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玩弄于鼓掌之中
    第98章  玩弄于鼓掌之中

    “哈哈哈!”

    冈本嘴里打哈哈,眼中却凶芒一闪,嘴角的伤疤一阵扭曲,“黄所,今天天气好嘛,我带着社员们出来逛逛街,吃吃火锅,难道不行吗?”

    “逛街?那他怎么浑身是血?”

    黄天林大声喝问,把地上的山本一郎一踢,吓得山本一郎哆嗦了一下。

    冈本对着藤田使了个眼色,藤田捂着胸口,歪着半边身子说:“黄所,不好意思!山本喝多了酒,不小心被自己的武士刀戳了一下,马上去医院的!”

    “是啊!喝多了酒,头晕,自己不小心被戳了一下!”

    山本一郎抖抖索索地站起来,瞟了一眼叶晨,他知道是自己先拿刀要伤人,叶晨最多是正当防卫,要是闹起来,自己还要吃亏,说不定还要被这黄天林抓进去。

    他要是被拘留了,那就在黑龙神社成笑话了。

    没想到这个小子这么厉害,这一次只能自认倒霉了!

    看着山本一郎那怂包样,还有自己的二十几个小弟个个鼻青脸肿。

    冈本心里也是一股无名火起,体内爆出来一股煞气,今天脸丢大了,就算是黄天林来了,也要给这个不识抬举的臭小子一点厉害看看!

    华夏分社才建立两个多月,就出这种事情,以后,谁还把黑龙神社当回事?

    “黄所长,这是我的一个小兄弟,多年不见,难免激动了一点!”

    冈本阴冷地笑着,嘴角的狰狞刀疤,像蜈蚣般抽动,同时一只常人大腿粗的铁臂,出手如电,似乎很亲热地朝叶晨脖子上环绕过去,想给他个教训。

    只要他扼住脖子一发力,叶晨就要瞬间窒息昏倒。

    冈本的胳膊,已经到了叶晨的脸门,近在咫尺,那呼啸的劲风已经吹动了他的黑发。

    但是,电光火石间,叶晨消失了,冈本的胳膊饶了个空。

    “不好!”

    冈本一下落空,暗叫不好,因为用力过猛,重心立马有点不稳。

    “冈本兄,你是不是也喝多了?小心可别摔着了!”

    闪到一旁的叶晨,突然不冷不热的开口,说话之间,叶晨装模作样的上去扶了一把。

    他铁一般的双臂箍住了冈本的肩膀,与此同时,右脚很不小心地绊住了冈本的腿,罡气狂涌而出……

    “嘭!”一声大响。

    原本就重心不稳的冈本,惊叫一声,重重的砸到了水泥地面上,摔了个狗吃屎!

    这下,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捂嘴偷笑,这冈本怎么回事啊!自己走路都摔得够呛!

    冈本被这一下狠的摔昏了头,他艰难地抬起头,满脸狰狞,吐出来两颗牙,居然摔掉了两颗牙!

    “混蛋,我饶不了你!”冈本两眼喷火,就要爬起来,不管那什么黄天林了,非要把叶晨打倒,狠狠地揍上一顿。

    “哎呀……我说冈本哥哥,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地上滑,你看,你一摔都摔成那狗样,牙齿也掉了!”

    叶晨一边笑起来,一边又伸手去扶冈本。

    “噗嗤!”

    旁边的黄天林嘴角一阵抽搐,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个小伙子也太损人了。

    才从地上半起身的冈本,听到叶晨的话,立马怒火勃发,差点暴跳如雷。

    “我扶你起来!”

    叶晨的手又按到了冈本的身上,狂暴劲力一吐,半起身弓着腰的冈本猛地一头又狠狠杵到了地上。

    “嘭!”

    那声大响,简直就是过年放大炮仗,比刚才那一下还要震耳!

    “我说冈本,你是不是今天没吃饭啊?怎么站都站不稳?真他麻是废物!”叶晨这下冷嘲热讽起来。

    黄天林的脸色变得十分凝重起来,他现在知道这个小伙子,很厉害!非常厉害!

    这个黑龙神社华夏分社的部长,据说是一个一流武者,所以才能来主持华夏分社,现在居然被这个年轻人玩弄于鼓掌之中。

    不过这些东瀛来的矬子,应该要好好地教训教训!好!打得好!黄天林心中十分赞赏叶晨。

    围观的众人又好笑又惊愕,谁都知道冈本这一次惨了,踢到了铁板。这个年轻人,真的很厉害,真是解气!

    冈本的二十几个小弟看看自己的老大,再看看神情冷峻的叶晨和面无表情的黄天林,根本就不敢吭声。

    “噗!”

    因为叶晨再次“好心”的扶了一下,冈本的鼻子直接撞在地上,那种酸爽的剧痛,让他差点昏过去,脸上像开了个酱油铺子,鼻涕、眼泪、鲜血一块流,差点喘不过气来。

    “冈本,你一个大男人,给我磕头干什么?记住,男儿膝下有黄金,你这像什么话,快起来!”

    叶晨说话之间,竟然又要去扶满脸是血和鼻涕眼泪的冈本。

    “别,别扶我!”

    这可把冈本吓了一跳,再这么扶下去,自己一条命可就完了。幸亏还是一流高手,不然早就命都没了。

    “不要!不……我不要你扶!”冈本一个大男人,竟然躺到地上,惊恐得连连摆手拒绝。

    “可惜啊,冈本!不作死就不会死!杀了人再和警察叔叔说对不起有用吗?所以,你拒绝有个卵用?”

    叶晨这一次,两手如鹰爪,擒拿住冈本的双腕脉门,好像是在拉他起来。

    “大哥,这位大哥,我错了!得饶人处且饶人,您放我一马!”

    接连被叶晨阴了几次,冈本已经摔得眼冒金星,受了伤。

    而且,冈本被叶晨擒拿住双手脉门,根本不能反抗,只能任由叶晨摆布。

    “闭嘴!”

    叶晨突然开口,声音冷酷得像极地寒冰。

    “小……小兄弟是……你看我们是不是好好商量一下……”

    “我要你闭嘴,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该死!”

    我靠!冈本此时的内心是崩溃的!

    叶晨双臂一震一抖,狂猛的罡气顺着冈本的手腕太渊穴轰击进去,如同一柄大锤,狠狠地砸在冈本的胸口。

    一声闷响。冈本瘫倒在地,直接昏死过去。

    看了看地上小便失禁的冈本,叶晨捂着鼻子连连摇头,

    “唉……这冈本老兄,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喝酒喝成这样了!这么大人了,不是要自杀,就是拉屎拉尿到身上,还能当什么黑龙神社分社的老大?搞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