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章 李剑?陈焦娇?与我无关!
    女子听见男子的话心中充满着喜悦和兴奋,她的眼中带着异样的兴奋,神情激动地看着男子,语气中带着一丝不确定地怀疑,询问着。

    “真的?真的把她给我收拾?你不骗我,真的可以?到时候,你不会后悔,不会不认账?到时候,你会舍得?不会是骗我的吧,最后不认账吧,不会是——”

    女子眼中出现的兴奋,语气中的激动,让男子不悦地皱起了眉头,眼神中闪过一丝残暴。只是,此时兴奋地的女子,她并没有发现男子的不悦和不爽,还有那丝残暴的情绪。

    她此时的心中充满着兴奋和爽快,想到马上可以对付叶倾芩,心中就有说不出的愉悦,就连那心中的害怕和恐慌,都让她给忘记了。

    想到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她的心中对叶倾芩充满着浓郁的恨意和愤怒的埋怨。

    自从那天,叶倾芩离开后,她就开始对叶倾芩充满着浓烈的恨意和不满;觉得,丈夫之所以变得如今这般残忍无情,都是因为叶倾芩的缘故,所以,她如今受到的罪,都怪罪在叶倾芩的身上。

    “你办好我交待的事情,我就让你得偿所愿!”

    男子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异样的情绪,只是沉醉于喜悦中的女子并没与发现他的不同,也为她自己的死亡垫下了前奏。

    “好!我知道怎么做了。”

    女子想到那个俊美绝伦的男人,心中一阵荡漾,如果还能够得到那个男人的垂青,那么,她是不是就不用在担心害怕了,也不在担心身边这个男人带给她的恐惧,想到这一切,女子的眼中闪过一抹坚定的信念和占有。

    男子看着她的目光,眼中闪过一丝残暴,心中一阵愤怒,贱女人,就是水性杨花的女人,现在就知道,当着他的面开始想别的男人,看来这段时间的教训还是不够的。

    想到这个,男子眼中充满着疯狂,还有一股让人难以察觉的微光,很快地这抹微光消失,让男子脸上带着一丝慎重。

    他皱紧眉头,脑海中想起那个人的话,看来,他的力量还是不够,还是需要不断地吸取别人的力量,不然他怕到最后真的如那个人说的,最后一切都消失,那就得不偿失,好不容易有了一丝活下去的机会,他怎么会把这个大好的机会丢掉。

    看了一眼身边的这个女人,眼中闪过一丝残虐,拉过她搂入怀中,眼神瞥视了一眼叶倾芩的位置,发现那些人还在交谈,男子粗暴地扯着怀中的女人,向着较为隐蔽的地方走去。

    女子见到男人的动作,心中一阵颤抖和兴奋,每一次和这个陌生的丈夫交合的时候,她总能感受到一股兴奋和快感,然而,随波而来的就是,接连几天身体的虚弱和痛苦。

    这种感觉,让她兴奋又让她害怕,然而,男子却不给她任何退缩的机会,他们到了一处隐蔽的地方,男子粗鲁地扯过女人,把她抵在墙上,没有任何前奏的粗鲁对待,让女子不适地动了起来,引来男子的一阵怒骂。

    “陈焦娇,别他妈的动来动去,等老子享受完了再说,你现在急什么,害怕你享受不到。”

    “剑,人家疼呀,你轻点呀,不然人家又要几天没有办法和你来场激情了,这样不是你也吃亏,你说是吗?”

    陈焦娇感受到李剑的不悦和残暴,心中一突,有些害怕,语气中却依然娇柔撒娇的对着李剑一阵低喃着。

    听见陈焦娇的话语,李剑动作慢了下来,想要他现在身体的状况,的确需要女人的帮助,不然,他也不清楚这样的情况能够坚持多久,他猥亵地拍了陈焦娇的臀部,色情道。

    “还是你这个女人聪明,看来这段时间,我是没有喂饱你,让你觉得开始感到空虚了,是嘛?看来爷要好好地干上一场,让你知道爷的厉害……”

    李剑的话语很快地被接下来的动作占满,他动作粗鲁地对待着陈焦娇,完全不顾及陈焦娇的叫喊疼痛,不停地满足自己的需要。

    良久,当李剑感受到他体内的力量开始复苏的时候,解决好自己的需要后,刚退出对方的体内,就感受到一股危险向着自己袭来。

    他粗鲁地推开没有任何依靠的陈焦娇,险险地躲过对方的突然袭击,没有任何防备的陈焦娇,**的的跌坐在地上,眼中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李剑看都没有看她,全然不顾对方的死活,可见此人的残忍无情。

    陈焦娇丢坐在地上,没有理会自己半裸的身体,一副呆愣地看着李剑,一直以来,她是看着这个男人对别人的残忍,却一直抱着希望,他不会如此这般对待自己,曾经的他,虽然好色,却对她是真心的,如今,看着李剑这样对待她,陈焦娇心中对李剑充满着了恨意。

    李剑完全不去理会跌坐在地上的陈焦娇,看着眼前唇红瓷白的男孩,眼中闪过一丝别样的**,他看着这个男孩的眼中充满着掠夺。

    看着对他一脸恨意的男孩,李剑的眼中露出残暴,阴险地看着对方,目光中带着凶光,道。

    “你是谁?为何要偷袭我?老子,如果不是躲得快,是不是就被你小子伤害了,你他妈的竟然敢伤害老子,胆子倒是肥呀,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那个命了。”看着男孩手中那边短刀,李剑眼中露出一抹不屑,嘲弄地看着对方。

    “就你这把破刀,也敢伤害老子,老子让你见见我的厉害,让你知道惹了老子的下场是什么,小兔崽子,胆子肥了。”

    说完,李剑踏着步子,慢悠悠地向着男孩走去,目光露出残暴和淡淡的不明的**,让男孩见了,眼中噙着一抹害怕,不由地有些害怕的后退,他强迫自己镇定地看着李剑,低悦的声音中带着粗哑道。

    “你想干嘛?你敢对我做什么我不会放过你。你——”

    “我想干嘛,呵呵,你不觉得可笑,小兔崽子,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的,送上门的货,老子没有道理不收呀,这可不要怪我,啧啧,我想起来——”

    李剑看着眼前的漂亮男孩,脑海中想起了不久前的情景,那个为了躲避他占有的女人,想到那个女人,他的心中就是一阵愤怒和可惜,那样美的女人,竟然没有品尝,越想心中越火大和愤怒,语气有些粗暴起来。

    “他奶奶的妈的,贱人,竟然如此对待老子,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应该是那个贱女人的弟弟,可惜,那么漂亮的女人,竟然想不开死了,太可惜了,想想都觉得心疼,啧啧!”

    李剑一脸可惜的表情,看得男孩眼中露出一丝厌恶,让李剑见了心中扬起一丝残暴,眼神凶狠地看着男孩,语气阴狠起来。

    “别他妈的不知好歹,你们姐弟两个什么货色,老子会不知道,你小子是什么德行,老子一眼看出,啧啧,看来求爱不成了,就和你那个贱人姐姐一样,今天让老子我尝尝你的味道,应该也很不错,我还真的没有尝过,你这么小的男孩感觉,应该也是很爽的,啧啧,你就代替你那个姐姐吧,好好的服侍我一顿。”

    “你不要脸!”男孩听见李剑的话,心中一阵羞怒,那双美丽的眼睛愤怒的怒视着李剑,他的那双眸子却勾引了李剑内心的**。

    “呵呵,怎么?你自己不就是呀,别搞得自己有多正经,你以为我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眼神可是出卖了一切,可惜呀,人家都不知道,呵呵,正好就让我尝尝你处的味道,我就做你第一个男人吧,尝试一下不同的味道也是不错的。”

    “你放屁。我才没有。”男孩慌张的反驳道

    “你没有,你他妈的眼中的爱慕是假的,你当老子是瞎的,可惜呀,人家不知道你的自作多情。”李剑残忍地驳斥他的反驳不承认。

    “你——”

    “你不承认也没有关系,反正,你马上就是老子的让你了,让老子代替他先尝尝你的味道,哈哈!真没有想到,老子没有尝到你姐姐的味道,今天竟然能够尝到你的味道,这也算让老子得偿如愿的,老子这辈子,最恨的女人就是你姐姐和叶倾芩,你就代替你姐姐偿还吧,至于叶倾芩——”

    说着男人眼中露出强烈的恨意,让人不难看出他对叶倾芩充满着浓浓的恨意和怨恨。

    “叶倾芩,我会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成,我会让你后悔那样对我。”男人充满着恨意的话语在这片空间响起。

    男孩听见李剑的话语,心中的害怕更深,转身准备逃离这里,李剑的话语残忍地击退了他的逃亡。

    “你逃呀,我看你能逃到哪里,哈哈——”

    李剑那毫不顾忌地露出自己的贪婪**,和对这个男孩的强烈占有的**,让一边呆坐的陈焦娇一阵害怕和恐怖。

    她难以置信地瞪着这个男人的背,好像不敢相信,这句话出自她的丈夫的嘴中,更加无法相信,这个陌生的丈夫,想要占有这个男孩,想到这一切,心中就有股作呕的感觉,涌上心头。

    李剑感受到背后传来的目光,嘴角勾起一丝不屑和残忍的弧度,冷冷地声音中带着残暴,道。

    “你给我老实点,品尝一下男人有什么关系,别一副没有见过世面的样子,给老子赶紧穿好衣服,乖乖等着,哼!老子干得坏事还少嘛,别他妈的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丢人现眼的贱货。”

    “我——”

    李剑转过身子,冷冷地地打断对方的话,眼神毒辣地看着地上的陈焦娇,一副厌恶地表情看着她,使得陈焦娇内心的恨意逐渐上升。

    “行了,一边去,不要耽误我办事,真是个没有用的娘们,尽是坏事,赶紧收拾好,等会还要过去了,别一副让人看出的样子,没有用的臭娘们,一边站着去。”

    陈焦娇低着头,整理她自己的衣物,遮住眼中流露出的恨意,咬紧牙关,不让她心口的那股恨意冲口而出,她的表现让李剑满意地点点头,脸上的神色缓和不少,声音淡漠道。

    “陈焦娇,你听话了,好日子会很多,放心,你永远都是李剑的妻子,这是改变不了的事情,我喜欢听话的女人。”

    呵呵,蠢女人,你是李剑的女人,可是和我无关,当然,你要听话,还是可以让你享受一段时间,不然——

    李剑在心中暗暗地讥讽着,对于这个女人,他没有丝毫的同情,如果不是占时因为特殊情况,还需要这个女人,要不然早就让这个女人早早去见阎王了,免得见了心烦。

    李剑转过身子,不愿意在面对低头的陈焦娇,眼神中一闪而逝的厌恶和鄙视,对这个女人充满着厌恶。

    转身面对脸上扬起惊慌的男孩,心中有股快意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如当初遇见叶倾芩的感觉相似,却多了一丝别样的刺激,让李剑看向男孩的目光中带着疯狂的兴奋。

    李剑一步步地走向男孩,见到对方惊慌的后退,嘴角的残忍勾勒起来,看向男孩子的目光中带着兴奋的疯狂,让男孩跌碰的向着后方逃跑,最终还是因为实力的差距,落入了李剑的手中。

    “啊,我要杀了你!”

    最后的化成了一股充满着恨意夹杂着痛苦的声音回荡在这片空间中,久久地不愿散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