在别墅的叶父有些担心,眼神有些担忧地不时看着门外,云翼见了,淡淡地开口道。

    “叶伯父,不用担心,主母和主上只是出去散步消食,你们不用担心,我家主子,对于你们住下不会有意见的,你们就不用担心了,安心住下吧,到时候与我们一起去京都基地就好,说不定还可以找到主母的小弟。”

    云翼的最后一句话,让叶父一惊,他震惊地看着云翼,焦急问道:“你们知道我小儿子在哪里?”

    “不清楚,不过再来s城找你们路上,主母已经让主上派人去找,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了。”

    听着云翼的交待,叶父心中羞愧难当,他的女儿,都知道在找自己的弟弟,他这个做父亲的在做什么。想到大儿子,心中就一阵痛恨,妻子自从那次和女儿闹翻后,就变得对女儿极为不理解。

    叶父知道,妻子至今还在生女儿的气,希望她只是一时想不明白,能够想明白才好,希望一切都会变得更好,叶父的心中有些奢求地想着;然而,他的内心深处,实在有些担心这个妻子,害怕以妻子的性格会想不明白这一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