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麻烦你等一下
    第50章  麻烦你等一下

    “最后一个人?重获新生?好咧!你们快开车,不要耽误老祖的时间。”

    姚城命令司机,然后从房车的冰柜中取出来冰镇茅台,恭恭敬敬的给姚兴虎倒了一杯。

    宝马房车动了,朝大学城警察局开去。

    姚兴虎端着酒杯,抿了一口,就闭上了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哐!”

    一个警官打开拘留室的防爆门,叶晨缓缓走了进去。

    一股股刺鼻的汗臭绝其他的异味味道迎面扑过来,他耸了耸鼻子,这拘留室还真不是个地方。

    “砰!”门毫不留情的关上。

    随着警察走远,里面被拘留的九个犯人,都不怀好意的盯着叶晨,全部一脸凶厉的模样。

    叶晨神情淡然,这些人,蝼蚁蚍蜉一般的角色,他径自朝最靠近窗口的一个位置走去,因为那里靠近窗户,空气最好。

    看到叶晨如此的镇定自若,那几个犯人倒是惊讶了一下,一般人看到这种情况,恐怕早就腿都吓软了,但是这个年轻人好像无所谓,根本没放在心上。

    能够占据拘留室最好位置的人,显然是里面的老大。

    “现在开始,这个位置是我的了,你让一下。”叶晨神情平静,用手一指墙角,毫不客气的要这个占据最好位置的老大去那边。

    “小子,你真的这么狂?”

    这个拘留室的老大陈一鸣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惊异的反问道。

    陈一鸣显然是久经江湖历练,脸上,身上都留着几道长长的凶厉刀疤。他掏了掏耳朵,感觉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还是产生了幻觉,好像自己现在并没有产生幻觉,也不是在做梦。

    叶晨用再次指了指墙角,淡淡的说:“过去吧,自觉一点,我说要你滚到那边去,这个靠窗的位置是我的。”

    “臭小子!你混哪里的,想搞事啊?”陈一鸣恼火了,心里一股股火气直往上冒,却强行忍耐了下来,没有立刻发作。

    像这种一进来就这么嚣张搞事的人,应该是有什么很大的靠山,有恃无恐。所以,有必要先摸摸底再说,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

    旁边那八个犯人,也握着拳头围了过来,一脸的怒意,这个小年轻居然一进来就要翻天,对老大这么无礼,还把我们放在眼里吗?还把规矩放在眼里吗?

    陈一鸣眼睛一眯,舔了舔嘴角,凶狠的目光盯着叶晨:“小子,你以为不说话就行了?说,你是哪个老大罩的?犯了什么事进来的?”

    他的声音开始变得冷厉,语气十分不善。只要叶晨一个回答得不好,就要动手了。

    叶晨眼皮微抬,斜了他一眼:“我的老大?好像还没人能做我的老大。至于我嘛,也没干什么,就是杀了二十几个人,其中一个为首的被我废了四肢,就这么简单!”

    没人能做你的老大?

    也没干什么,就是杀了二十个人?

    陈一鸣和那几个犯人先是一征,然后对视一眼,对叶晨的话嗤之以鼻,全部都捧腹大笑起来。

    “哈哈哈……哎呦妈呀,笑死我了,臭小子,都进了这里,你还装什么装?你以为进来就装大尾巴狼,我们能放过你?真他麻幼稚!”

    “我看他像个学生,你看这一身细皮嫩肉的,绝对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白面书生,你还能杀死几十个人?吹吧!”

    “不!我觉得那些警察抓错人了,弄进来一个精神分裂症!”

    “老大!你可千万别把他的脸打坏了。这小白脸长得真俊,我最喜欢这样的学生货色,等到了晚上,我就让他乖乖的捡肥皂……啊!”

    一个獐头鼠目的猥琐基佬,话还没有说完,就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飞了起来,狠狠的砸到墙上,整个拘留室都是一震。

    其余几个人得意的笑声戛然而止。

    眼前的一幕让他们目瞪口呆,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或者是身在梦中。

    叶晨轻轻挥手打飞那基佬,然后伸手一抓,捏住陈一鸣的咽喉,轻轻松松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

    “呃……你,饶命!”

    陈一鸣感觉喉咙要断了,面色因为缺氧变得乌黑,眼睛鼓凸出来,双腿无力的扑腾着,双手拼命的想要掰开叶晨的手。却像蜻蜓撼大树,无济于事,一点用处都没有。

    “砰!”

    叶晨轻轻一甩,陈一鸣如同出膛的炮弹一般,被砸到水泥墙上,摔得眼冒金星,在地上呻吟着。

    这还是手下留情,不然那个基佬和陈一鸣早就见上帝去了

    叶晨冷厉的目光满含煞气,环顾扫视,淡淡的道:“都给我跪下!”

    “你!你偷袭,大……大家一起上!”

    一个魁梧的汉子还有些不服气,不过发颤的声音出卖了他,根本掩饰不住内心的无限惊恐。

    “啪!啪!啪!”

    连续的耳光声响起来,叶晨出手如电,赏了他们每人一个大耳光子,全部扇翻在地上。

    ……

    很快,拘留室中又是另外一幅景象。

    老大陈一鸣四肢跪地,背拱得高高的,一点都不敢马虎。因为有位爷大马金刀的坐在他背上。

    谁让拘留室没有凳子,平时都是坐地板呢?

    其他的八个人,个个半边脸肿得老高,上面五个红色的手指印好像是烙铁烙上去的。全部整整齐齐的跪在叶晨面前,很是壮观。

    “好了!接下来继续玩智力答题。答对了的可以不用挨打,打错了的,自己看着办!”叶晨笑起来。

    “……”

    这八个在外面嚣张惯了的汉子一脸苦相,真是无语得很,哭笑不得。

    拘留室里的“智力大闯关”正进行得热火朝天,没过多久,外面寂静的走廊上响起来十分轻微的脚步声。

    “哐!”

    拘留室的防爆门再度打开,霸刀姚兴虎走了进去,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刚一进去,立刻就被眼前的场景弄懵了。

    只见一个年轻人,应该就是那个叶晨,正把一个被拘留的犯人当做椅子,稳稳当当的坐着,面前规规矩矩的跪了一圈人。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里在拜大哥呢!

    而叶晨转过头对姚兴虎来了一句,“不好意思,麻烦你等一下!这里很快就结束了!”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请问北极熊为什么吃不到企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