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冰瑶!叶傲峰!(二更)
    在基地小兵去汇报情况的时候,基地的边角住处,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对人性来说是个最大的考验;这样的情景让人无不在感慨,末日的一切残酷,和对人性内心世界黑暗一面的感触。

    徐东城一家和墨亦他们一起回到京都基地后,被墨亦直接扔给了基地长他,就没有在过问他们的情况。

    至于他们的安排情况,基地长直接按照墨亦的交代安排,他们的态度,让徐东城身边的两个女人一阵抱怨;她们的抱怨也让徐东城一家,因过得拮据日子的缘故,他们心中开始有了一丝的不满的情绪。

    今天,本出来想找份工作,来维系一下家里的生活状态的徐东城,带着两个女人,不知怎么就走到了西边的基地营。

    他们一家被安排在东边的基地营,那里的情况没有西边基地营情况好,但是却比一区难民区却好得多了,更是比外围的难民帐篷好的更没话可说。

    但是,当徐东成身边的两个女人,看到西边基地营居住的环境时,她们的心中开始产生了浓浓的嫉妒之心。

    她们想到这段时间的日子,心中开始更加地不平衡起来。特别是,当她们在西边基地营居住处,看见冰瑶的时候,心中的那股不平衡,变得更加地浓烈起来,开始不时地教唆着徐东城,寻找着前妻冰瑶的麻烦。

    于是,就出现基地小兵在基地长那里,汇报情况的事情发生。

    此时,这边的情况有些紧张,冰瑶脸上带着一抹嘲讽的笑意,嘴角勾起一丝冷笑,讽刺地看着在她眼前的前夫徐东城,她竟然会这么多年来,相信这个男人的话,为这个男人付出这么多。

    在他们家为他们做牛做马那么多年,为他生了一个儿子,他倒好竟然在外面给她养女人,一个就算了,还他妈的给她养了两个女人,见过不要脸的还没有见过他这样的。

    冰瑶在心中,对她以往做的事情极为嗤笑,她觉得她自己就像个傻子一样,这么多年算是白活了。

    想到徐东城刚才说的话,她的心情就泛起一股恶心的感觉,她竟然能平心气和地和这种男人生活这么多年,想到以往和这个男人一起生活的情景,冰瑶心中就升起一股厌恶的感觉。

    “徐东城,你他妈的不要脸,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是个只有下半身思考的东西啊。更何况——”

    冰瑶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怒火,实在很不想理会徐东城,却也不想因为她的缘故,让好友的弟弟受到牵连,冰瑶嘲讽的目光让徐东城的眼神变得凶狠起来,她无视他的目光,继续嘲讽道。

    “何况,叶傲峰,他是我好友的弟弟,我再饥渴,我也下不了手,也不会像你这般不知节制的找女人,如此的人才,被残害会遭天打雷劈的,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这样,下半身行动永远比上半身思考来得快,养一个女人不够还要养两个。”

    冰瑶嘲讽地上下瞥视了一眼徐东城,眼神中透着可惜,让徐东城见了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的行为,让徐东城皱起了眉头,目光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慌张,很快地听见让他气得咬牙切齿的话。

    “对了,我很好奇,你们晚上的时候,怎么分配的,还是三人行动的?徐东城,你确定,你能应付了两个如狼似虎的女人,就你的身板,啧啧,我真的很怀疑……”

    冰瑶肆无忌怠的话,让在场的男人、女人暧昧的哈哈大笑,他们不由得看向眼前的两女一男,想象他们晚上的生活。

    男人眼神轻佻的看向徐东城身边的那两个女人,那**裸轻佻的眼神,却让这徐东城身边的两个女人,心中一阵骄傲,看得冰瑶心中一阵无语,这样的事情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她实在有些搞不得她们的大脑回路,是到底怎么想得。

    见她们的目光挑衅地看向自己,眼神中**裸的讽刺意味,和表达的那丝意思,她是男人婆是不会明白作为女人的魅力所在。读明白她们眼中的意思,这让冰瑶气得肺都开始隐隐作痛。

    她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她们两个就是一对花孔雀,没有什么值得她气愤的,不值得浪费情绪在这样的人身上。

    冰瑶刚平息好内心的情绪,就见到让她忍不住想要爆笑的画面,见到刚才挑衅她的两个女人,一脸妖娆笑意地挑逗地,看向那些行为极为轻佻和眼神极为放肆的男人身上,勾引的意味十足,看得冰瑶心中一阵好笑。

    冰瑶脸上一抹幸灾乐祸地笑容,嘴角微微上扬,目光中含着讥讽地看向徐东城,看见徐东城的脸色极为难看,这让她心中感觉极为舒畅,能够让徐东城难堪,不舒服的事情,对冰瑶来说,都是让她非常满意的事情。

    那两个女人完全不顾徐东城难堪的表情,她们的目光中含着挑逗神色,扭动着她们的小蛮腰,向着她们的新目标走去,丝毫不顾及徐东城的想法和脸面。

    对于她们来说,能够勾引男人不是一件羞耻的事情,而是一件极为骄傲的事情,证明她们的魅力所在,身子只是她们的武器,一个可以勾引男人的武器,她们不在乎女人的贞洁,只要让她们过得舒心,过得安全就好,不在意自己到底要跟哪个男人。

    徐东城在末世前,他的地位和金钱是她们跟随的原因,如今末世,那一切对于她们来说,都没有任何的意义。

    她们现在需要的是能够解决她们温饱,和可以让她们感觉可靠舒心的男人,而不是让她们过得有一顿没下顿生活的男人,她们已经受够了徐东城的无能,那不是她们的目标所求。

    所以,对于她们现在重新选择男人来说,她们没有任何的心里负担,觉得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只要她们自己一切安好就行。

    徐东城看着她们的行为,心中充满着怨恨,脸上的表情极为难看,脸色黑沉沉的,看起来就如一抹黑炭,让人看了感觉极为可笑。

    冰瑶诧异的看着这一幕,眼中的笑意更浓,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她强忍着心中的笑意,实在没有忍住,哈哈大笑,清脆的声音中带着幸灾乐祸地笑意,道。

    “太搞笑了,徐东城,这就是爱你的女人嘛,这就是对你真心实意的女人,这就是你为了她们,要和我离婚的女人,哈哈,太搞笑了,报应啊,终于报应到你了,我说了,徐东城,你会招到报应的,啧啧,真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你活该!这一幕,太有纪念意义了。”

    冰瑶的话让徐东城的脸色更加地难看起来,他一双眼睛仇视地看着冰瑶,好像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引起,而对她充满着仇视和怨恨,看得冰瑶心中一阵讽刺。

    “徐东城,你不会无能的认为,你两个女人因为我的缘故才抛弃你吧,我该谢谢你太看得起我,还是该说你无能到,把所有的责任推到一个女人身上,你是不是该思考一下,你自己的无能问题,或许,说不定对方觉得你,啧啧,你知道的。”

    冰瑶意有所指的话语,让在场的人一阵大笑,那笑容中充满着对徐东城的嘲讽和蔑视,对这样没有担当的男人充满着不屑的情绪,更是对他身为男人的能力充满着怀疑。

    “你——”

    徐东城一脸恨意的看着冰瑶,对她如此的行为充满着怨恨和不满,想到她的所作所为,徐东城眼中闪过一丝恨意,他的语气充满浓浓的嘲讽和抨击。

    “冰瑶,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要你,那是因为,你根本就不像个女人,简直比男人还像个男人,看着你,我就觉得一阵恶心。”

    “是吗?”徐东城嘲讽的话语,并没有让冰瑶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她冷冷地看着眼前男人,对于他的手段非常不屑,语气平静地喃喃道。

    “那么,徐东城,这样说来,其实我蛮佩服你的,你都觉得,我比男人还男人,那你强女干我的时候,怎么那样热情呀,该不会你对男人充满着特殊的爱好吧。”

    冰瑶平静的话语和她话中的意思,让在场的一些特殊情况的男人,眼神有些热烈地看向徐东城,不停地观看着,像是要确定刚才冰瑶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他们的目光让徐东城心中升起了一股心颤,对于那样的目光,徐东城很清楚是什么意思,他有些胆怯地挪动了一下动作,他的动作更加让那些男人的眼神火热,这样的情况,让徐东城心中充满着不安。

    冰瑶淡淡地看着徐东城那胆怯的目光,心中充满着耻笑,真是一个胆小如鼠的男人,她就纳闷,当初怎么就看上如此懦弱无能的男人,还让自己浪费那么多的时间在他的身上,想想都为自己的眼光感到一阵可惜和自我厌恶,看来她看人的眼光真心太差了。她心中对于自己的过往充满着懊悔和不甘。

    冰瑶不知道是,她怒骂徐东城的这一幕,被一个男人看在了眼中,他那双多情的眼中出现了少见的兴趣,使得他有趣的看着这一幕现状,心中对这个女人的爽朗和不拘小节另眼相看,对这个女人充满着探讨的冲动。

    一声咳嗽声让冰瑶目光收回,她转过头,见到叶傲峰,清扬的声音中带着一抹担心地问道。

    “小峰,你还好吧?不是让你不要起来呢!你怎么就不听话了,等你好了再起来也不迟,你就是太急了。”

    “我没事,冰瑶姐,都是我让你……”叶傲峰看了一眼现场的情景,很快地明白其中的原因,低沉的声音中带着一抹歉意。

    冰瑶听见他的话语,脸上扬起一丝不悦,清脆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不高兴的情绪打断他,她安慰道。

    “胡说八道什么,你是阿芩的弟弟,我当然要照顾你。难道,我还能丢下你不可,再说了,没有阿芩,你也算是我的弟弟了,没想到,当初那个小屁孩都已经长大成人了。”

    冰瑶的对着叶傲峰有感而发,搞得叶傲峰哭笑不得,他想到刚才冰瑶说的话,眼中噙着一抹讥讽,脸上带着一丝冷笑,嘴角微微上扬,嘲讽道。

    “弟弟!”

    “小峰!”

    冰瑶听见他嘲讽的话语,心中一突,知道对方是想起了前几天遇见的叶家老二的事情,老实说,她也算是被叶家老二的绝情给惊到了,冰瑶有些担心地看着他,语气中带着一抹担忧。

    对于叶家老二,冰瑶也不知道该如何的评价,如今末世的来临,让人见识了太多的人性黑暗的一面,她也无权是干涉别人的决定,只需要做好自己就好,唉!冰瑶在心中无限感慨。

    “咳咳——”

    听见冰瑶的担心,叶傲峰那颗冷淡的心,有些暖意,他刚想说话安慰冰瑶,喉咙的瘙痒让她咳嗽了起来。

    见到对方担心的目光,叶傲峰慢慢地停止了咳嗽,待那股不适的感觉消失,淡言道。

    “我没事,冰瑶姐,你不要担心,我还要等姐来了,不会让自己有事情的。”

    就在叶傲峰两人他们在交谈的时候,四周喧闹哄笑的声音都安静了下来,两个人并没有注意到这一情况的变故,继续交谈着,直到他们听见一声冷冷地声音传入他们的耳际。

    “你们是主母的弟弟和朋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