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章 叶家父母告诫叶果(3更)
    她看着好友叶倾芩的方向,眼中闪过一丝幽光,心中有了一丝想法,或许这件事情,就让她来做吧,这样对她们这对母女,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一个担心的要死,一个却害怕的不敢去询问,周子荷觉得,她就是一个操劳的命呀,这一个个就是一个不省心的家伙。

    没办法,谁让她们,一个是她的宝贝侄女,一个又是让她心疼的好友,她也只能担起这个苦命的使命了。

    就在周子荷思绪万千的时候,叶家父母走了过来,他们看了一眼叶倾芩的方向,很快地转开视线,继续向着叶果的位置走去,使得大家的目光都转向他们。

    一时间,大家的目光让叶父感觉有些尴尬和不悦,心中不由地不满起来,他只是过来看下自己的外孙女,他们一个个的目光,怎么就一副防贼的样子,这让叶父的心中对这些人,产生了不悦和烦躁。

    在他身边的叶母,感应到丈夫不悦的心情,心中一阵讥笑,嘴上不停地叽咕抱怨着。

    “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这些人,就是狗眼看人低,看看你,还那样巴结人家,人家都不理你吧,也就是那个小贱人的错,如果不是她,那些人会这样看待我,都是因为——”

    “你给我闭嘴!”

    叶父狠狠地警告着身边的叶父,语气中的狠厉吓得叶母噎住,不敢讲话,眼神有些幽怨地看着叶倾芩的方向,使得无故受灾的叶倾芩,心中不断地翻着白眼,对这个叶母,她已经无力去吐槽了。

    不停地安慰着身边的墨宸帝,生怕这个男人一个不高兴,真的把叶母给一刀咔嚓了,她只能无奈地安慰着这个男人,让他消气,不要理会这些人。

    “墨,我真的没事,他们的一切,现在真的不会伤害我,你看,你要生气了,我还要安慰你,我安慰你了,就没办法好好休息,我没办法休息,孩子就会闹,孩子闹了,我就不舒服——”

    叶倾芩的话让墨宸帝扬起无奈的笑容,嘴角噙着一抹纵容的弧度,低沉的嗓音中带着磁性,道:“倾倾,我想要——”

    “不行——”

    叶倾芩大声地反驳着墨宸帝,生怕他真的会有所行动,急忙地打断他的想法,她的声音吸引云翼他们的注意,大家的目光中带着疑惑,叶倾芩却没有心思管这些,一双美丽的眼睛狠狠地瞪着墨宸帝。

    叶倾芩的表现,让墨宸帝有些呆愣住,他眨动着墨眸,有些疑惑地看着叶倾芩,脑海中闪过一个想法,让墨宸帝心中有些哭笑不得。

    他眼神暧昧地看着叶倾芩,嘴角勾起一些邪笑,声音低沉悦耳,充满着磁性的嗓音,让叶倾芩身体一阵颤动。

    “倾倾——”

    “你,你闭嘴!”

    眼中闪过笑意,不理会她的瞪视,他继续用着低沉的嗓音说着,“倾倾,我刚才想说,我想要你——”

    看着叶倾芩眼中升起的怒意,墨宸帝低沉的嗓音中带着笑意,道:“倾倾,真的,我只想要快乐,其他的我都不多求,我只想要你幸福,我就会感到高兴和幸福。”

    墨宸帝的告白让叶倾芩呆怔在那里,不是告白的内容让她呆怔,而是对方表达的意思,和她想得意思,完全是不同的意思,想到她自己刚才的想法,呆怔中的叶倾芩回过神后,脸上瞬间染上红晕。

    “墨,宸,帝,你——”叶倾芩看着墨宸帝眼中的笑意,有些恼羞成怒地羞怒道。

    墨宸帝轻笑地看着叶倾芩恼羞成怒的神情,眼中闪过一丝担心,看着她脸颊依然苍白,心中的担忧没有丝毫的放松。

    “倾倾,你想多了,你现在的状态,我怎么会这么做,还是,倾倾,你想着这样,嗯?”

    “你——滚开!”

    ……

    周子荷看着过来的叶家父母,心中一阵哆嗦,不知道这对夫妻又是想干嘛了,而且叶果现在的状态,她怕对方会给造成更大的伤害,心中担忧不已。

    叶父看着周子荷眼中闪过的谨慎,心中的那股不悦更深,微微地皱起了眉头,对周子荷升起了厌恶和嫌弃。

    “周小姐,我和叶果有事情要谈,麻烦外人先行离开下,我们的事情,不方便外人听,可以请你离开不?”

    虽然是询问的口气,还是让周子荷感受到对方话语中的强硬态度,这样强硬的态度,让周子荷心中溢起了一股不舒服的感觉,让她对叶父语气中的嫌弃极为不爽。

    周子荷皱起了眉头,不顾叶父眼神中一闪而逝的嫌弃,心中对这对夫妻升起了厌烦,对他们的态度开始有些不敬。

    “叶叔叔,你这样就不对了,你没有看见叶果现在正是不舒服的时候嘛,小孩子不舒服,作为大人的非但没有注意到,还如此的蛮横无理,我就不懂,你们叶家的教养到哪里去了,不过——”

    周子荷顿了顿,不去理会对方怒视的目光,嘴角扬起一丝嘲讽,丝毫不去顾忌对方的看法和面子问题,道。

    “不过,真的幸好,我们的果果的教育,是她妈妈教的,不然的话,我还真的是不知道,我们的果果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子的,也是,这样的家庭,真心不知道,会教育出什么样的人。”

    “你——贱人!”叶母听见周子荷的指桑骂槐,愤怒地骂道。

    周子荷眼神一闪,心中一阵怒意,道:“贱人骂谁呢?”

    “贱人骂你,你——”

    叶母反射性地回应周子荷的问话,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阵怒视着她,眼中升起一抹厌恶和鄙视,看得周子荷心中怒火蹭蹭地直升。

    “周子荷,你这个千人枕的贱人,你以为你那点破事,我们都不知道嘛,你以为瞒得住嘛,别以为有叶倾芩那个贱人帮你,你就可以高枕无忧,你也不过如此。”

    叶母的辱骂让叶果抬起头,那双眼睛中溢满着不敢置信,让叶果难以相信,能从叶母的口中,听见叶母那样的辱骂她的母亲,她稚嫩的嗓音中带着伤痛和不可思议,道。

    “外婆,那是我的妈妈,你的女儿呀,你怎么会——”

    “她不是我女儿!”叶母厌恶地反驳道。

    她的话让叶父紧张地打断,眼神闪过一道幽光,他冷冷地呵斥着叶母,声音中带着冷厉和不悦。

    “你给我闭嘴!多舌的女人!站一边去。”

    叶父转向周子荷,淡淡地看了一眼她怀中的叶果,语气极为冷漠地对着周子荷道:“周小姐,麻烦你,我们这边有重要的事情和叶果谈谈,麻烦你回避下。”

    叶父的态度让周子荷心中有些担忧,叶父不像叶母冲动坏事,他极为冷静、冷漠,明白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对于她刚才的态度,全然不去理会,可见就不是大脑简单的人,这让她一时间难以决定。

    叶果看出周子荷的为难,轻轻地退出了她的怀抱,低低地对着周子荷道。

    “子荷姨,你先过去吧,我和外公他们聊聊,等会就过去,不用担心,他们是我的外公、外婆还能把我怎么呢?”

    叶果轻笑地看着周子荷,然而眼中却平淡无波,没有一丝的笑意,看得周子荷心中一阵心疼,却也只能无奈地先行离开。

    ……

    叶果看着面前的叶父叶母他们,心中扬起了一丝悲哀。他们的态度,让叶果心中疼痛的感觉变得更加地深。

    自从他们过来后,就没有和她说过一句,安慰她的话语,对于她的伤痛,他们全然当作没有看见,想到这一切,叶果的心中泛起了一丝痛恨,和对叶父、叶母产生了不满和不谅解的情绪。

    他们怎么可以这样,难道她就是他们的外孙女,他们的眼中就看不到她的伤痛和伤心嘛,难道他们就这样收回他们的关心了嘛。

    还是说,就是因为妈妈的缘故,他们就开始对她如此冷淡对待;因为她没有站在他们那边,他们就开始漠视她的存在。

    叶果的心中充满着伤痛和无助,她的状态让前方不远处的叶倾芩见了,眼中闪过一抹担心,心中微微地叹息。

    看来,还是需要她自己来解决这些问题,不然大家都会受到伤害,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叶倾芩心中变得沉重起来。

    “叶果,你——”叶父有些生疏地称呼着叶果的名字,让她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冷漠和无情。

    “外公,你们找我什么事情,有什么事情直说。”叶果收起心中的伤感,冷漠地看着叶父,让叶父脸上浮现出一抹狼狈,很快地消散。

    “叶果,你现在已经是姐姐了,要学会有大人的样子,不要没大没小的,这样下去,你妈妈说不定对你会产生厌烦,知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