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叶晨的疏忽
    第76章  叶晨的疏忽

    “咔嚓”

    疤脸大汉的头顶被叶晨随手轻轻一拍,就像烂西瓜一样碎裂了,红的白的流了一地,哼都没哼一声,倒了下去。

    二十多个人,就只剩下钟明阳一个人开车跑了。

    “轰!”

    “嗡!”

    钟明阳已经把奔驰的油门狠狠踩到底,发动机的轰鸣声震耳欲聋,仪表盘上的速度已经快要超过了100公里每小时,还在加速中。

    但他还是满脸惊恐,疯狂的叫喊着:“该死的,该死!快点,再快点!”

    奔驰拼命地向前方飞驰,快了,就快到了!

    前面再过两个路口的转角就是警察局!

    那个人再厉害,也不敢和警察作对,不敢和国家作对!

    “咚咚咚!”

    突然,钟明阳听见了清晰的敲车窗声音,他惊慌扭头,一张脸近在咫尺和他对视,居然是叶晨,还冲他笑了一下。

    “啊!什么时候跑车顶上去了!”钟明阳狂叫一声,猛打方向盘,想要把叶晨摔下去。

    “吱吱吱……”

    狂飙中的奔驰车不停的急剧变换方向,像跳舞一样扭来扭去,车轮和路面剧烈的摩擦着,甚至冒起来阵阵青烟,弥漫着一股橡胶的糊味。

    结果叶晨没被甩下去,车倒是失控了。

    “嘭!”

    奔驰一头撞上了前方的水泥隔离带,安全气囊弹了出来。

    钟明阳被撞得满脸是血,骨头断了好几根,在座位上痛苦的呻吟着。

    “哐当!”

    叶晨一下掰掉已经扭曲的车门,将钟明阳一把拖了出来,就像拖一条死狗。

    “你……你敢动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钟家的钟明阳……”钟明阳嘴角溢血,还在色厉内荏的叫嚣。

    “我管你是哪根葱,你敢来杀我,就是死路一条!”

    叶晨将他提起,左右开弓几个大耳光,打得他眼冒金星。

    “你惹我就算了,为什么要纠缠洛冰月?找死!”

    戾气爆发,轻轻抬脚。

    随着钟明阳撕心裂肺的惨叫,叶晨踩在钟明阳的命根子上,直接一脚将他的“宝贝”碾压成了肉酱。

    然后像扔死狗一样,将昏死过去的钟明阳扔在地上。

    “滴呜!滴呜!”

    这时,刺耳的警笛已经传起来,警察来的好快。

    算了,既然你已经变成了太监,这是对男人最大的惩罚,生不如死!

    叶晨也懒得再收拾他,脚尖轻轻一点,飞掠而去。

    ……

    很快,叶晨回到了原地,洛冰月和白姨还傻愣愣的站在路边等他回来。

    洛冰月看着叶晨刚才去追钟明阳,结果这么快就回来了,好奇的问:“钟明阳跑了?”

    “怎么跑得掉!”叶晨笑笑,“以后他要入宫当公公了,他也不会再缠着你。”

    “难道……难道你把他……”

    洛冰月心里暗暗盘算着,是难道这个叶晨不喜欢钟明阳纠缠我,所以才……他不会喜欢上我了吧?

    可是,我喜欢的是“打人先打脸”,可不是他。虽然,我承认他很帅,也帮过我很多次……最多,我和他当个好朋友就够了。

    越想,她的脸越红,一双美眸有意无意的在叶晨脸上扫视了一下。

    叶晨看看满地的尸体,淡然一笑:“我想对于洛家来说,这件事情肯定可以摆平,毕竟是他们要杀我,我只是自卫。”

    洛冰月连连点头。

    “算了,警察要来了,饭就不用请我吃了。谢谢你送我,我先走了。”叶晨转身,从宝马车里将那盆金玉兰花取出来,脚尖轻轻点地,身形宛如出膛的炮弹一般,朝远处飞掠而去。

    洛冰月耳中忽然传来那熟悉好听的磁性男声:“缘起缘灭,花开花落,一切都是天意弄人……”

    “缘起缘灭,花开花落,一切都是天意弄人……什么意思?”洛冰月觉得这个叶晨今天有点莫名其妙,搞不懂。

    她习惯性的掏出手机,瞄着手机qq上面列在一起的两个号“打人先打脸”,“打人只打脸”,嘀咕着。

    “咦!”

    洛冰月忽然惊呼了起来,“叶晨这王八蛋骗我!这个‘打人只打脸’的号明明是个才申请的新号,q龄0年!被骗了!这是个新号!”

    叶晨为什么要一再骗我?

    为什么我不上学,“打人先打脸”就急了!

    为什么我有危险的时候,他总是会出现!

    难道……他真的是……

    本来洛冰月已经相信叶晨不是那个该死的坏家伙,但是现在因为叶晨的一点疏忽,之前的判断全部推翻。而且,叶晨就是他的嫌疑更大了!

    “白姨,你帮我查查,看这个叶晨住在哪里,我想知道他到底在隐藏什么秘密!”洛冰月久久凝望着叶晨消失的方向,不再说话。

    “好,这个好办。”白姨看看大小姐脸上严肃的神色,眉头紧皱,本来想说什么,终究还是没有开口。

    “滴呜……滴呜……”

    好几辆警车朝洛冰月这边开了过来。

    ……

    市警察局大队长办公室内,慕容倩正按摩着自己的太阳穴,办公桌上堆满了卷宗,还不知道要看到什么时候才能看完。

    最近几个月,深莞市接连发生好几起女人被残害奸杀的案件。自从上一次,叶晨抓住那个变态的瘸子之后,消停了两个星期,结果现在又开始了。

    还是和以前一样,受害人都是年轻美貌的女人,而且都是处女。被人绑架挟持到荒郊野外,遭受极其变态的折磨后死亡。

    看来这不是单个凶手作案,而是一个变态的色狼组织。

    现在局里面临的压力很大,这个案子不破,恐怕姨妈胡若兰的局长位置都坐不稳。

    作为女性警察,更是对这种变态色狼恨得咬牙切齿。

    那个变态瘸子可能精神有点问题,一张嘴巴又臭又硬,打死都不开口招供同伙。

    所以,她一直跟的这个案子,毫无头绪,凶手十分老道,没留下任何线索。

    “这个案子发生的时间都是深夜,不如,我乔装打扮一番去钓鱼,也许可以抓到什么线索,总比像无头苍蝇要好得多。”

    “叶晨这个家伙身手不错,这次把钟明阳废了,尽给我找麻烦事,他也得出出力才行!”

    慕容倩暗暗下定决心就这么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