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人有旦夕祸福
    第22章  人有旦夕祸福

    叶晨对王夫人点点头,然后一步步走到李黎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神情淡然。

    这时的李黎,被劈头盖脸的一顿痛打,鼻青脸肿,狼狈不堪的瘫倒在地上,哪里还有一点医院主任的派头。

    看到叶晨走过来,李黎瑟瑟发抖,趴在地上,低着头,一动都不敢动,只能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哀求着:“小神医,是我错了……是我错了……你饶了我吧……”

    叶晨怎么会这么轻易放过他?如果是在武极大陆,身为武仙的叶晨一怒,伏尸百万!

    “李黎,你很聪明,不过聪明没有用对地方,换一个人,也许今天就成了你的替罪羊!”

    “身为医生,本应治病救人,你却见死不救,还要污蔑好人,你该不该打?”叶晨眼瞳中厉芒一闪,冰寒刺骨的煞气爆发出来。

    “神医说得对,说得对!是我见死不救,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李黎现在要顾不上其他了,脸反正也没有了,把心一横,啪啪啪的重重扇了自己好几个耳光,青肿的脸上更像吹了气球一样胀起来了。

    “你当众诬蔑我是骗子,该不该打?”

    “该打!是我嘴巴贱,陷害神医,该打!”李黎咬咬牙,又是“啪啪啪”,一顿耳光扇到脸上,嘴角溢出血来,有点被自己打糊涂了。

    “你还有什么话说?”叶晨一声厉喝,声如黄吕大钟。

    “没有,没有,我服了,我服了!”

    李黎吓得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以后要好好做人?”

    “是,是!我一定改,一定好好做人,不然要我不得好死!”

    “好,老天有眼,你要是不好好做人,老天不收你,我也要让你不得好死,滚吧!”

    叶晨一脚就把李黎踹倒,我只是赏你一顿打,没有灭你九族算你运气逆天了。

    这时,王鲲鹏已经取出笔来,工工整整的填了一张支票,然后盖上印鉴,和名片一起恭恭敬敬地递给叶晨说:“小神医,你对我王家的大恩大德,鄙人永世不忘!实在是无以为报,一点小小的心意,不成敬意,请务必收下!”

    不愧是深莞市的大佬,出手就是五百万!不过,区区几百万和他王家断子绝孙比起来,算不了什么。

    现在有本事就是不一样,凭借神农医仙经上的医术,这五百万不知道来得多痛快,来得轻松,而且,还成了王鲲鹏这个大佬的恩人。

    叶晨看看手中的支票,心情有些微的激动,在武极大陆自己是武仙,予取予求,就算是龙肝凤胆,天上的星辰,只要自己开口,自然有人去操心。

    可是在这里,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有钱能使磨推鬼,这是第一桶金,要尽快提升实力,找出凶手,找到妹妹!

    “小神医,五百万确实太少了……我再填一张……”王鲲鹏看着小神医拿着支票一声不吭,心里那个后悔,是说应该填一千万的。

    他是王家的大恩人,而且有如此神奇的医术,山不转水转,哪一天说不定还要求别人。

    叶晨拍拍王鲲鹏的肩膀,满意地说:“不用了,够了。我叫叶晨,是深莞医科大的学生,手机号码是158……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我。不管是疑难杂症,还是预测算命……只要是疑难问题,都可以来找我!”

    “好,好,多谢小神医,多谢!”王鲲鹏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心里还是半信半疑,小神医是深莞医科大的学生?就这神奇的医术,还用得着到医科大学习?

    我知道你是神医,可以治病救人!至于什么预测算命……看来这小神医和现在的年轻人一样,有时候喜欢yy,网络小说看多了也是一种病。

    “王董,我还有一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叶神医不要客气,请讲。”

    “那我实话对你说吧,王董,你头顶煞气缠绕,印堂血色充盈,最近有大灾要到了!”叶晨双手背负,信心满满的说。

    肯定不会看错,我的奇门八卦、阴阳神相术之术可是得来不易,当初和一个极其厉害的仙灵大陆修仙强者大战三天三夜,最后用霸拳,一拳轰爆他的头颅之后,得到的战利品。

    “我有大灾?叶神医,你可别吓我!”王鲲鹏直接傻眼了。

    突然,天空中呼呼的一阵狂风吹过,掀起来一阵飞沙走石,尘土吹到猝不及防的王鲲鹏眼睛里,他立刻惊叫,捂着自己的眼睛睁不开。

    这时,其他的人都在风沙中眯起了眼睛,但是叶晨的眼睛微微一眯,看得非常的清楚,从旁边楼上被大风吹掉下来一件黑乎乎的东西,就像滑翔机一样,划着优美的降落弧线,掉下来正好就套在王鲲鹏的脑袋上,纹丝不差。

    “咦!眼前突然一阵黑,一点光都看不见了,王鲲鹏一惊,连忙双手一摸,把罩住自己脑袋上的东西马上扯了下来。

    晦气!原来是一条女士内裤,还是大妈用的那种老式的内裤。

    “曹尼玛!”王鲲鹏忍不住暴粗口了,将手中的内裤狠狠一甩,正好甩到旁边的丧彪脸上。

    丧彪一脸懵逼,拿着手中的黑色大内裤,哭笑不得。

    “哈哈……”

    所有人都捂着嘴笑到肚子疼。

    叶晨也笑喷了,“王董,天降内裤,你被女人的这种东西罩住头,确实有够衰!俗话说潮涨潮落,月圆月缺,人有旦夕祸福,我看王董最近的运气都不好吧?”

    王鲲鹏叹口气,既敬佩又郁闷的说:“小神医,别提了,最近我真是倒霉到家了,债券和股票投资失利,损失好几亿,开车不是暴胎,就是擦车撞车,走路崴脚,吃花生米被呛气管,喝水喝到苍蝇。说真的,神医,我很怀疑有一天我可能走到路上都会被掉下来的花盆砸死……”

    话还没说完,嘭一声响,从楼上掉下来一个大花盆,狠狠在砸在王鲲鹏脚边,差点就把他开了颅。

    “啊!”王鲲鹏一声怪叫,好像见了鬼,吓得手足无措,不知道往哪里躲好。

    王夫人已经傻眼了,她平日里最喜欢拜菩萨,念佛经,急忙跑到叶晨面前跪下,双掌合十连连作揖:“求求神医,求求活神仙救救我老公。”

    叶晨对王鲲鹏两夫妻的印象还算不错,看他们恭恭敬敬的样子,点点头道:“王董,不用怕,人的气运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它也如同海上的波浪,时起时落。气运一说,三分天注定,七分靠自己!只要多行善事,自然运气昌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