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跳艳舞的少爷
    第69章  跳艳舞的少爷

    真的开始跳最炫民族风的广场舞了?

    这个有钱人钟明阳,居然真开始了自己的当街卖艺,手舞足蹈,广场舞跳得贼溜!

    丢人丢到家了!

    “呦!这广场舞还是不够劲,不够嗨!我给大家换一首娱乐城的经典名曲‘疯狂艳女’,你秀一段钢管舞或者其他什么的脱衣舞,给大家欣赏一下,证明你不只是家里有钱,而且有才!”

    “咦!我想起来了,这是深莞市的有钱人,钟明阳,难怪我看着这么眼熟!”

    “是钟明阳?怎么不早说,这是我们的福气啊,等我打开直播,看来今天我直播要火了,现场直播钟明阳大少秀火辣舞姿,要火!”

    现在不仅是卖符的,其他那些卖古玩玉器的得到消息都跑开来看热闹,一个个全部都掏出来手机,打开摄像头,围在一起,对着正在卖力跳舞的钟明阳,这可是万众瞩目的大神级待遇。

    紧接着,叶晨的手机中一首曲调诱惑的夜场娱乐城常用音乐响了起来,有经验的人都知道,这是某些场所的必点曲目“疯狂艳女”!

    钟明阳立刻化身成为了艳舞女郎,不,应该是艳舞男人,围绕着路旁的一株小树跳起艳舞来。

    他那带着挑逗的眼神,媚眼四处乱抛,明明是个男性短发,却把头猛地的甩来甩去,像疯了一样。诱惑的摇摆着身体,甩臀,踢腿。

    双手握着茶杯粗的树身,紧紧的贴住,让身体缓缓的向下磨蹭着……

    看着眼前这匪夷所思的一幕,洛冰月捂着肚子,笑得差点没断气。今天真是最开心的一天,“这位师……师父,你是怎么做到的,笑……笑死我了!”

    “呵呵呵……”叶晨看着钟明阳那傻样,也忍不住笑了,“不就是一张产生幻觉的符箓,再加上我控制了他全身经脉,想不跳舞都不行。”

    厉害!这个师父太厉害了!

    不过这一招也太损了吧。

    “哈哈哈……”

    所有人都像在看稀奇一样,一个个大笑,连那几个保镖都忍不住了,抱着肚子躲到一边,一些老头老太更是笑得坐到地上起不来了。

    大家笑过一阵之后,突然笑声渐渐微弱下来,最后戛然而止。

    现场的气氛瞬间就像暴风雨将要来临前的凝重和沉闷,只剩下钟明阳跟着那变得有些刺耳的音乐节奏,在疯狂的跳着。

    此情此景,大家现在觉得一点也不好笑了,而且很诡异,很可怕!

    匪夷所思的事情,让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眼神都汇聚到了叶晨身上,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听话符?

    那么这个带着墨镜的男人,是驱魔人?

    “老板,老板,你怎么了?”钟明阳的几个保镖吓得直打哆嗦,战战兢兢的走过去,显然是被吓住了。

    钟明阳此刻好像已经清醒了过来,脸上布满恐惧,大叫着:“我……我刚才在干什么?为什么我的身体不听我指挥了!救我,你们快救我!”

    身体不受控制!

    这一下子,所有人觉得一股寒气从脚板底直冲到头顶,真的可以控制别人!

    一个个看着叶晨,心里的那种震惊、恐惧,无法用语言来描述。

    这时,洛冰月走到叶晨跟前,恭敬的向叶晨解释:“大师,我和这位钟明阳没有任何关系,他是他,我是我。”

    “这家伙非要赖着你,真是很影响我的心情,我决定让他到这里跳一天,被人直播,网上一传,明天他就红遍全国了!”

    叶晨恼火了,敢跟着洛冰月,找死。

    听到叶晨的话,想到即将倒霉的钟明阳,洛冰月想笑又不敢笑,她既觉得这钟明阳是活该,又觉得很奇怪,为什么钟明阳非要赖着自己,这位大师这么生气呢?

    奇怪……

    不过,想到一直昏迷不醒的爷爷可能有救了,洛冰月立刻兴奋起来,不再犹豫,连忙说:“大师,请您出手为我爷爷治病,拜托您了,要多少诊金我都给。”

    “这个让人讨厌的钟明阳,就让他在这里跳好了!”叶晨看看跳得正欢的钟明阳,抿嘴笑一笑:“我们走吧,去看看你爷爷到底是什么病,我一定会尽力的!”

    洛冰月用手指指地上摆放得整整齐齐的黄表纸和狼毫笔、朱砂水,还有小旗子,“大师,难道这些东西都不要了吗?”

    “不要了,走吧。”叶晨大笑,挥挥手。

    就这么不要了?这位大师还真是奇怪得很,为什么要来这里摆摊?难道是专程为了等我?

    不会,应该不会这么神奇,更不会这么奇怪。我又不认识他,不过,他的样子好像挺眼熟。

    聪慧的洛冰月愣愣的看着叶晨,心念电转,有点怀疑他的身份了。

    看到“哭花素颜”这样盯着自己,叶晨心里有点发毛,该不会穿帮吧,于是轻轻咳嗽了几声,“这位小姐,我们走吧!”

    “啊……走,我们走了。”

    洛冰月惊醒过来,自嘲的笑了一下,看来自己是有点神经过敏,这几天都根本没有时间关注“打人先打脸”,不知道他有没有和自己联系。

    唉,还是等爷爷病好了再说。

    接下来,两人一起出了琉璃园,上了洛冰月的宝马房车,司机旁边坐着一个利落的中年女子,一副巾帼不让须眉的样子。

    她回头看了看叶晨,又转过头去。

    “白姨,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你就像我的长辈一样,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洛冰月笑了。

    白姨虽然只是她的贴身保镖之一,但是两人接触有十年了,所以,洛冰月更多的是把她当做一个可以交心的长辈来看待。

    看到白姨还是不吭声,洛冰月微微叹了口气:“白姨,你是不是觉得在琉璃园找的人都是些江湖骗子?目的都是为了骗钱?”

    “不!我觉得,这位先生很特别,感觉很不简单。我想,也许老太爷的病有救了……”白姨犹豫了一下,居然说出来出乎洛冰月意料的话。

    说完,她忍不住身子轻轻抖了一下,这位先生好强的气息。身为特种部队的精锐教官,退役之后成为洛冰月的保镖,她当然能够感觉得到叶晨的不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