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 夜子雨的愤怒(1更)
    在回去的路上,叶倾芩询问着身边的墨宸帝,轻柔的声音中带着一抹疑惑和怀疑,呢喃道。

    “墨先生,真的没有办法嘛?还是,你不想说?”

    “人死了,能有什么办法?你以为我是神仙呀!”墨宸帝面无表情的回答,没有丝毫的停顿,让叶倾芩很难看出他话中的真假。

    但是,叶倾芩就是感觉,他有事瞒着自己,而且,还是和自己有关的,有些不高兴的嘟着嘴,喃喃道。

    “那如果,我死了,该怎么办?”

    她的比喻,让墨宸帝的脸色更加冰冷暗黑起来,他冷冷地语气中带着一抹怒意,眼神恨恨地瞪着叶倾芩,说:“你不会死!”

    “我是说,如果?你懂不懂!”叶倾芩嘟囔着。

    “没有如果。”墨宸帝冷冷地话中带着怒气。

    “喂……”

    看着突然停下来,冷冷地看着自己的男人,叶倾芩语噎,有些傻傻地看着他,见这个男人,非常坚持这一点,心中有些无奈又泛起了一丝丝暖意和幸福的感觉。

    “你不会死,你死了,所有人都要陪葬,没有人可以伤害你,你只会呆在我的身边!”

    墨宸帝残忍的告诉她,你不能死,你死了,所有包括他在内的人,都必须陪葬,他会摧毁这个世界。

    叶倾芩听见他的话,没有丝毫的害怕,感动地投进他的怀中,柔柔地说:“讨厌,总是让人家感动。”手上的动作也不开始老实起来。

    抓住她的手,墨宸帝轻佻的挑了挑眉,低沉性感的声音,又充满着磁性的嗓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倾倾,我是昨晚没有满足你啊,让你如此的饥不择食呀。”那眼神如同黑夜般,很深很深地暗沉地看着她,似乎要把她吞噬一般,让叶倾芩有些心惊的感觉。

    叶倾芩想到昨晚他的狂热索取,一次又一次的要了自己,想想这一切,就感觉腰开始疼了起来,而且,心中越来越佩服起,她肚子中的孩子,这样疯狂的举动竟然没有出事,叶倾芩都觉得不可思议。

    “不要,人家腰疼着了,你说过今晚不会了,而且,人家都要生了,你还这样对待人家。”叶倾芩有些不高兴地说道,眼中带着对墨宸帝的指责。

    “倾倾,昨晚是谁一直拉着我,不让我停下,是你想要的吧,怎么现在就怪起我来着。”墨宸帝抬起眉宇,无辜地看着叶倾芩,轻轻地对着她说道。

    “哪里!我才没有了,你不要冤枉我呀,哼!”叶倾芩不依,心中有些羞涩,道。

    墨宸帝抓着叶倾芩的手,举高给她看,让她瞧瞧自己的动作,让叶倾芩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眼睛就是不理他,装作没有看见,眼神左右漂移,就是不看他。

    “倾倾,你想要,不用不好意思,我会满足你的,真的!”

    那低沉性感的声音,听得叶倾芩心中一阵阵地酥麻,腿跟着打颤,慌张地搂着他的脖子,声音带着傲娇不依呢喃。

    “讨厌,才不是呀!你不要说人家,都是你自己的问题。”

    “不许诱惑我。”那声音中的低吟,让墨宸帝低首吻上她那诱人的香唇,久久地不愿离开,回味无穷。

    此时的他们,并没有发现在不远处,那双妒嫉和恨意的眼神在看着他们,眼神如同毒蛇般,吞噬着她的精神和内心世界。

    ……

    几天后

    离叶倾芩去叶家父母那里,已经过去了几天的时间,自从叶倾芩从那边离开后,叶傲峰就没有在出现过,而且,这段时间,周子荷和外婆都没有出现,这让叶倾芩的心情有些烦躁不安起来。

    今天,墨宸帝又再次出去有事,这段时间以来,墨宸帝好像非常的忙,大家都一直都在忙碌,因为怀孕的原因,很多事情大家都不让她知道。

    叶倾芩也知道他们的心思,也就不去追问他们的事情,今天,又和往常一样,留下一些人陪伴着她,这让叶倾芩心中一阵无奈。

    这是在家中又能出什么事情,需要这副大惊小怪的样子嘛,而且,孩子都还没有到生的时间,一个个都要比她紧张,让叶倾芩一阵暖心又无奈。

    这时候,有人进来禀报,容希洛见了站了起来,走向来人,此人在容希洛的耳边低语了几句,让她微微地皱起了眉头,这倒是让叶倾芩产生了几分好奇。

    “怎么呢?”叶倾芩的声音传了过去。

    容希洛听见叶倾芩的声音,示意对方站着,自己走了过去,轻声地对着叶倾芩说道。

    “主母,夜子雨求见!”

    “你说谁?”叶倾芩有些不相信自己耳朵听见的,不由地问道。

    在这个敏感的时期,这个女人还敢过来,也真是勇气可嘉。让叶倾芩都有些佩服起对方来。

    “夜子雨!”容希洛再次重复地说道。

    “干嘛?这到底奇了怪了,这位大小姐竟然来找我,哦,应该不是找我的吧,你去和她说墨少不……”叶倾芩可不认为对方是来找她的,不由地开始猜测道。

    “主母,她找的就是你!”容希洛淡定地说道。

    “还真的找我?”叶倾芩睁大眼睛定定地看着容希洛,脸上显露出一丝不敢相信,让容希洛淡淡一笑。

    “是的,主母,找的就是你。”

    “好吧,让她进来吧!希望不是过来给我堵塞。”叶倾芩有些不抱希望迪说道,让容希洛、容悦汐听了,心中一阵轻笑不已。

    看着她们两个人的表情,叶倾芩就知道她们在想,心中无语地翻着白眼,想到刚才想的事情,轻声地问道。

    “对了,希洛,你这两天有去看过荷花和外婆她们没有,她们现在这么样呢?”

    “主母,她们很好,我们前两天看过了,外婆和子荷都很好,让我们最近不要去看她们,说有些事情处理。”叶倾芩的询问,让容希洛想到了周子荷的交待,对着叶倾芩说道。

    “哦,她没事就好,就是不知道,她到底忙什么,你们这段时间都很忙,就是我一个人闲着。”叶倾芩心情有些烦躁地嘀咕着。

    “主母,你也没有闲着,你现在怀孕,可是比我们的事情重要的多了,你说是不是?生下一个健康的宝宝,可是很重要的事情。”容悦汐见这两天主母的心情有些烦躁,不由地安慰道。

    “好吧,你们说的对,对了,小如的身体火化了嘛?”想到那个已经被抬出水晶棺材的卿如云,叶倾芩不由地问道。

    “嗯,已经火化了,骨灰被傲峰拿回去了,傲峰也没有事情,你也不用担心,一切主上都已经安排好了。”容悦汐温柔地回答道。

    “嗯,那就好了!生完孩子后,我也要帮忙,不然我都快生霉了。”叶倾芩有些开完笑地说道,听得她们一阵轻笑。

    就在她们讨论和说笑间,禀告的人带着夜子雨走了进来。

    当夜子雨看到这样温馨的画面时候,心中一阵冷笑,就是这个叶倾芩,把她曾经的美好都破坏了,如今爸爸妈妈,不,应该说,爸爸和哥哥都已经知道妈妈做的事情,也知道了她不是夜家的孩子。

    即使,现在对待她态度没有改变,夜子雨心中还是非常的害怕,而且,她明显的感觉到,妈妈对待她的态度变了,她的眼中开始流露出痛苦和自责的神情,夜子雨知道,她在内疚对待叶倾芩,她害怕现在拥有的一切将要失去。

    特别是,那个完美的男人,那么疼惜着叶倾芩,这让夜子雨的心中充满着怨恨和嫉妒,为何那个完美的男人,没有选择她,她才是叶倾芩,她才是那个拥有这个名字的人。

    此时的夜子雨,心中充满和变态的偏执,认为叶倾芩抢走了属于她名字下所有一切,如果让叶倾芩知道她的想法,一定非常冷静地嘲讽道。

    有病记得去看医生,别在我的身边发疯,狂犬育苗,记得要打,不然疯狗疯起来可是不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