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绝对是神医
    第21章  绝对是神医

    “江湖骗子?我儿子不行了?不!我的宝贝儿子!”王鲲鹏和王夫人觉得天要塌了,脸无人色。

    王鲲鹏三十多岁才有了这个独苗儿子,之后因为一场大病失去了生育能力。结果一来就听到这个惊天噩耗,白发人送黑发人,而且王家真的要绝后吗?

    “就是他!不是他胡闹,说不定王少还有一线生机。真是……造化弄人啊!”

    李黎用手一指叶晨,脸上神情悲天悯人,好像是救世济人的大菩萨。为了不让王鲲鹏找自己的麻烦,为了能够推卸责任,他已经完全放弃了礼义廉耻。对于他来说,只要能平平安安的渡过去,起他的都不算什么了!

    刚好,叶晨已经治疗完,清澈明亮的眼神看着李黎,这种人渣必须好好的教训。

    “抓住这个骗子!我要他不得好死!”王鲲鹏怒目咆哮起来,对着叶晨狠狠一指。

    好!对!这样王少死了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都是这个年轻人的错。李黎心里的大石头落了地,眼神中有几分得意。

    王鲲鹏身后四个黑衣保镖,一跃而出,向叶晨冲过来,一个个凶神恶煞,杀气腾腾。

    叶晨眼睛一扫,这四个人的底细一清二楚,都是些“不入流”的货色,对付几个普通人还可以。

    冷笑,叶晨脚尖轻轻一点,宛如一道淡淡的鬼魅影子,飘渺不定,一下闪身到了四个保镖中间。

    出手如电!

    他双手如龙爪,刹那间擒拿两个保镖的脉门,劲力一吐,两个保镖立刻就浑身酸麻无力,内心震惊。

    结果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觉得一股沛然大力袭来,根本无法抵挡,好像是被大锤击中,又好像被一辆重型卡车撞到,飞了起来,飞跃围观人群的头顶。

    “砰!砰!”

    狠狠的砸到了停靠在马路边的汽车上,汽车的玻璃粉碎,防盗铃声急促地响起来。

    剩下的两个保镖,只感觉眼前一花,两个同伴已经飞了起来,立刻惊骇欲死!

    叶晨踏步前冲,出腿如飞,如蜻蜓点水一般,轻盈的在两人的小腿位置点了一下。

    “啊!”

    异口同声的惨叫,两个保镖噗通一声倒在地上,抱着腿惨叫起来,在地上打滚,不知道骨头断了没有。

    王鲲鹏的四个精锐保镖,身手不亚于军队里的侦察兵,起码可以对付好几个人,却被这个清秀的年轻人,三两下,轻轻松松击败。

    不可思议!

    原来是个功夫深不可测的高手!

    围观的那些吃瓜群众,开始都是一副大白天见到鬼的表情,等回过神来之后又兴奋起来,原来这个年轻人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

    哗的一下,整个现场都议论纷纷起来。

    “废物!”王鲲鹏眼中闪过一丝惊惧,想到自己儿子又七窍生烟,把手一挥,正要命令所有人一拥而上,一定要把这个骗子抓住抵命。

    “老大!”

    那一直在关注王少的丧彪突然大喊一声。

    “老大,少爷有救了,少爷不会死了!哈哈哈……真是吉人自有天相,全都是这位小兄弟的功劳,都是亏了这小兄弟……神医,真是神医,绝对是神医!”

    丧彪兴奋得手舞足蹈,连忙把事情的前前后后,仔仔细细说给王鲲鹏听。

    “啊!你没搞错?李主任不是说这……这是个骗子吗?”

    王鲲鹏疾步冲到自己儿子面前一看,果然,自己的宝贝儿子虽然身上都是血迹,狼狈不堪,但是脸色红润,胸膛明显的起伏着,呼吸十分平稳。

    就算他不懂医术都知道,濒临死亡的人绝对不会是这样!

    原来自己被那个李主任骗了,当了一回白眼狼,把儿子的救命恩人当成了罪人,真是没有脸见恩人。

    王鲲鹏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唰地一下转过身来,盯着李黎,一字一句的说:“好!很好!深莞市还没有人敢像你一样耍弄我!今天,你一个小小的医院主任居然敢翻天了,好,好得很……”

    这时候的叶晨,一言不发,神情冷酷地看着李黎,看得他心里发毛,浑身冷汗直冒。

    得罪了王鲲鹏,得罪了叶晨这个煞星,李黎心里在打鼓,七上八下!

    几个凶悍的保镖被这年轻人就那么轻而易举的击倒。

    最让人难以置信的是,王少被他救活了!

    这下惨了!

    “啪!”

    王鲲鹏一记耳光狠狠甩到李黎脸上:“你这个王八蛋,敢戏弄我?敢污蔑小神医?给我狠狠的打!”

    一声令下,早就忍不住的丧彪立马冲上去,一把揪住李黎的衣领,噼里啪啦好一顿暴揍。

    “哎呦……啊……饶命!王老大饶命,神医救命,我错了!好痛……不要再打了!我错了……求求你们不要打了……”

    在李黎的惨叫声中,王鲲鹏快步走到叶晨跟前,主动伸出双手,紧紧地握着叶晨的手,激动得控制不住自己,拼命的和叶晨握手,用的力气大了点,使劲的摇,那种感激之情溢于言表,都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了,都靠这位小神医,不然王家就绝后了。

    “小神医,是我不对!恩人,你是我王家的大恩人……”王鲲鹏捉着叶晨的手摇来摇去,起码摇了分把钟。

    叶晨似乎有些不耐烦,把手一抽:“先生,男男授受不亲!”

    “这,这……”王鲲鹏立马哭笑不得,什么叫男男授受不亲?

    他知道肯定是自己刚才得罪了神医,连忙把姿态放得更低,点头哈腰的说:“是我王某人听信小人的污蔑,是在对不住小神医,还请小神医原谅,我王鲲鹏无脸见神医!”

    此情此景,让周围的人都羡慕不已,深莞市权势滔天的王鲲鹏,素来嚣张霸道,现在竟然当众如此低声下气,这个少年郎要发达了!

    “嗯。”叶晨神情淡然,“身为医者,绝对不能见死不救。而且,我看王少命不该绝,应该平安善终才对,所以才出手,你也不用太放在心上!”

    “小神医不仅医术高明,而且虚怀若谷,真是隐士高人!”旁边的王夫人听到这位年轻人救了自己的儿子,还这么谦虚,真是佩服得不得了。

    高人,这才是真正的隐士高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