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 苏尘羽难以!(二更)
    南宫靖两人见了,和来时一样,没有一句言语,跟着墨亦的后面离开。只是,厉博枫在离开的时候,看了一眼冰瑶,依然一句话没讲,随后跟着离开。他的那一眼,除了他本人知道,没人知道他的动作。

    苏尘羽看着离开的墨亦,心中陷入沉思。从刚才他就感觉事情的不对劲,他不清楚墨亦的到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他隐约感觉到和叶倾芩有关系,这让他的心中沉重了起来。

    他不允许在他要得到叶倾芩的时候,有任何的阻碍,任何人都不能阻碍他得到叶倾芩,那个女人只能是他的。已经失去她一次机会,就不会再出现第二次,不管墨亦有任何目的,都不能改变他的决心。

    脑海中突然想到了那个传言,那个隐秘的传言,不过据他所知,那个人不是已经在基地了嘛,怎么会又出现一个主母,因为他处于军区特殊部队,对于那些事情多少知道一点,也见过那个女人,很清楚,那个人就是大家一直传言的主母,怎么又变成叶倾芩呢?

    不可能!不管怎么样,他都要得到叶倾芩,也不会让叶倾芩受到任何的伤害,他不会让任何来伤害她。也不会再让他爱的女人逃离他的身边,他要叶倾芩成为她苏尘羽的妻子,一辈子都是!

    苏尘羽的心中充满着占有欲和霸道,全然没有想过,这件事情的主人,是何种的想法,全凭着他自己的意思,来决定着事情。

    不得不说,墨亦的感觉是很对的,这个男人,并不如外表给人的感觉温儒尔雅,内心是一个极为霸道和自我的人。

    他收回心中的想法,转头看向叶傲峰,温雅的语气中带着淡淡地疏离,说:“现在感觉怎么样呢?”

    没有理会周围的人,示意叶傲峰进屋谈话,全然不在意其他人的想法,直接直接现行进入房间。

    冰瑶见了,暗暗地无语地摇了摇头,准备跟着进入房间,却被一直停留在这里的徐东城叫住。

    “瑶瑶,你等下,等等,我有话说,”徐东城的交换让冰瑶停下了脚步,眼中带着嘲讽的意味,看着他,等着他到底能说出什么话来,徐东城见到她的目光,心中的怒火上升,想到刚才的事情,硬是压下内心的怒气,道。

    “你,你和我一起回去吧,我们毕竟是一家人,你和他们住在一起多少不太方便,而且,他们那些男人一起,你也不安全,你就和我一起回去,我心里也放心,你——”

    徐东城的话让冰瑶心中一阵作呕,她没有想到,这个会如此的不要脸,这样的话都说的出来,刚才还在那里嫌弃她的男人婆样子,现在又他妈的说,心里放心不下她,想到这一切,冰瑶就感觉自己好像吞了苍蝇似的,恶心的不行,怒火的讽刺声毫不留情地骂出。

    “徐东城,你不觉你很恶心嘛,怎么?那两个女人不要你,怕没办法排除你晚上的寂寞,想免费找个回家给你供用,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啊,别忘了,在末世前,我们已经离婚了,我和你没有半毛钱关系,你让我回去,回去做什么?——”

    冰瑶深吸一口气,感觉心中的怒气消散了一些,继续抨击着对方,丝毫不在意对方那难看的脸色。

    “怎么?天天不做,你会死嘛,你大脑被精虫占满了嘛,想让老娘回去,回去做你的暖床工具,还是你家的老保姆?你做梦吧!滚,麻溜的给我滚,不要出现在我面前,看见你,我就恶心,我怕在看你,我晚上会睡不着觉。”说完,没有理会徐东城难看到极点的脸色,大步走进房间。

    徐东城看着离开的冰瑶,心中充满着恨意,一双怨毒的眼神看着已经进入房间的冰瑶背影,见周围那些蔑视和讥讽的笑容,心中的那股怨恨更深,不愿意在面对那些眼光,落荒而逃,更加地没有理会已经抛弃他的两个女人,快步跑回东部的基地区。

    与此同时,进入房间的几人,苏尘羽首先到达,看了一眼简陋的房间,眉头皱了皱,很快地消失,他转身看向叶傲峰,温柔亲切地问道:“小峰,在这里住的还习惯,要不要我让人给你们添加点东西?我看着这里的东西很少,要不——”

    “不用了,苏教官,我们这里很少。”对方的话语,让叶傲峰微微地皱起了眉头,语气冷淡地回应道。

    “没事的,你是倾芩的弟弟,我应该照顾你,你就不用担心这个,很快我们就——”

    “苏教官,真的不用,我们也不需要那些东西,而且,刚才墨管家也说了,会送来食物,足够我们用的了。”

    叶傲峰打断他的话,对于他接下来的话,他很明白,自从他开始帮助他们开始,就开始有意无意的提醒这一切,次数多了,也开始让叶傲峰有些对这个帮助他的苏尘羽有些反感,不是他没有良心,而是对方的目的性太强,虽然知道他或许真心想帮助他们,但是这种恩情,他不想会成为姐姐的负担。

    被打断的苏尘羽,那双温和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悦,很快地消散,却也够在场的人注意到。

    末世,在没有遇见苏尘羽之前,他们经历的太多,很多事情,他们不可能只看到表面的现象,所以对着苏尘羽,他们能不麻烦是绝对不会麻烦他,也和他保持距离。

    不想因为他们自己的缘故,让他们的亲人,将来来还这份不属于她的恩情,确切的说,他们不想让叶倾芩以后不好做事。

    “刚才,那个墨管家说的主母是倾芩嘛?”

    苏尘羽很快地调整好情绪,让叶傲峰眼中闪过一丝银光,见他依然温和尔雅地对着自己说话,叶傲峰心情有些沉重。

    “苏教官,我真的也不知道,他只是说,他得主母让他找我们,我们根本都不认识他,也不太清楚,实在不知道他说的人,是不是我们认识的人,很抱歉没有帮上你。”叶傲峰淡漠地回应道。

    他知道眼前的男人爱她的姐姐,可是那是姐姐的事情,他不可能逼着姐姐去接受他,也不想因为他此时的恩情,让姐姐不好做事,很多事情他不会去参与,也不想去参与。

    再说他现在就连自己的事情,都没有处理,有什么本事去参与别人的事情,更加不可能为了他,而去为难他自己的姐姐,让她受到伤害和痛苦。想到自己那一团糟的事情,没有处理好,心中弄就泛起了一丝苦笑。

    “哦,那你好好休息,我最近在看看,让军区医生过来看看,你要多休息,不然,等找到你姐姐后,让你姐姐知道了,还不心疼你。”

    苏尘羽可能也感受到叶傲峰的不耐烦,也不再追究这个问题,亲切地嘱咐叶傲峰,好好照顾好自己的身体。然后,温和的语气中带着淡淡地命令,还有一丝让莫名的情绪,道。

    “刚才的墨管家,如果你们真的不认识他,不要过多的接触,他们那些人,都是不好惹的人,连基地长都要礼让他们几分,不过,他们在禁区,那里也不是你们能接触到的,但是,还是小心为好。”

    想到墨亦刚才离开的话,苏尘羽心中有些慎重起来,不由地对叶傲峰多说了几句话,然而,这就几句话,让在场的人,更加地想要远离这个人。

    “好的,我知道了。”叶傲峰听了这些话,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淡漠地应道。

    进来的冰瑶,正好也听到他说的几句警告的话语,对这个学长,她真的是无语至极啊,他爱好友叶倾芩,那是他的事情,也没有人干涉的了,却不该,总是把自己的意念强加在别人的身上。

    更加地让她无语至极的是,总把身边每个人都当成敌人,对每个人充满着防备和敌意,虽然他掩饰的很好,但是很不巧的是,她对这些情绪波动及表情细微变化,却极为敏感。

    老实说,就他这总按照他想法行动的人,她可以用项上人头保证,好友肯定不会爱上他,他的爱太自私,把好友身边能利用的,都利用上,只希望好友能够爱上他,然而,不可否认,他对他们做的事情,又都真心真意,所以让冰瑶一时间真的很是头疼无语。

    看向叶傲峰,见他也是满眼无奈地看向自己,就明白他也是知道,看来末世真的让这个小伙子成长了不少,以前的那个大男孩变了,成为了如今这个沉稳成熟的男人。

    冰瑶无限的感慨,看来环境真的可以让人变化成长,目光看看向那个默默无闻地跟着叶傲峰的女孩,她心中的叹息更深。

    这人呀,为何就是喜欢胡思乱想了,有个爱自己的人在身边,为何就不能好好的珍惜。

    这时候的冰瑶,可以心无旁贷的分析别人的事情,可是,当她遇见自己事情的时候,才发现事情是那样的难,当感情遇到的时候,原来不是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爱可以让人坚强,爱同样可以让人脆弱,一那就像一把双刃刀,伤人又救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