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 应不应该掌嘴
    第155章  应不应该掌嘴

    恐怖的杀气和罡气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好像从来就不曾出现过。

    叶晨伸手一抓,把陈霆威抓在手中,就像老鹰抓小鸡,轻轻一按,把他像农村里插秧一样,直接按在自己面前跪下。

    我的个乖乖,威风凛凛的异能者陈霆威就这样直挺挺的跪在叶晨面前,连七窍之中都在不停的流出血来。

    然后,叶晨伸手对着掉在地上的铜制财神像轻轻一招,罡气席卷,将财神像抓摄到了手中。

    “砰!”

    轻轻一掰,黄铜制造的财神像裂开成了两半。

    里面居然是中空的,有着一个精巧的机关,隐藏着一些土豪金钞票和黑色的药粉。

    “哼!你们看仔细了,这就是事实的真相!陈霆威制作了这件假货,在里面装上机关,用金钱和**药,再加上他的‘控物异能’迷惑你们,骗你们的钱!真要是上古的宝物,怎么会这样?”

    叶晨嗤笑起来,冷淡的目光扫视众人,“你们现在明白了?这个陈霆威就是戏耍你们,把你们当猪宰。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尊铜制财神像,根本就不是什么宝贝,转手就卖给你们好几亿。”

    这一番话,让大厅里所有人都陷入了震惊之中。

    他们刚才看到陈霆威大发神威,控物异能恐怖无比,操控着数十件花盆和瓷器要把叶晨砸死。

    本来以为这个叶晨惨了,结果让大家大跌眼镜!

    叶晨轻描淡写,一下就把陈霆威按在了地上,直挺挺的跪着。大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那数十个花盆和瓷器就碎了满地,陈霆威也跪得老老实实了!

    还有那尊据说是上古宝贝的财神像,已经被叶晨掰开,像丢垃圾一样丢在地上,就像大家的心,破碎了一地。

    甚至还有几个不死心的傻帽,非要跑过去仔细的检查了一番,肯定确实只是普通的一尊铜制财神像,里面有机关,还储存着几张土豪金的百元大钞。

    骗子!原来是个骗子!

    这个陈霆威就是个大骗子,大家的怒火一下就冒上来了,这个异能者已经被叶晨弄得跪下了,狼狈不堪,显然是自身难保。

    这些上层名流人士也把什么异能者联盟丢到一边去了,纷纷围着陈霆威,怒目而视,要痛打落水狗。

    “陈霆威,这是怎么回事?你敢公然行骗?就算你是异能者,也要接受法律的制裁!”

    “姓陈的,今天你要是不给出个交代来,我们不会饶了你,要联名上告。国家有专门对付你们这种异能者的高手!”

    而陈霆威的那个徒弟牛三毛,本来主持拍卖,那是春风得意,以为师父出马,肯定能捏死叶晨,大仇得报。

    结果,眼看着大好形势,被叶晨一巴掌就逆转了局势,现在连师父都跪下了。

    糟糕!

    这次完蛋了!

    牛三毛看到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陈霆威身上,就往人群中退走,想趁机溜了,不然肯定凶多吉少。

    姚兴虎早就盯上了这个陈霆威的徒弟牛三毛,看到他想要不声不响的逃之夭夭,怎么会让他得逞。

    “想跑?”姚兴虎疾步上前,一把捏住他的脖子,拖到叶晨面前,往地上狠狠一甩,喝斥道:“跪下!”

    “我错了!饶命!所有事情,都是陈霆威逼我干的。是他逼我去定制了一尊财神工艺品,准备了有**作用的药粉,说要骗个几亿花花。还有,要独霸医药市场收保护费的也是他指使我的。”

    牛三毛已经慌了,知道在劫难逃,连忙竹筒倒豆子,把陈霆威的一切阴谋和盘托出。

    他实在是不敢面对叶晨,上一次在医药市场,被弄得一脸狗粑粑,到现在都能感觉到那股恶心的味道。

    “牛三毛,你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你气死我了!叶晨,你敢坏我们异能者联盟的好事,不会饶过你的,你就等死吧!”

    陈霆威跪在地上拼命挣扎,咆哮着,却摆脱不了叶晨的罡气压制。

    此时此刻的陈霆威,哪里还有开始的潇洒和气度,整个人头发散乱,身上的西装已经变得皱巴巴,鞋子掉了一只,活脱脱就像一个要饭的疯乞丐。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能克制我的异能,难道你是高级别的异能者?”

    陈霆威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整个人瞬间傻掉了,眼睛瞪得溜圆,喃喃自语着:“难道真的高级别的异能者,那我就惨了,异能者联盟只会想办法吸纳他入会,不会管自己的死活!”

    “饶命!叶老大饶命,是我不知好歹,冒犯了您,还望恕罪饶命啊!”

    这下陈霆威想通了,已经吓破了胆,再也不顾忌自己形象,朝叶晨不断的磕头求饶。

    叶晨摇了摇头,这些人真是没有风骨,和垃圾差不多了。

    “叶晨!”

    旁边人群中的雷昊天一双虎目瞪着叶晨,他知道,今天又没有机会了。想到刚才叶晨的出手,他心中就是冰冷,叶晨又变强了!

    “咯吱!咯吱!”

    雷昊天牙齿咬得咯嘣想,脸色铁青一片。

    此时,在一众名流权贵惊骇的目光中,叶晨负手而立,俯视着陈霆威。

    “你手段下作,装腔作势,骗取钱财,应不应该掌嘴?”

    “该,该打!是我猪油蒙了心,该打!”

    感受到叶晨若隐若无的杀气袭来,陈霆威猛地哆嗦了一下,为了活命,不敢怠慢,跪着反手啪啪啪,重重的扇了自己好几个耳光。

    用的力气够大,脸上立刻肿了起来,红肿的手指印清晰可见。

    “你狂妄自大,对我出言不逊,该不该打?”

    “是,是该打!我有眼无珠冲撞了叶老大,该打,该打!”陈霆威磕头如捣蒜,跪着不敢起来,又是啪啪啪,自己赏了自己几个大耳光子,脸上已经肿得像八戒,嘴角溢出血来,嘴里还含着几颗断齿。

    “你服不服?”叶晨一声喝斥。

    “服,我服了!”陈霆威哭叫道。

    “好,你罪不至死,既然心服口服,我就饶你一命。今后如果我在深莞市再见到你,我打断你的腿,滚吧!”

    叶晨眼神冷厉,犹如洪荒巨兽俯瞰着一只微不足道的蝼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