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章 你给我记住这个人(二更)
    “徐阿姨,我嘛,这个人,没有你想得那样伟大,我也不是大肚量的人,更加不想跟你儿子再有任何接触,或者你们家得人我一个都不想有所接触,所以,我不会再和你儿子一起;如果我儿子你让我带,那我自己带,如果不让我带了,我有吃的能帮助的,我会去帮助的,其他的你们就不用想了,你们回吧,免得大家看了两相厌。”

    冰瑶的目光瞥视到叶傲峰他们那不耐烦的表情,心中也开始烦躁起来,语气不客气的下起逐客令,丝毫不在意他们的脸面问题。

    冰瑶看着她的儿子,见他从头到尾就没有理会她这个母亲,心中泛起一丝苦涩,这个就是她怀胎十月的孩子,如今却根本就不认他这个母亲。

    她才离开他们多久的时间,这个孩子的心中,就已经忘记了他这个母亲,难道她曾经对他的付出和疼爱,都比不过这段时间的分离嘛,别人的孩子离开自己母亲的怀抱伤心痛哭,他倒好,完全一副,当她这个母亲根本不存在。

    难道,她在这个孩子的心中,就没有一点的分量嘛,没有一点的地位嘛,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母亲嘛。想到这些,冰瑶的心就心痛如绞般疼痛,这件的事情的认知,怎么会不让她感到伤心和痛苦了。

    “小宝,你要跟着妈妈嘛?”

    冷瑶深吸一口气,眼中含着希望地看着她的儿子,却见徐成宝目光看了一眼桌子的食物,这让的表现让冰瑶心中一阵纳闷,然而,却听见了一句让她极为绝望的话语。

    “不要,你把那些食物给我,你还有多少食物,都拿来给我,爸爸说,你是我的妈妈,应该给我食物,以后等你有了食物,有多少都要拿给我,听到了嘛?”

    听见他这声霸道野蛮的话语,让冰瑶彻底地呆愣住,痛苦地闭上眼,一会,她睁开自己的双眼,久久地看了一眼徐成宝,转开视线,冷冷地看向徐东城,道。

    “孩子,你们带走吧,除非你们饿死了,我才会救济你们,不然我不会给予你们任何帮助,你们也不要想着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我只有这条命,什么都没有。”她已经不想再多看他们任何一眼,儿子的无情和自私已经让她彻底的失望。

    冰瑶的话语刚落,使得徐母脸色大变,她露出让人恶心厌恶的嘴脸,嘴上不停地教唆者在徐东城怀中的徐成宝,道。

    “成宝,你记住,这个女人的嘴脸,她的无情无义,你都给我记住,不要忘记这个女人的可恶。”

    她眼神怨恨地看着冰瑶,嘴中恶毒的话不堪地传出传入在场人的耳中,听着大家心中一阵打怵。

    “你这个女人太恶毒了,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恶毒的女人,你连自己的孩子都不顾,你真的让人恶心,太无情了,你简直就是蛇蝎心肠,就没与见过你这样如此恶毒的母亲,就连自己的孩子都不问,你说你的心肠是不是黑的,老天爷也真是不长眼,让你这样的人活着这么久——”

    她再次看向徐成宝,语气极为霸道地命令着他,让他记住她说过的每一句话,“孙子,你给我好好记住,你看看这就是你母亲,不,不,我呸,呸呸呸,她这种恶毒的女人,她不配是你母亲,让这种女人作为你的母亲,你都觉得丢人,记住,这个女人从今往后再也不是你的母亲,听见没有,下次见到这个女人都不许认这个女人。”

    徐母这番恶毒的话语,让在场的叶傲峰他们心中一折气愤,想要过去教训一下对方,却被冰瑶无言地拒绝,只能按捺住心中的怒火,站在那里怒视着对方。

    叶傲峰的动作让冰瑶阻止了,当她见到徐成宝当真听话的,目光含着怒意地狠狠地瞪向她,她心中最后一丝的不忍彻底的烟消云散,她就当从来没有生过这个儿子吧。

    冰瑶一直不愿承认,也不愿意相信,当初她义无反顾的嫁入他们家,为他们做牛做马,最后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局,这让她情为何堪。

    徐母明知自己的儿子在外面乱搞女人,不加制止,却反过来劝告她,让她丈夫在外面有小三,不必去在意,不要去计较,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过日子就好。

    这也就算了,还怪罪她,因为她的缘故,徐东城才会在外面有小三,就是因为她没有再为他们家,生出第二个孩子,却从来没有考虑过她这个儿媳妇的感受,她独自一人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唯一的亲人只有他们,他们却如此的伤害她。

    他们只想到,她没有为他们家生出第二个孩子,却从来没有想过什么原因造成了这些缘故,她到底再也没有办法生育的原因,却从来不愿去面对。

    徐母从来就没有想过她曾经做过的那一切事情,对于冰瑶来说,有多么的残忍和痛苦,此时的徐母想到的是,她的利益没有得到,心中一阵怨恨和不满,对冰瑶充满着不谅解。

    再想到当初,她因为知道徐东城在外面有女人,就开始和他分床睡,致使徐母卑鄙地下药让他们发生关系。

    这也就算了,他们竟然卑鄙地,整整三个星期的时间,一直把她绑在床上,让徐东城对她进行侮辱性的发生关系,等他们确认她有了孩子后,才解开她身上的绳索,对她发行,却在怀孕期间对她,对她毫无节制的指挥工作,没有一刻让她休息。

    然而,孩子是有了,最后的结局却是,孩子在五个月的时候,被查出胎死腹中,而原因就是他们在把她绑在床上,让徐东城进行施暴的时候,怕她反抗给她吃了少量的安眠药,致使孩子不能健康的成长,想到这一切,冰瑶的心中就会泛起浓浓的疼痛感。

    也是在那次,他们查出孩子胎死后,毫不顾忌她的身体,强行打胎,徐东城这个畜生一样的东西,尽然就在她打掉孩子的第二天,乘着她身体虚弱的时候,对她进行琐强暴,导致最后她血崩差点死去,也是因为那次的血崩,让她再也无法怀孕了。

    后来她在好友的帮助下,逃离了那个家庭,却在最后不顾好友的劝阻,因为孩子又回到了那个家庭,想到那个时候,每天晚上都要防着这个男人对她的施暴,她都不敢睡觉,现在想想都有些害怕。

    直到那两个女人的到来,这种痛苦和不安的日子才过去,只是没有想到的是,最后徐东城却因为那两个女人要和她离婚,想想都觉得讽刺。只是他们离婚后不久,末日也来临了,这算不算是老天对他们的惩罚,冰瑶心中不经自问。

    如今现在,唯一的儿子也不再认她,冰瑶觉得她的心在这一刻死了,对她这一生的悲哀,也对孩子无情的悲痛,更是对她自己有眼无珠的爱过这个男人,感到深深地厌恶与恨意,还有对自我的唾弃。

    她不想再想这一切,她觉得这一刻,她承受不住这种压抑,那压抑的低吼声中充满着痛苦。

    “滚!”

    那压抑的低吼声,让在不远处的叶傲峰他们,听了心中一阵心疼,大家担心地目光注视着冰瑶。

    徐东城看了一眼痛苦中的冰瑶,一句话未讲,抱着徐成宝向着门外走去;徐母在离开前,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零食,最后还是伸出手把桌子的两袋方便面和几包饼干卷走。

    至于徐母那一直沉默不语的小儿子,他一直用眼神偷偷的瞥视着叶傲峰怀中的卿如云,听见徐母的话,脚步顿了一下,转身时,那双眼中含着阴森森的目光,深深地看了一眼卿如云,他的目光让叶傲峰皱起了眉,心里充满着警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