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心柔的手串
    第102章  心柔的手串

    “呼呼呼……”

    洛冰月脸上胀得通红,越来越激动,不仅仅是因为想到了叶晨。而且,因为刚才她杀了一个人!

    虽然是因为自卫,但确实是杀了人!

    作为金枝玉叶的洛冰月表面上却没有应有的丝毫慌乱,她用沾满鲜血的手,十分镇定的掏出手机,第一个拨通了叶晨的电话。

    ……

    悠扬悦耳的手机铃声把叶晨从满桌的案件卷宗中拉回了现实,这是在慕容倩的办公室。

    叶晨和慕容倩都在仔细翻阅卷宗,查找疑点。

    为了尽快查明最近失踪少女案件到底是什么组织做的,也为了寻找妹妹叶心柔的下落。

    所以叶晨好说歹说才让慕容倩同意让他接触这些和此类案件有关的卷宗。

    是冰月,叶晨接听了电话,立马只见他的眸子内,陡然间爆发出来滔天一般的惊天杀气。

    瞬间从椅子上弹起来,又宛如出膛的弩炮一般激射出去,眨眼间,已经冲出了警察局。

    肯定发生了紧急大事!

    慕容倩一惊,连忙也追了出去,可是她怎么可能追得上叶晨的速度,赶到警察局门口,已经失去了叶晨的踪影。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刚才,叶晨,好可怕的杀气!”慕容倩觉得背心上渗出了冷汗,心里紧缩着,放心不下。

    叶晨离医科大有点远,等他匆匆赶到的时候,警察已经封锁了现场,拉起了警戒线。

    洛冰月正靠在警车上接受一个警官的问询,她身上都是鲜血,脸色有些苍白,不过明显那些血不是她的。

    想到了护身玉符,知道洛冰月没什么事,叶晨才松了一口气。

    “叶晨!”

    洛冰月看到叶晨出现,急忙奔了过来,眼泪就掉了下来,原本坚强的她,嘤嘤垂泣起来。

    毕竟还是一个少女,突然遇到这么可怕的事情,还亲手杀了人,心里背上了沉重的压力。

    而且,她知道,如果没有叶晨给的那块玉,她早就被那变态扼住脖子昏迷过去,会有极其凄惨的下场在等待着她,因为那是一个变态!

    虽然能够在其他人面前保持冷静,但是看到叶晨之后,她莫名紧绷的神经就松弛掉了。

    因为她越来越怀疑叶晨就是“打人先打脸”,看到他就感觉心里有了依靠,有了安全感,不需要自己再死撑了!

    如果不是因为还不能百分百确认,否则,洛冰月早就扑到叶晨怀里去了。

    “别哭了,好了,我来了……没有人能动你一根汗毛……”叶晨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柔声细语地安慰着。

    到底是谁!一而再,再而三!

    叶晨的脸色有些凶狞,他绝对不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长谷川的尸体还没有被收拾掉,法医正在勘查尸体。

    叶晨的耳朵一动,听到了十几米外法医对那个为首的警官在述说着勘查情况。

    “刘警官,这个死者不是我们华夏人,是东瀛岛国人,”

    “死者的指纹和脚印我都已经核对过了,他应该和一个月前,在这里发生的一宗高中女生失踪案件有关……”

    法医思索一会,肯定地点点头:“应该**不离十!”

    “你说的是那宗一直没有线索的女生失踪案件?你确定?”刘警官有些激动,终于又确定了一个凶手。

    不过已经死了!

    那个变态瘸子死硬,情愿死都不开口。医院里那个脊柱断了,还在昏迷。现在多了一个死人,帮助不大。

    这个变态组织为什么要找上这些女人,基本上都是美丽的少女,应该不是纯粹的变态好色,他们图谋的是什么?

    “唉!”刘警官长长地叹了口气:“可惜人死了……”

    “你们把证物都收集好,不要漏了。”刘警官吩咐手下几个警察。

    几个密封塑胶袋里面装着手铐、匕首、绳索、口塞、胶带、还有一个不知道确切用途的密封圆筒和一个手串。

    叶晨看得清清楚楚,一下就呆住了,那个手串!

    是五帝钱!顺治、康熙、雍正、乾隆、嘉庆清代五帝钱,用一根红绳以特殊的手法穿在一起,带在身上可以化煞保平安。

    “嗖!”叶晨忽然疯了一般冲过去,一把将警察手中装着五帝钱手串的塑胶袋抢了过来。

    是小妹的手串!是心柔手上的五帝钱手串!

    绝对是,那独特的穿绳手法是自己亲自结的,还有其中那枚康熙通宝上面有一道很深的刻痕。

    一点都没错!

    难道,难道心柔已经被这些畜牲……

    都怪我!都怪我!

    我对不起妹妹!我该死!

    “你!”

    几个警察正要上去制止这个抢夺证物的狂徒,却被及时赶来的慕容倩挥手制止了。

    “嘭!”

    叶晨目眦欲裂,双目赤红,狠狠一拳将旁边的路灯杆子砸弯了。

    “心柔!”

    他狂吼一声,脚下猛烈一踏,柏油路面崩裂,整个人好像闪电一般冲入了旁边的树林中。

    “咔嚓!咔嚓!”

    刹那间,树林中好像有一头远古怪兽在横冲直撞,一株株碗口粗的大树折断,接二连三的相继倒下,激起漫天烟尘。

    “叶晨怎么了?心柔是谁?这是个女孩的名字。”洛冰月黛眉紧簇,火热的心似乎冰冷下来。

    慕容倩眉间皱成了一个川字,难道叶晨的妹妹叶心柔,已经遭遇毒手了吗?

    其他的警察和法医,不约而同的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这个冲出来的年轻人到底还是人吗?这么猛,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超人?

    幸亏慕容队长来得及时,不然有好戏看了。

    ……

    深莞市警察局,单独拘留室。

    变态瘸子躺在病床上,右手和左腿都打着石膏和绑带。上一次他绑架洛冰月被叶晨扭断了一只手,粉碎了左腿膝盖。

    “当!”

    一声爆响,瘸子吓得一哆嗦,睁开眼睛。

    只见眼前站着一道黑影,一堆东西丢在地上。

    “是谁?”瘸子半坐了起来,眯着眼睛看向来人,“是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瘸子看看完好无损的铁门,一个警察都没有,这个抓住自己的年轻人是怎么进来的?

    他想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