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章 你敢耍流氓
    第113章  你敢耍流氓

    而国术社的学生,都对金晓基这个棒子怒目以待,瞪着眼睛,隐隐都有戾气,甚至有些人双目瞪出了血丝,好像是要喷出火来。可惜的是自己实力不够,实在是以卵击石,鲁莽行事只能自取其辱!

    但是,他们并没有要放弃,而是在心中酝酿着,燃烧着怒火,耐心的等待,他们在等待着,等待着叶晨的出现,他们每一个人相信叶晨,相信他一定能战胜这个无耻的棒子。

    “你们滚出去,你们不受欢迎,滚出去,这里是华夏!”

    洛冰月万万没有想到,这个金晓基这么无耻和凶残,好些学员已经被他打倒在地,有的爬起来都很困难,显然伤势不轻。

    “你们敢无视我们华夏的法律?现在的华夏不是以前被列强欺辱的华夏,绝对不会任人宰割,你们给我滚出去!否则,我要报警了!”

    洛冰月此时此刻已经愤怒到了极点,因为太生气,俏脸上泛红,她真的还是第一次见到像金晓基这样不要脸的人!

    而那群高丽留学生根本没有把洛冰月的警告放在眼里,而是嘲笑起来:

    “哈哈哈……美女,你真是想得太天真了!我们不是华夏人,是外国人,就算因为自卫打伤几个人,难道你们这小小的医科大敢引起国际外交纠纷吗?我敢保证,绝对是你们倒霉!”

    “可笑,这些华夏人还真是傻,我们金大人打了你们又能怎么样?和你们闹着玩,谁让你们自己有问题,这么弱还开什么国术社?太弱了,我们金大人想怎么玩你们,就可以怎么玩!”

    “美女,难道你想和我切磋一下吗?不如,让我告诉你,我们高丽帝国的男人才是世界上最强的男人,才值得你追随!”

    这群棒子看到洛冰月发飙了,但是压根没有把她放在眼里,反而越发的得意。

    尤其是金晓基,嘴角一撇,阴冷的目光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不停的在洛冰月诱人无比的娇躯上扫视着,心中好像有按捺不住的**在燃烧着!

    而洛冰月现在十分冷静,她身为国术社的副社长,对现在的情况,对这些棒子随意伤害国术社的成员,无法坐视不理。

    “好,金晓基,你不要为难这些同学。我叫人陪你打!如果你输了,我要你向所有同学道歉,赔偿一切损失,然后滚出去!”

    这是洛冰月目前能够想到的唯一对策,叫自己的保镖过来打,比如白姨。

    而且皮匹侠已经打电话给叶晨了,那就只有等着他来,在此之前,尽量的拖延,不让金晓基伤害到大家。

    听到洛冰月的话,金晓基脸上阴笑着:“可惜,我现在只想和美女切磋!我要是输了,我就向你们道歉,然后自己滚出去。如果我赢了的话,美女,你可得跟着我回去,怎么样?”

    金晓基色眯眯的眼睛在洛冰月身上打转,朝着洛冰月缓缓走了过来。

    “你!你不要过来。”

    洛冰月满脸惊慌,后退了几步。

    “嘿嘿,你跑不掉的!”

    金晓基邪笑,身形疾蹿,如同跗骨之蛆一般,朝洛冰月贴了过去。

    “糟糕!”

    洛冰月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只是又下意识的退了几步,差点跌倒。

    “这还是男人吗?无耻的棒槌!”

    “曹尼玛哦,大男人居然先出手,玩偷袭!”

    所有学生都没有想到,这个金晓基身为世界冠军,竟然率先出手偷袭,简直滑天下之大稽!这种男人不要脸到了极点!

    “啧啧啧……”

    金晓基不但不理会众人鄙夷愤怒的目光,反而淫笑起来,身形一闪,仿佛跟屁虫一样,紧追着洛冰月不放!

    “小美女,让我来看看你的有多大!”金晓基开始耍流氓,脸上浮现出淫色,右掌如同鹰爪,对着洛冰月丰满的娇躯飞快的摸了过去。

    “流氓!”

    所有国术社的学员异口同声的怒吼,他们万万没有想到金晓基敢当众耍流氓,这哪里是什么切磋功夫,完全就是要调戏洛冰月。

    头可断,血可流,但是不能被辱!

    可是就算大家现在一拥而上,也太迟了,阻止不了了,眼看着洛冰月就要吃亏!

    洛冰月美眸瞪得大大的,浑身僵硬住了,似乎感觉到了那只可恶的肮脏手掌,但是她根本来不及躲开!

    完了!

    要被这个无耻的色狼占便宜了!

    怎么办?

    就在电光火石之间,洛冰月的脑海中居然浮现出来“打人先打脸”五个字,还有叶晨的身影,心里不是滋味。

    看台旁边的皮匹侠,心中就像被刀插了一下,难道这一次师娘真的要吃大亏吗?

    不容许侮辱!老大的女人不允许侮辱!拼了!

    “啊!”

    皮匹侠咆哮着,疯了一般冲上去,但是已经太迟了。

    “阿西吧!先让我摸摸,么么哒!”

    金晓基的手掌已经就要覆盖在那丰满娇躯上,想到接下来即将体验到绝世美女那无比柔软,让人舒爽的触感,他那恶心的涎水已经要滴出来了!

    “咦!怎么回事!”

    当金晓基已经微微眯起眼睛,准备狠狠抓住揉捏的时候,他的手掌好像触摸到的,是一截冰冷的钢铁,坚硬而冰冷!

    甚至有一种莫名冷入骨髓的可怕感觉。

    金晓基猛然一怔,瞪大眼睛看去,发现自己的手并不是抓在洛冰月的胸前位置,而是触摸在一个年轻人的胸口,一个清秀俊雅,气定神闲的学生!

    “哼哼……”

    叶晨嘴角一翘,笑容有几分灿烂,眼种却燃烧着熊熊怒火,怒极反笑!

    “你竟然敢当众耍流氓?你敢来我们国术社踢馆打人?你还敢说在卖弄那些过时的什么东亚病夫?你是……找……死啊!”

    叶晨的话冷酷无比,一字一句,斩钉截铁,切金裂石一般的声音,在寂静无声的场馆中回荡。

    “太好了,叶晨来了!”

    “老大,你终于来了!”

    “社长加油!加油!给他们一点厉害看看!”

    整个场馆原本是一片死寂和绝望。

    叶晨的出现太过突然,悄无声息的出现,如同无法抵挡的疾风。

    现在死寂的场馆沸腾了,活了过来。百余名学员欢呼雀跃,皮匹侠这个叶晨的死忠粉更是兴奋得鬼喊鬼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