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好你个不孝子
    第70章  好你个不孝子

    “呵呵……看来女人的直觉真的比较准,特别是美女的直觉,厉害!非常厉害!”叶晨点点头,适当的拍了拍马屁。

    “轰!”

    叶晨的话差点让白姨一脚把油门踩死,车子猛冲了出去。

    “吱吱吱……”

    轮胎和地面摩擦得冒烟。

    洛冰月被狠狠震了一下,幸亏系了安全带,脸上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看来这个神秘的大师还挺自恋的。

    不过,感谢老天爷,也许爷爷这一次真的有救了!

    ……

    救人如救火!

    车开得很快,洛冰月的宝马房车,很快就到了深莞市最著名的深雅医院。

    这一个星期以来,她的爷爷洛华灿一直住在这里,虽然得到最好的治疗和护理,来一起会诊的著名医学专家数十名,却一点效果都没有。

    洛华灿还是昏迷不醒,恐怕不久就要离开人世了。而洛华灿最疼洛冰月这个孙女,所以她才被内定为洛家的继承人。

    一进入医院病房,洛冰月就明显感觉到现场的气氛十分沉重,甚至十分的压抑。

    病房里面现在围了一大群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全部都是洛家的族人。

    就连很少见到的大伯洛元青都来了,自己的父亲洛志诚也在。

    “爸爸,大伯来了?”洛冰月勉强笑了一下,走过去。这个大伯洛元青可不是个省油的灯,现在出现,肯定不安好心。

    洛元青的鱼泡眼一眯,冷冷的看了侄女洛冰月一眼:“哼,我要是再不过来,恐怕老爷子就被你和你爸害死了,你们到底干了什么?为什么老爷子一睡不起!”

    “冰月,你和你爸到底在搞什么鬼?为什么老爷子昏迷一个多星期了,现在身体也已经越来越差了,医生说可能顶不住了。你们是安的什么心事?是不是巴不得想要把老爷子弄死,然后你们就无法无天了,可以霸占洛氏了?”

    这个穿得像花母鸡一般的肥婆,是洛元青的老婆。她叫嚣起来,声音十分高亢刺耳。

    “洛志诚,洛冰月,你们父女两个狼狈为奸,把老爷子害成这个样子!你们要负责任,你们是不孝子孙!洛家的财产你们最多分两成,只能分红,不能出售。还有其他的你们不用想,文书我已经起草了,你们父女签个字吧!”

    洛元青肥脸上的横肉抖动着,鱼泡眼中闪烁着贪婪的光芒。

    叶晨还真是没想到,过来治病救人,能碰到这种电影电视里的桥段,居然有这样的不孝儿子儿媳,自己老爸的生命都危在旦夕了,还在想方设法的争夺财产。

    真想立马上去铲他们几个巴掌!

    而洛元青这对嚣张的狗男女,完全看没有把洛冰月身旁的叶晨放在眼里,看都没看他一眼,那种天下唯我独尊的模样,真是让人恶心。

    “洛元青!你们还有一点人性吗?现在爷爷昏迷不醒,你们居然每天只想着争夺财产!”

    洛冰月直接呼名怒斥,被气得娇躯不断颤抖着,自从爷爷病倒以来,短短的一个星期,这个伯父就三天两头的到医院来纠缠,非要分家分财产,真是没有人性!枉为人子!

    她转过头,眼神中怒火熊熊,紧紧的盯着自己的父亲洛志诚,希望他能站出来主持公道。

    结果,洛志诚这个怂包,眼神极为闪烁,好像很怕他的哥哥,犹豫了好半天,才结结巴巴地说道:“冰月,你要……要有礼貌……你伯父……他也……也只是说说而已……说说而已!”

    “爸爸!你……”洛冰月立刻感觉自己再一次坠入了深渊,多少次了!多少次自己需要支持的时候,这个懦弱的父亲就越发的懦弱!

    她心在渐渐的冰冷,冰冷到失去了痛处,彻底的麻木。

    就像当年,母亲离开的时候,这个懦弱的父亲,为什么不把母亲留下来?现在这么关键的时刻,为什么不敢站出来?

    这一次,她是真的对自己的父亲,彻底死心了!

    痛!锥心刺骨的痛楚!

    除了妈妈,只有爷爷是自己最亲的人。爷爷,我一定不会放弃你!我一定要救你!

    洛冰月一双美目中闪烁着异样的神采,瞪着洛元青夫妇,毫不示弱!

    洛元青脸色一变,看来要得到财产还真是不容易。

    他恶狠狠的盯着洛冰月:“乖侄女,大家都知道老爷子已经不行了,不可能活过来了。现在,你最好同意马上把洛家的财产分了!律师我都请来了,你赶紧签字,否则的话,后果自负!”

    说完,他挥挥手,身后那个西装革履的律师,就从公文包中拿出来厚厚一叠法律文件,要递给洛志诚和洛冰月签字。

    “呲啦!呲啦!”

    洛冰月气不打一处来,把文书抢过来全部撕了个干净。

    “混蛋!”洛元青高高的扬起了巴掌,似乎要动手,而旁边的保镖都不敢动。

    “住手!”

    叶晨一声厉喝,他站了出来,深邃黑瞳中煞气流转,上下打量着洛元青,不屑的笑容浮现在嘴角,“洛元青,好你个不孝子!你面生横肉,眼恶鼻勾,阴险毒辣,一副夭寿的死相,肯定不得善终!”

    “你说谁呢?你是谁?”

    洛元青被气得差点七窍生烟,用手指着叶晨,手指颤抖着:“你是谁?谁让你到这里来的?居然敢说我不孝?敢说我不得善终?你找死吗?你知道我是谁?我是深莞洛家的唯一继承人,洛家你听说过吗?没见过世面的小子,给我滚出去!”

    “洛家的唯一继承者?我呸!整个深莞市的人都知道,洛家老爷子公开宣称的继承人是洛冰月!”

    叶晨面无表情的看着洛元青,一字一句的说:“你不用到我面前装,你悠着点!有些人装逼,可以活着。有些人装逼,却已经快死了!

    那不知死活的肥婆又跳了出来,就像个街头泼妇一样,双手叉腰,唾沫横飞的狂骂起来:“你是哪根葱?小子,你是洛冰月的什么人?难道你是这个不要脸的货色,偷偷摸摸包养的小白脸?”

    “你们!你们会有报应的!”洛冰月满脸胀得通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