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 倾不见,墨发怒(二更)
    37小说 .37xs.

    傍晚时分

    别墅区的众人,一脸惊恐地看着墨宸帝的发怒,心中都有些胆战,他们没有想到,主上的怒意会如此之大,更加地没有想到,他们的主母,会突然间不见踪影,云翼看着客厅中,被毁坏的大半个地方,心中一阵苦笑。

    他们也没有注意到,今天中午,主母和周子荷一起出去离开后,就没有再回来过。

    当时,他们见到回来的周子荷,都以为主母也跟着回来了,也就没有多加注意。直到晚饭时间,容希洛问起主母回来没有,他们才知道,从主母离开后,就一直不见她回来的人影。

    这么久还没有回来,他们这些竟然一个人都没有注意到,这让他们现在想想,都觉得他们这些做属下的,越来越失职了。

    云翼瞥视了一眼,脸色极为难看的墨宸帝,心中一阵哆嗦,主上这是准备打开杀戒了嘛。他的思绪刚起,墨宸帝冷冷地的声音就传入他的耳中,听得他一阵心颤。

    “说!”

    见到墨宸帝冷冷地目光中含着杀意,云翼此时觉得,他们的主上从来就没有变过,一直都是冷酷无情的人,只是一直在主母的身边,让他们忘记了他曾经的冷酷无情。

    看着此时冷酷无情的主上,云翼知道,如果找不到主母的人,他们这些人恐怕都不会有好的下场,他心中泛起了苦笑。

    他这个属下不但没有为主上解忧,却如此的失职,想想这一切,觉得他做的还是不如墨管家,如果是墨管家,恐怕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看来这段时间的安逸日子,都让他们放松下来。

    云翼整理一下情绪,脸色恢复了以往的冷漠,他淡漠的语气中带着浅浅的愧疚,道。

    “属下,已经派人去基地寻找,刚才属下已经去询问过,主母并没有出这座基地,她应该还在这座基地中,我已经让基地长他们派人寻找了,应该很快就有消息。”

    “回去领罚。”墨宸帝冷冷地声音中充满着肃杀。

    “是!东方长老领罚!”

    “是!西方长老领罚!”

    “是!南方长老领罚!”

    “是!北方长老领罚!”

    四方长老在这一刻,意识到他们生为属下的职责,这段时间的生活,让他们放松了警戒,这是他们做属下的不该和失职,想到这里,他们同声应答领罚。

    墨宸帝冷冷地看着他们四个,眼神如冰剑般射入对方的心脏,让四个人心中升起了一股寒意,那股来自灵魂深处的寒颤,让他们很清楚的明白。

    如果不是需要他们,他们可能现在已经不存在这个世上,此时,他们更加地知道,主母就是主上心中不可谋逆的存在,任何人的一切都代替不了主母的存在。

    “还不去找。”

    “是!”四人同声应答。

    墨宸帝看向周子荷,冷冷地目光中含着冷厉,他看向周子荷的目光中带着残酷,那是想要把对方撕裂般狠戾,看得周子荷心中一阵胆颤心惊。

    周子荷知道,墨宸帝在怪她,怪她把叶倾芩丢掉了,此时的周子荷不仅是墨宸帝的怪罪,就连她自己都在怪自己,当时为何不能跟着叶倾芩,如果跟着她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明知道,好友现在的情况有些不一样,却还是大意的没有多加注意。

    周子荷心中充满着懊悔和自责,自责她没有多注意点叶倾芩的现状,就任凭她离开,如果叶倾芩出什么事情,周子荷知道,她一辈子都不会远离她自己。

    她的心中泛着苦笑,恐怕芩芩出什么问题,墨少也不会放过她的吧,她看了一眼墨宸帝,淡淡地声音中带着懊悔和自责,道。

    “我也出去——”

    “你,跟我过来。”

    墨宸帝转开视线,冷冷地打断她的话,不再理会,直接向着不远处的落地窗走去。

    周子荷看着前方远去的背影,心中一阵五味参杂,知道这个男人心中有怒,却因为好友的缘故,不会对她如何,但,周子荷也知道,对方是不可能给她好脸色看得,她在心中深深地叹息。

    想到好友现在还没有消息,周子荷心中已经没有其他心思注意其的事情,余光瞥视了一眼叶父叶母他们,见他们一脸不耐的神情,心中一阵悲伤,为好友感到悲哀和痛惜。

    收回视线,不再想在意他们的情况,更加不想去看他们那丑陋的脸孔,不想因为他们影响她的心情,收拾好心情,周子荷向着墨宸帝的方向走去,依稀还能听见,叶母不堪入耳的话传入她的耳际,让她的脚步顿了下,继续向前,没有理会。

    “现在人刚不见,就开始勾引男人,那个男人也不是好东西,人家就想偷腥,还摆出一副很紧张的样子,……她活该,当初就告诉她,男人不可信,现在不听我的话的下场,……自找,活该受罪,离了婚的人,还以为自己有多么值钱……”

    “闭嘴!”

    叶父的冷喝声,淡淡地传入前方周子荷的耳中,却让周子荷脸上扬起了一丝嘲讽的笑容,周子荷此时发现,叶父原来也是如此的虚伪、可笑。

    如果他真的觉得此番话不堪入耳,为何不在刚开始就阻止,非要现在才如此假惺惺的阻止叶母的行为,是因为有其他人在场做个样子,还是因为妻子的话让他丢脸。想到这一切,周子荷就为好友感到可悲。

    周子荷已经无力再去想这些了,她已经感受到,墨宸帝那股冷冷地气息中参杂了不耐烦情绪传来,恐怕此时他,已经没有多少耐心等着她吧,一颗心都在找寻好友的身上吧,周子荷加快脚步,在他一米的地方停了下来,等待的对方的开口。

    “她说了什么?”

    良久,墨宸帝冷冷地声音传入周子荷的耳中,让她下意识一颤,感受到对方的不耐烦,周子荷赶紧回应。

    “你知道现在的芩芩不是以前的那个?”

    “她说了什么?”墨宸帝再次不耐烦地冷冷的问道。

    从他的话语中周子荷已经知道,对方应该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虽然从叶倾芩魂魄那里得知,墨宸帝知道这件事情,她还是想确认下,得到答案后,周子荷把今天下午的谈话,与墨宸帝讲了一遍,得到的是对方的沉默不语,周子荷没有打断对方的沉默,静静地等着。

    直到良久,墨宸帝的清冷地声音传入到她的耳边,让正陷入担心叶倾芩思绪中的周子荷回神。

    “你是说,她说倾倾自从昨天后,就再也没有任何的反应情绪。”

    “是,她是这样对我说。”周子荷的脸上变得严肃,想到下午的事情,她就感觉一阵自责和愧疚,声音中带着浓浓的内疚,望着着墨宸帝的后背,淡淡道。

    “对不起,我知道芩芩会突然间不见,如果知道,当时,我一定会跟着她,不会让她一个人。”

    说着眼中溢满着痛苦和愧疚,都是她的错,如果当时她跟着,就不会出现这些情况了,就算芩芩当时不同意,她也要偷偷跟在后面呀,却因为她的一时大意,把芩芩弄丢了。

    明知道芩芩现在的情况不一样,还是大意地没有注意到这一切,想到这一切,周子荷心中就开始有些痛恨自己,恨死自己怎么如此的粗心大意,怎么就没有多加留心了。

    此时的周子荷心中,因为好友的失踪,想到了她曾经的经历,她害怕好友叶倾芩,也会遇见她一样的情况,她害怕叶倾芩受到伤害。

    在她此时的心中,更加害怕是好友叶倾芩心中,那股近乎变态的洁癖,她知道,如果好友真是遇见她的情况,她不会让自己活在世上,她会选择非常决裂的方式,结束她自己的生命。

    就是因为想到这些,她的情绪的变化,很快的让墨宸帝察觉,使得墨宸帝皱起了眉头,冷冷地看着对方。墨宸帝冷厉的目光,让周子荷从那波动的思绪中回神,看着对方的冷眸,心中一阵哆嗦,对着他的眼神有些不敢直视。

    周子荷转开视线,嘴角蠕动了,脸上出现紧张,良久,她低低地询问着墨宸帝,她心中的问题。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没有别的意思……”看了一眼墨宸帝,周子荷的眼神再次转开,她喃喃道:“如果,芩芩她,被别人,你——”

    那股陡然升起的冷厉气息,吓得周子荷闭上了嘴巴,她的身体有些僵硬,心中直打颤,紧张不已,目光心虚不已,就是不看墨宸帝的方向。

    就在周子荷觉得,她可能会被这股冷厉的气息吓死的时候,墨宸帝转开了那道冷冷地如同寒冬腊雪般冰冷的视线,使得周子荷偷偷的呼出一口气。

    然,墨宸帝冷冷地声音再次让她放下的心,提了起来,感受到自己心情的变化,周子荷心中溢满着浓浓地苦笑。

    “不会有这样的事,永远不会。”

    “知道了。”我也不想有这样的事情,只是说如果,想知道你的态度,不想让好友受到伤害。

    “不要再让我听见这样的话,倾倾那里更不许说。”墨宸帝冷冷地警告道。

    “我知道,我不希望芩芩受到伤害,任何人都不可以伤害她。”周子荷淡漠的话语中带着对叶倾芩的维护。

    “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

    墨宸帝冷冷地声音中带着坚定不移的深情,让周子荷听了有一瞬间恍惚,心神定了定,很快的摇去脑海中,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

    看了一眼墨宸帝,心中为好友拥有这样的男人感到高兴,为好友拥有一个如此疼惜她的男人,送上她真挚的祝福。

    周子荷没有再讲什么,转身离开了这里,只留下墨宸帝一个人,在这里看着窗外的黑夜,他的眼神此时深邃幽暗,散发着迷人又危险的目光,让人看了一眼,就身陷其中,无法自拔。

    ……

    墨宸帝那边在焦急的寻找着叶倾芩,于此同时,叶倾芩这边却显得有些平淡无波。

    叶倾芩来到他们的住处后,看着他们简陋却略显温馨的地方,心中那股颤动再次扬起,这让叶倾芩的魂魄更加觉得,这样的情况,或许也是一种心海中她的一个机遇吧,并没有阻止她的颤动和苏醒。

    此时,叶倾芩魂魄,她静静地看着柔情儿,看着她正温柔地轻哄着自己的孩子入睡,那样的温柔和亲和,全身散发着独特的魅力,让叶倾芩魂魄不由地多看了一眼她。

    她的目光很快的引起了柔情儿的注意,她脸上泛着温柔地笑意,眼神如同泉水般清澈平和,就好像什么问题,在她的眼中都不是什么问题。

    叶倾芩魂魄看着她脸色苍白,眼中带着淡淡的疲惫,让叶倾芩魂魄眼神一闪,清冷的声音询问着。

    “很累?”

    “……”叶倾芩魂魄的问题让她有些呆愣,幽幽地回神,亲柔地笑着,语气亲柔却带着一丝飘渺,道。

    “嗯,很累,我的身体也支持不了多久了,但是为了当初的誓言,我必须坚持到最后,直到我枯灯油尽的一天。”

    “誓言?”

    “我的丈夫,为了当初临死之前的誓言,其实我知道,我真的知道,这只是他的借口,但是为了让他走的安心,我只能咬牙答应。”

    柔情儿的声音变得原来越飘渺,眼神看着前方,没有一丝焦距,好像透过这一切,看着遥远的地方。叶倾芩魂魄看着眼神已经恍惚的柔情儿,静静地听着她的讲述。

    “我和我的老公,其实说起来也很是梦幻般,他是有钱人家的少爷,我们在一次旅游中认识她的,记得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心动了,可是,我的自卑,我的胆怯,还是选择了,让自己退缩,即使知道,我可未来能会后悔,还是选择了逃避,是不是很丢人呀,其实,现在想想那时候的自己,我的觉得好笑……”

    听到对方那深情的叙述着他们之间的故事,叶倾芩魂魄感受到,内心深处那股剧烈的颤动,她知道,心海中的她对这个故事中的主人公,有了感同身受的感觉,柔情儿的感受让她感受到了她自己的感觉。

    叶倾芩魂魄心中扬起了一丝颤动,她很想知道这个柔情儿能不能让心海中的她苏醒过来,但也明白,恐怕不会如此简单,默默地收回自己的想法,继续听着对方的讲述。

    “……我是不是讲多了,自从我的丈夫,为了救我和孩子去世后,我的心中一直很痛苦压抑,可是却不敢表现出一点的痛苦,我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因为孩子们需要我,我必须坚强起来,我必须面对这一切,这是我对丈夫的承诺,这是我必须该做好的事情。”

    “可是,我真的很痛苦,很痛苦,每每深夜都无法入睡,想到我的丈夫,想得他心痛,其实,我真的没有看到的坚强,我也想去找他。”

    看着对方痛苦的表情,叶倾芩魂魄依然没有一丝的安慰,不是她不想,而是她感受不到那种感情的痛苦,在她的灵魂中有的只有冰冷和冷酷,除了心海中她,给予的影响,其余的一切,对于她来说,都是陌生冷漠的,她感受不到那种真挚的情感。

    不过,看着这个眼中露出伤痛情绪的柔情儿,叶倾芩魂魄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真的很爱她的丈夫,即使此时她,真的很痛苦,眼中始终带着对那股承诺的坚定,这应该就是感情的支持吧。叶倾芩魂魄心中淡淡地感触着。

    叶倾芩魂魄默默地递出一张纸巾,依然一句话没有讲。正在哭泣的柔情儿看着眼前的突然出现的纸巾,有一瞬间呆愣,收起脸上的惊讶,她默默地接过纸巾,擦拭着脸颊上的泪水。

    良久,抬起头,脸上又恢复了以往的温柔笑容,看不出一点刚才的痛苦,此时她的坚强,都不得不让叶倾芩魂魄都另眼相看,她定定地看着柔情儿,淡漠地说。

    “为何不把孩子送回他父亲的家族?”

    叶倾芩魂魄的问话让柔情儿有些诧异,随即,温柔一笑,温和地呢语道:“这就是我丈夫的狡猾之处。”

    说到丈夫,她的眉宇间都充满着柔情,就如她的名字一样,给人感受到浓浓地情意,见叶倾芩魂魄在等待着她的答案,她轻笑道。

    “我丈夫知道,如果我把孩子送过去了,我一定坚持不了多久,会去寻他去,所以让我承诺,最少三年的时间,不然不许把孩子送过去。其实,我也明白,还有一个原因,他不想让我委屈。”

    看着叶倾芩魂魄疑惑的表情,柔情儿继续讲着,“我们的结合,并没有得到大家的祝福,我说了,他是个富家子弟,他的父母,看不上我这个穷苦女孩,逼迫他,不许娶我,否则,和他断绝关系,可是——”说到这里,柔情儿的眼中出现了愧疚和遗憾。

    “直到,他最后的死亡,他都没有再回过他的家族,他为了我丢弃了他的家族,我还有什么理由再逃避他的感情,他的付出。如果,我在逃避下去,我都觉得自己很自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