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寻找!丢失!(一更)
    看了一会儿,叶倾芩收回目光,嘴角撇了撇,神色平静淡然,淡淡地询问着对方,“你能告诉我,你哪里比我好?”

    “我比你漂亮!”

    “你哪里比我漂亮?肌肤?我肌肤比你柔嫩。脸蛋?我脸蛋比你水润细腻。头发?我头发比你乌黑亮丽,我就不一一说了,你自己看看你,全身上下,哪里如我。”

    叶倾芩平静地指出她们之间的差别,因为末世突然来袭,夜子雨现在肌肤也不再是细嫩光滑,而且,她的头发开始有些干枯,皮肤有些干裂,确实没有现在被墨宸帝娇宠的叶倾芩好。

    夜子雨看见叶倾芩细腻光滑的肌肤,眼中闪过一丝妒忌,有些愤怒地对着叶倾芩,娇蛮而又自傲的低吼道。

    “我,我,我身材比你好,我胸比你大。”说着,还挺了挺她的大胸脯,让在场的大家听了一阵阵尴尬的咳嗽,心中呓语不已。

    叶倾芩听到这句话,低头看了一下她的胸脯,虽然比以前大了点,发现的确没有她大,再次看向那个大胸脯,看看自己的中等馒头大小的胸,眼中透出委屈,看向墨宸帝。

    墨宸帝看向她那委屈的神色,心中有些哭笑不得,他不是一直都在帮她嘛,而且她那不小,够他掌握,配他正好。

    “倾倾的很好,配我刚刚好。”墨宸帝伸出自己修长的手,握住她的馒头对她说,在场的几人都被墨宸帝,他耍流氓的动作给怔愣住。

    云翼赶紧的带着大家先行逃离,夜子星见了,拉着自己的妹妹离开,转身时,看了一眼呆愣住的叶倾芩,什么话也没有讲,跟着云翼他们走向仓库。

    “啊!流氓!”良久,叶倾芩的尖叫声,响彻这片仓库周围。

    ……

    京都基地禁区

    在京都基地的一个禁止任何人出没的禁区中,一栋极为壮观高大的别墅里面,墨亦正站在客厅中央,吩咐手下的人,准备把这栋别墅好好地打扫一番,准备迎接主上的回来。

    算算主上出去的时间到现在,差不多时间了,墨亦觉得,主上他们也该要回来了,怎么说也给把一切准备好。

    在这里,可不比在外面,主上肯定是要把最好的东西给主母,让主母得到最好的服侍,他要不把东西收拾好,准备好,墨亦还不知道自己会受到何种的惩罚,想想心中就一阵害怕。

    墨亦很快地把每个人的工作分配好,正准备去基地基地长那里看看,让他们注意一下基地上的情况,别出什么岔子;别到时候,在他管辖下,基地中出了问题和麻烦,他是难逃责任,还会受到主上的责罚,那就得不偿失了。

    想到主母朋友的丈夫,他们的安排,他是直接吩咐基地长按照正常的程序做事,该如何安排就如何安排,不用有特殊照顾,至于他们现在的情况,墨亦就不太清楚。

    墨亦的思绪很快地被心中陡然响起的冷冷地声音惊醒,他听见主上用密音对他传达的消息,有些怔愣,很快地被主上冷厉的话语,吓得回神,连声应答,收到。

    他吩咐那些人赶紧干活,速度要快,效果要好,不吃饭都要赶紧把别墅中的房间整理好,环境收拾干净,他已经从刚才得知确切时间,主上这两天就会到达京都基地。

    墨亦快速地走出别墅区,迎面就迎来四大殿主中的两位殿主,一位妖娆俊美的厉博枫,一位热情爽朗俊俏的南宫靖,都是俊美而又吸引女人眼光的男人,这简直就是造物者对他们的厚爱。

    应该说墨门的男女都是造物主的宠儿,男的俊美,女的妖娆美丽可爱,无不是大家羡慕不已的对象。

    他们看向墨亦,淡淡地打招呼,南宫靖见到墨亦如此急忙,眼中闪过银光,清脆悦耳的声音取笑道。

    “我们的大管家墨亦,这是要去哪里?形色如此匆忙,准备去会情人嘛?还是会见重要人士呀?”

    墨亦听见南宫靖的这番话,很不客气送了他一个大白眼,和嫌弃的目光,冷冷地话语中带着一丝嫌弃,道:“你现在是不是很闲,有时间,就给我去找个人,你们还这是一群闲着蛋疼的家伙。”

    刚才在客厅,接到主上传来的消息,知道主上这两天就要回来,也知道主上密音的原因,主母要找的人在京都基地,让他去寻找,此时的他,哪里敢有什么时间耽搁,和这群闲着蛋疼的家伙没得比。

    “喲,是真的是找情人啊,我们的墨大总管什么时候娶妻生子了,我们都不知道呀,这可是大事啊,墨门的大事。”

    南宫靖听见墨亦的回答,心中一阵惊讶不已,眼中闪过一丝幽光,嘴角微微上扬,悦耳的声音中透着不可思议的语气。

    “不是我,是主母的弟弟和朋友。”

    墨亦懒得和他计较,想到他刚才准备去找基地长,到时候,直接吩咐基地长他们帮忙去寻找下主母的弟弟他们,方便可以更快地找到他们。

    墨亦心中泛起一丝苦笑,看来他又要开始忙碌起来,这才回来一段时间,刚把任务交接下没多久,他这是还没有开始休息多久时间,主上大人又给他找事忙,想想心中就泛起一丝无奈。

    他瞥了一眼面前的两个人,眼中闪过一丝狡诈,嘴角微微上扬,冷漠的话语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陷害。

    “赶紧的,如果主上的弟弟和朋友出事,你们的惩罚可不小,可别说我没有提醒你。”

    墨亦心中呓语着,既然他一个人劳累,那他为何不多叫上几个人来陪着他了,大家要有难同当,有苦同吃嘛。

    厉博枫那双多情的眼睛中噙着淡淡的好奇神色,妖娆俊美的脸上泛起一丝魅惑的笑容,磁性的嗓音中带着一丝妖邪的味道,说。

    “主母,你见过?是传说中的那个人嘛?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记得,我们现在的基地里面,好像有个额间有彼岸花的女人啊,这个人曾经可是被谣传是主母的候选人,怎么现在又多出一个主母出来,这下基地可热闹了。”

    墨亦也在此时,才想起有这回事,眼中闪过深思,心中猜想着,主上前段时间对主母的一切表现,让他越发相信,和主上一起的那个女人,才是主上想要的主母,心中很快地明确了一切。

    对于基地中的那个假冒的女人,墨亦心中一阵冷笑,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笑意,想到那个冷傲自大的女人,心中泛起一丝鄙视,还真把她自己当成是主母啊,自以为是的女人。

    “假货终究是假货。”

    厉博枫见墨亦此时的表现,眼中闪过一丝幽光,语气显得意味深长道:“这么说,你见到过,那个让主上在意的主母呢?!”

    “等你见到了就知道了,赶紧的,速度,快点,不要再耽搁,主上这两天就要回来了,等主上他们回来了,还没有找到他们的人,你们就准备去特训吧。”

    墨亦没有回应厉博枫的问话,淡淡的交代着,说完后,不去理会他们,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完全不顾身后的他们是否跟上。

    留下的厉博枫他们两个人,脸上出现了郁闷的神色,两人面面相觑,见墨亦已经走远,无言地赶紧跟上。

    来到基地长的办公室外,墨亦见基地长的办公室里面,有人正在汇报情况,淡然地走了进去,基地长见到墨亦他们的到来,赶紧起身过去迎接。

    “墨管家,你来的正好,我正巧不知这件事该如何处理呢?”基地长谨慎小心地站在墨亦面前,淡淡地语气中带着一抹恭敬,问道。

    “什么事情?”墨亦面无表情的坐在一边的沙发上,双手十指合拢,淡淡地问道。

    厉博枫见墨亦和基地站在谈论事情,没有在意他们的态度,随意地坐在墨亦身边的沙发上。南宫靖见大家都已经坐下,也跟着坐在一边,听着他们之间的谈话,手臂微微地撑起自己的下颚。

    “是这样的,前段时间,墨管家不是带来一群人,交代我处理安排嘛,就是徐家的那群人。”基地长见墨亦脸上扬起的淡淡的疑惑,赶紧解释道。听了墨亦才想起,基地长说的是这家人的情况,示意基地长继续说下去。

    “如今,徐家他们家中有人和基地中的几个人闹事,这本来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那几个人中,有两个人是苏教官的朋友,所以你看?”基地长低下身子毕恭毕敬地,语气中充满着小心翼翼。

    “苏尘羽?”墨亦也没有在意基地长此时的态度,疑惑地看向他,淡淡地询问着。

    “是的。”基地长不敢有任何的迟疑,连声应答道。

    听了基地长的回答,墨亦像想到了主上交代的事情,淡淡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急切,忙问:“你说的那两个人,是长什么样子?”

    基地长看向一边一直站立不动的小兵,刚准备命令对方回答问题,却见墨亦站了起来,对那个汇报的小兵淡淡的命令道:“带路!”

    不去理会在场的基地长,墨亦命令基地小兵带路,率先走出房间。

    基地小兵带着墨亦他们,向基地难民驻地走去,墨亦一路上看着那些难民营,那些幸存者注视的目光,眼神有些冷,看着他们这些幸存者,眼中露出的麻木不仁、冷淡、懦弱和贪婪的目光,墨亦的眼神越来越冷。

    这就是人性,人在末世变得越来越不值钱,大家现在想到的,就是如何让自己可以活得更长久,可以有吃的食物,可以得到更多物资,人的人性伦理道德都早已被抛弃。

    接近难民营的最里端,墨亦几人的眼神越危险,没有地位和能力的人,就是只能这样的下场,过一天是一天。接近他们要去的地方时,一声女人尖叫声传入他们的耳际。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