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原来你是狗
    第67章  原来你是狗

    叶晨一路走来,一双锐目把周围的人和物都扫视了一遍,看得直摇头。这里人基本上都是些大忽悠,就靠骗人发财,不管是文玩古物,还是灵符,百分之百都是赝品,全部都是“逗你玩”。

    那些所谓的开光灵符,纯粹都是印刷厂印制出来的印刷品,连鬼画符都算不上。连基本的套路都不对,更不用说什么效果了,只能买回去图一个心理安慰。也许运气好,瞎猫碰着死耗子,有点用处之后,还以为是灵符的功劳。

    叶晨好不容易找了个空地方,折叠板凳一摆,然后在地上将自己带过来的黄表纸、狼毫笔、朱砂水,一件件都摆放得整整齐齐,然后一杆小棋子插在地上的地砖缝里,上面写着“周文王求贤,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周文王求贤,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靠!这位兄弟挺会来事啊!这广告打得牛逼,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招?”

    “好牛逼的广告!兄弟看起来年纪不大,但是挺会忽悠!”

    旁边几个卖开光灵符的大忽悠看到叶晨竖起来的那面小旗子,一个个窃窃私语,羡慕不已,都是跃跃欲试的表情,恨不得自己也立马去弄一面这样的旗子过来。

    “呵呵……”

    叶晨笑笑,也不搭理那些混生活费的骗子,先打开手机玩了把游戏,再看看天色,喃喃自语了几句:“吉时要到了,冰月应该也要来了!”

    就在离叶晨几百米外,一对年轻男女带着七八个黑衣保镖,往这边慢慢的走了过来。

    “冰月,你千万不要听别人瞎说,我们都是读过书的人,什么时候迷信能治病了?别说这里什么灵符了,就算电视上那些所谓的大师,被戳穿的还少吗?我已经联系了白头鹰帝国最著名的医学专家,还有最好的医院,让老太爷去那边治疗,这样才是目前最好的办法!”

    说话的年轻男子,长得一副人模狗样,脸上带着一种盛气凌人的傲气,好像永远都是鼻孔朝天,看不起别人似的。

    而这个年轻女子,肯定就是洛冰月,她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包裹得身形玲珑浮凸,娇俏性感的面容,吹弹可破的肌肤,让每一个见到的男人都心里痒痒!

    不过,此刻的洛冰月,显然心理压力极大,黛眉紧皱着,忧郁的神情溢于言表。

    听到这个仿佛苍蝇一般讨厌的男人说话,洛冰月的眉间皱成了一个川字。

    她知道,爷爷的病危险了,找了这么多专家都束手无策。

    唉,现在仅剩下来的希望,就是看有没有什么偏方或者高人了!

    “钟明阳,我可没要你跟我来,什么时候你能干涉到我洛冰月的言行?真是可笑!”

    洛冰月明显对这个花花公子钟明阳没丝毫好感,语气非常不客气。

    “你说什么……”钟明阳的脸色一下变得铁青,双目中闪过一丝阴郁和怨毒的神色,最终忍住,没有发作。

    心里却恨急了洛冰月,哼,洛冰月,你等着,等我弄上你的那一天,有你好看的!

    不远处的叶晨,已经把这一幕看在了眼里,冷眼看了看那钟明阳,冷笑了几声。

    洛冰月一路走过来,旁边那些摆地摊卖符的家伙,都是人精,看到这个美女身后跟着一串保镖,知道是有钱的大户人家,而且脸上明显神色阴郁,显然是碰到了什么难事,来寻找转机的。

    大家立刻都知道生意上门了,全部卖力的叫嚷起来。

    “快来看,快来买啊!开光灵符咯,真正的大师级开光灵符,好用得很,都来看一看哟,不灵倒赔钱!”

    “各位,走过路过,机会不要错过,快看!我这里有传承自武当山张真人的上等平安符、护身符、治愈符……”

    “今天开业大酬宾,所有灵符便宜了,便宜了!不是五六千,不是三四千,亏本大甩卖,绝对只要998,真的只要998!治疗各种疑难杂症,一张灵符上身,彻底搞定一切,998的机会你不容错过!”

    这不是电视购物广告词吗?前几年还火过一段时间呢!

    听到这些莫名其妙的广告,洛冰月真是想哭都哭不出来,也许自己真的是鬼迷心窍了,居然来这里寻求转机。

    “咦!周文王求贤,愿者上钩?”

    忽然,洛冰月愣住了,因为她看到一个戴墨镜的卖符人,和别人明显不一样,他也不搭理自己。

    而是就这么四平八稳的坐在那里,拥有一种胸中只有百万兵,天地江山尽在我脚下的雍容气度。

    这个人和这面小旗子,就像磁铁一般,立刻就把她吸引住了。

    叶晨忍住笑,瞟了洛冰月一眼之后,就不再搭理她了,完全把她当成了空气,和其他那些热情无比的卖符人完全不一样。

    “喂!卖符的,你架子挺大啊。就这几张烂黄纸就像骗钱?”

    钟明阳本来就是一肚子的气,现在看到洛冰月直愣愣的盯着这个男人,立刻吃起了飞醋,出口就讽刺叶晨。

    叶晨隔着墨镜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依旧不吭声,完全把钟明阳当空气了。

    “草!我跟你说话啊,他他麻带个墨镜,不仅是个瞎子?难道还是个聋子?没听到老子在跟你说话吗?”

    看到这人根本就不理睬自己,那种不屑一顾的态度,钟明阳立刻火冒三丈,出口成脏。

    “你和我说话?”叶晨缓缓道:“我怎么没听到有人刚才和我说话,我还以为是哪里来的野狗在乱叫呢!”

    “你!你是傻子吗?”钟明阳脸上的肌肉抽搐着,“你有没有一点脑子,你连人说话的声音和狗叫声,难道你分不清楚吗?”

    “那我还确实不知道,请教一下,狗是怎么叫的?”叶晨缓缓站起来,笑容十分淡然。

    钟明阳得意的大笑:“我就说你是个傻子,这么幼儿园的问题都不知道?所有的狗不都是‘汪汪汪’的叫……”

    “太棒了!这条狗叫得太好了!我给你打个满分!”

    叶晨站了起来,嘴角浮现出来笑容:“叫得真棒!对不起,不好意思,我刚才搞错了,以为你是个人,通过你动听的狗叫声,现在我知道你是条狗了。”

    “噗嗤!”洛冰月第一个笑出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