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杀你如同杀鸡
    第4章  杀你如同杀鸡

    姚佐史强硬着脖子,吞吞吐吐的说:“臭小……小子,你……你说……说什么?”

    “我说,我保证,今天,不会,打死你们!”叶晨脸上笑眯眯,一字一句,冰寒刺骨的杀气弥漫开来。

    “去你麻的装逼佬!”

    一个混混已经承受不住这种压力,疯狂起来,手臂狠狠一挥,钢管夹杂着呼呼风声朝叶晨猛砸下来。

    这一下打实了,最少是个脑震荡。

    然而,就在钢管即将砸到叶晨头上的时候,他动了!

    叶晨出手,后发先至,轻轻一抓,一撇!

    “咔嚓!”

    随着一声脆响,这名混混的前臂瞬间被折断!钢管当啷啷滚落在地。

    “啊!啊!”

    混混发出凄厉的惨叫,刺人耳膜,他的手臂已经呈现出极度不规则的扭曲,那情景让人毛骨悚然。

    剧烈的疼痛差点让他直接昏死过去,捂着手臂退到一边,惨白的脸上,有豆粒大的冷汗好像瀑布一样哗哗流淌下来。

    而姚佐史和其余的混混都吓得跳了起来,姚佐史万万没有想到,在班上,不,在整个深莞医科大闻名遐迩的“受气包”叶晨,今天的手段如此之狠辣可怕,完全不像以前被欺负的作风。

    看到其他混混都停住了脚步,脸上满是惊惧,姚佐史感觉自己被狠狠打脸了,他怒了,“上啊!你们一帮饭桶,一块上!给我揍他!揍他一顿我给两万块!”

    揍一顿给两万?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些混混好像打了鸡血,个个眼神中充斥着贪婪,对视一眼,仿佛恶狼一般嗷嗷叫着向叶晨猛扑过去。

    “汪汪……汪!”

    姚佐史松开狗链,疯狂的大狼狗飞跃而起,咬向叶晨的脖颈。

    但是下一刻,姚佐史看到了让他终生难忘的场景。

    “呲啦!”

    血雨纷飞,凶神恶煞的大狼狗被叶晨抓住两只狗腿,直接撕成了两半,狗尸像两片破布一样甩了出去。

    “砰!”

    一名混混被一脚踹飞!

    “啊!”

    又有一人的腿骨被硬生生踢折!

    “咔嚓!”

    刀疤脸口喷鲜血,瘫倒在地上,肋骨不知道被一拳打断了几根!

    那清脆刺耳的骨头碎裂声,那声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滴滴洒落的鲜血,不断的刺激着姚佐史的神经!

    他已经完全被吓懵了!

    仅仅短短几秒钟的时间,一条大狼狗丧命,十几个混混也全部被打倒在地,没有一个能爬得起来!

    姚佐史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脸上煞白如纸!

    这个一脸笑眯眯的叶晨,以前不是个经常挨揍的受气包吗?好像自己以前还打过他耳光,现在为什么……难道是在做梦?

    “哎呦!”姚佐史狠狠的揪了自己一把,好痛。

    不是做梦!

    他全身的汗毛立刻倒竖起来,头皮发麻,额头上渗出来豆粒大的汗珠,这次踢到了铁板!

    所有围观的人死寂一片,脸露惊容,只剩下鲜血“嘀嗒嘀嗒”的滴落声和沉重的呼吸声。

    “哒!”

    叶晨向姚佐史轻轻迈出一步,那轻微的脚步声就像是一记重拳狠狠的砸在姚佐史的心口上,让他浑身一颤,连退几步。

    “小……小子!不,叶……叶晨……这次我……我认栽了,你的qq号我不要了,我们以后各走各路,井……井水不犯河水!”姚佐史脸上抽搐着,因为太害怕,说话都结巴起来。

    他虽然不知道叶晨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是现在可以肯定,这个叶晨绝对不是以前的脓包,而是一个恶魔。

    到底发生了什么?

    断人手脚,云淡风轻,这明明是一个狠角色!

    姚佐史在心里已经将叶晨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你麻的,明明是个狠角色,却要装怂,扮猪吃老虎,有意思吗?

    “井水不犯河水?你以为现在是你说了算?愚蠢!”

    看着惊恐到瑟瑟发抖的姚佐史,叶晨心中畅快舒爽无比,脸上的笑意愈发灿烂起来,不过微眯的眼眸之中蕴藏的阴寒却是浓郁到了极点:

    “我记得你曾经骂我是废物!”

    “我记得以前你打过我一耳光!”

    “我记得你和雷世劲一起欺负我妹妹!”

    “我唯一的亲人,妹妹心柔,不见了……你知道吗?她不见了!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我记得一切的一切!”

    “你今天还放狗咬我!要打断我的腿?要我向你磕头求饶?所以……你觉得我会怎么做?”

    “我问你!姚佐史,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

    叶晨眼神中恨意滔天,煞气流转,却好像在说和自己无关的事情,语气淡然,这已经是恨到了极点的表现!

    身形一闪,叶晨仿佛一道闪电到了姚佐史身前,猛然发力,右膝就像蓄力已久的强力弹簧,刹那间,就狠狠顶在姚佐史的小腹下。

    “啊!”

    姚佐史一声惊天惨叫,双手捂住两腿间,跪下来,痛得直翻白眼。

    “砰!”

    狠狠一拳,砸到了姚佐史脸上,咔嚓!鼻骨折断!两道血箭从鼻孔中喷了出来!

    那剧痛和酸爽让他瘫在地上起不来了。

    “你!你敢打我?你知道我爹是……”姚佐史跪趴在地上,剧烈喘息着,还不服气,眼神狰狞而恶毒。

    “我管你爹是谁?老子今天打的就是你!”

    “啪!啪!”

    叶晨一把揪住他的头发提起来,左右开弓,赏了他两个嘎嘣脆的大耳光。

    “噗!”

    姚佐史吐出一口夹杂着牙齿的血水,脸上像吹气球一样肿起来,“你!你……”

    叶晨一把揪住姚佐史的头发,把他狠狠提起来,喝骂道:“你们欺负我就算了,还欺负我妹妹,欺负一个小女孩,该不该打?”

    “啪!”一个大耳光。

    “你放狗咬我,还要打断我的腿?我该不该抽死你?”

    “啪!啪!”

    又是狠狠两巴掌。

    “姚佐史!现在是你,接下来我会去找雷世劲!你们欠我的,我会十倍百倍拿回来!”

    “现在老子杀你如同杀鸡!所以你给我好好记住,要是再罗嗦一句,现在就废了你,再杀你全家!”

    叶晨冷酷的声音沁入骨髓,警告姚佐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