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 一把裁纸刀
    第101章  一把裁纸刀

    匕首、绳索和手铐已经微微有些陈旧,看起来用过很长一段时间了,那条细细的麻绳上,似乎还有着已经干涸,暗褐色的血迹。

    这条林荫小道,长谷川非常熟悉,因为,一个月前,他曾经在这里捕获过一个可爱的小萝莉,带回去之后足足玩了好几天。

    虽然,最后萝莉被神社里的其他人给“弄坏”了,不过,他现在还十分怀念那时的“味道”。

    真是让人怀念的女人啊!

    长谷川嘀咕着,一双牛眼中爆射出来贪婪、淫邪、变态的光芒。

    可怕,恐怖!

    他的脚步很轻,轻若狸猫,好像没有什么声音,慢慢的加快了,越来越接近前面的洛冰月……

    危险在慢慢地接近了,初秋的夜风中已经带着一丝丝的寒意。

    洛冰月似乎敏感的觉察到了临近的危险,她缩了缩脖子,怎么好像有点冷耶,是不是该回去算了!

    现在已经到了这条林荫小道最幽静的位置,两边的树影重重叠叠,就算是白天都很少有人来。

    就是这里,一个月前,消失过一个深莞中学高一的女生,至今杳无音信,是慕容倩重点追踪的案件之一。

    原本是美景良辰,现在却偏偏有点阴森,因为一道高大的黑影已经笼罩住了前面洛冰月的影子。

    冰冷刺骨的匕首,寒光闪烁,已经紧紧贴在了洛冰月的脖子上。

    一只充满力量,青筋暴露的胳膊已经扼住了洛冰月的脖子。

    “唔……”

    洛冰月的俏脸立刻因为缺氧而变得满脸胀红,棒棒糖还含在口中,她青葱般的玉指徒劳地抓挠着有自己小腿粗的胳膊。

    如果不是因为手袋里叶晨送的护身玉符散发出一股奇异温暖的能量,瞬间聚集到她的脖颈位置,可能已经被直接掐晕过去了。

    “别动,不要叫,否则,我就破了你的相!”

    阴森森的警告声音强调怪异,显然不是华夏人,仿佛来自地狱的恶鬼降临到了人间。

    色狼?绑架?怎么我这么倒霉,又碰上了!

    洛冰月的智商超越常人,一瞬间就在心中思索了无数方法,却没有一个方法能够解燃眉之急,让自己逃脱魔掌。

    难道只能再一次指望叶晨会神奇般的再次出现吗?洛冰月脸色惨白。

    “叮叮当当!”

    手铐的声音响起,长谷川用一只手紧紧扼住洛冰月的脖子,另一只手把匕首收起来,开始掏出那副手铐,准备要铐住洛冰月的双手。

    他认为要不了十几秒钟,这个性感的小女人就要因为缺氧昏迷过去了。到时候,自己的快乐时光就降临,这样美丽诱人的女人带回去,肯定会得到奖赏。

    “糟糕!”

    洛冰月心中一惊,如果自己的双手被铐住,那就真的是只能任人摆布了。

    长谷川并不知道洛冰月有护身玉符的力量保护,不可能昏迷。而洛冰月也根本没有时间去考虑,为什么手提袋里会有东西发出莫名的暖流保护自己。

    她想起来袋子里面有一把锋利的裁纸刀。迅疾拉开拉链,一把握住裁纸刀,使劲一推,刀刃伸出来一大截,朝着那只可怕的胳膊狠狠切割下去。

    “呲!”

    鲜血飚射出来。

    “啊!”

    长谷川一声惨叫,不由自主地松开了手。

    跑!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哒哒哒”

    带跟皮凉鞋踩着地面,洛冰月头也不回,朝前面跑去。

    她的动作快,拥有三流武者实力的长谷川反应速度更快,好歹他也算是个柔道高手。

    昏黄的灯光下,一个一米八的魁梧巨汉,几步就赶上了逃跑的洛冰月,左手一把狠狠揪住了她的马尾。

    “哼!你竟敢用刀,敢让我流血?”

    长谷川似乎有嗜血症,看到自己流血之后,突然疯狂起来。

    他的面容扭曲,一双牛眼瞪得好像铜铃,右手雪亮的匕首忽然朝着洛冰月的小腹刺了进去。

    下一刻,他就要看到这女人的血……鲜红色的血喷涌出来……

    “嚯嚯嚯……真是纯净的血液啊……散发着处子的芬芳……等你死了之后,我还是可以得偿所愿的,虽然你的尸体会有些冰冷!”

    长谷川是个变态,极度的变态,洛冰月的血都还没有出现,居然就让他兴奋得微微发抖,邪恶恐怖的笑声再度响起来:“嚯嚯嚯……唔……”

    忽然,变态的笑声戛然而止。

    因为,他发现自己手中锋利的匕首,居然刺不进去这女人的身体,似乎有一层淡淡的朦胧绿光好像气罩一般保护着她。

    为什么?

    难道这个女人和神社的大人们一样,有着神奇的能力?

    按照小说、电视、电影中的情节,应该倒下去的洛冰月却没有受到一点伤害。

    她紧咬下唇,猛然一挥手,手中的裁纸刀狠狠划过了长谷川脆弱的脖颈。

    一刀割喉!

    “呲啦!”

    正在惊讶中的长谷川,脖颈被切开大半,头往后一仰,腥臭的血液就像喷泉一般,冲天而起,洒落下来,飞舞飘扬,就像一场血雨,弥漫成血雾。

    “噗通!”

    那丑陋而巨大的身躯猛然倒了下去,他死死捂着自己的脖颈,一双牛眼瞪得大大的,眼神中还充满着淫邪、贪婪、**,满脸的难以置信、不甘心。

    死不瞑目!

    尸体在地上颤抖着,抽搐着……

    洛冰月的身躯站得笔直,神情冷酷,手中的裁纸刀“嘀嗒嘀嗒”往下滴落着这恶棍的鲜血。

    笼罩住她全身的淡淡绿色光芒已经消失了,除了地上的一大滩鲜血,还有洛冰月因为惊吓而略微有些苍白的脸,她根本就没有受到伤害。

    神奇的暖流!绿光!

    难道是叶晨送的那块玉?

    洛冰月连忙打开手袋,一把握住护身玉符,好像还有淡淡的温热,隐约有丝丝的光芒在其中闪烁,已经慢慢的沉寂下去,又变得和普通的玉器一样了。

    叶晨!他又救了我一次!

    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洛冰月觉得嘴唇有些干涸,“为什么他要送我这么珍贵的宝物却不明说,他想隐瞒什么?为什么不敢光明正大的帮爷爷治病?为什么他要用新申请的qq号骗我,还叫打人只打脸?为什么那天早上只有他出现在洛氏大厦天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