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章 异能惩罚者
    第178章  异能惩罚者

    原本海碗粗的大树硬生生被叶晨隔空一拳轰爆,这一拳的威力确实有点大!

    叶晨现在的战力,依靠霸天诀和天人合一的境界,已经远远超越了寻常的先天大圆满高手,绝对比拟一般武道大宗师的实力。

    如此,叶晨对付黑龙神社和异能者联盟的信心更加足了几分,离报仇雪恨又近了几分。

    “呲啦!”

    “轰隆隆!”

    不知道什么时候,窗外的明月已经被翻涌的乌云笼罩,起风了。

    天空中一道耀眼的闪电划破天际,紧跟着又是轰隆隆的几道炸雷,声势十分骇人。

    转瞬间,豆粒大的雨点倾盆而下。

    突然,叶晨的耳朵微微一动,发现了某些异常。

    实力又有突破,只要他想,数里之内的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的感知。

    已经是凌晨三点了,除了“嘀嗒嘀嗒”密密麻麻的雨点声音,楼下的院子中却多了一个人的脚步声音。

    叶晨眼睛一眯,身形一纵,从窗口穿梭到了院子中央。

    此刻,他面前站着一个黑衣中年男人,身材魁梧高大,脸上密布着纵横交错的恐怖刀疤,肌肉扭曲着,仿佛就像一条条大蜈蚣在他的脸上爬行,让人触目惊心。

    是什么人?

    这个人有一种特殊的气息,似乎和陈霆威有点相似,难道也是异能者?

    “小子,你就是叶晨?我是异能者联盟的‘惩罚者’,陈霆威已经在联盟控告你公然侮辱异能者,乖乖的跟我去联盟走一趟,千万不要我动手,否则没你的好果子吃。”

    “就算你再能打也没有用,曾经的我,可是一招杀死数十人,你不要挑战我的耐心和权威!”

    黑衣疤脸男人见到叶晨后,冷冷的开口,杀气腾腾,完全把叶晨当成了掌中的菜鸡。

    “你是异能者联盟的惩罚者?陈霆威控告我?可笑!”

    叶晨冷淡凌厉的目光扫视,上下打量着这疤脸男子:“一句话就想要跟你走?我看你不想变成尸体的话,还是早点滚开比较好!”

    “好嚣张的小屁孩!”

    疤脸男子眉头一挑,身子一颤,双手微微抖动起来,全身皮肤居然开始变成赤红色,一股股滚烫的炙热炎流喷勃出来:“小子,你不去也没关系,等我把你的腿打断,将你拖过去就好了!”

    “轰!”

    话音一落,疤脸男子右手紧紧握拳,拳上居然一下冒起来一大团炙热的火焰。

    破空声起,一拳朝叶晨猛轰而出,宛如一道火焰流星般砸向叶晨的脑袋,好像不止是要打断他的腿,而是要把他轰成碎片。

    这一拳有点眼熟,很像是拳皇里面,草薙京的招牌动作。

    “哼!虽然比陈霆威厉害一点,但是对于我来说,不过也是一只比较强壮一点的蝼蚁罢了。蝼蚁就要有蝼蚁的觉悟,可惜愚蠢的你,却偏偏没有。”

    叶晨冷眼看着发疯一样冲过来的那一大团火焰,手一挥,一道淡淡白色的罡气迸射出来,狠狠碰撞在一起。

    “轰隆!”

    刹那间,疤脸男子拳头上迸射的炙热火焰好像撞到了十二级龙卷风暴,完全倒卷而回。

    他只感觉到一股让人绝望的高温方向笼罩过来,甚至还没有来得及用火焰异能保护自己。

    眨眼之间,黑衣疤脸男子整个人已经化成了一支人形火炬!

    “啊!啊!”

    这个异能者联盟的所谓“惩罚者”惨叫着,哀嚎着,在地上翻滚挣扎着,就算是密密麻麻的雨点也熄灭不了他身上的异能火焰,还没有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化作了一滩灰烬。

    几个眨眼的功夫,雨水好像小溪一般,将地上那一片黑灰冲刷走,转眼就不见了踪迹。

    陈霆威在异能者联盟大告黑状,所以异能者联盟派出一名“惩罚者”对付叶晨,就这么简简单单在世界上消失了,只有地上多了一滩焚烧过的黑色印迹。

    “陈霆威?异能者联盟?呵呵,迟早你们会知道我的厉害。”叶晨眼瞳中杀气腾腾,语气冷酷无比。

    叶晨可不喜欢被人惦记,等待陈霆威的,只有死亡!

    ……

    第二天上午,叶晨还在公司,就意外的接到了王氏集团董事长王鲲鹏,这个深莞市地下圈子第一人的电话。

    王鲲鹏在电话中先是恭维了一番,然后说中午在湖景大酒店摆了一桌,想和他商量点事情。

    叶晨想了想,就点头同意了。毕竟王鲲鹏这个人人品还不错,当时在慕容山庄的拍卖会上也非常挺自己的。

    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他遇到了难事,那自己顺手帮一帮也是应该的。

    中午,叶晨到了酒店之后,进入王鲲鹏预定的包间之后,就赫然发现王鲲鹏竟然一只手打着石膏绷带,看来是手断了。

    “手怎么回事?”

    叶晨指指王鲲鹏的手,好奇的问道。王鲲鹏可是深莞市地下圈子第一人,势力强悍,谁敢找他的麻烦?但是现在怎么手断了呢?

    “唉!叶神医,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我也不和兄弟你绕弯子了。”

    王鲲鹏也不因为自己的手断了而感觉到尴尬,爽朗的笑起来:“我就装个大,叫你一声叶兄弟。兄弟,你也知道老哥我素来不求人。但是,这一次确实遇到点小麻烦,如果兄弟不出手的话,我估计这一关难过!”

    “哦?有这么严重,有事就直说吧,我们不玩那些虚的。”叶晨笑着微微额首。

    王鲲鹏看了看周围,一旁伺候的丧彪,连忙用眼神示意,挥挥手人能够其他不相干的人都下去。

    等其他人都走了,就只剩下王鲲鹏、叶晨、丧彪三个人之后,王鲲鹏才苦着脸笑道:

    “叶兄弟救过我儿子和我,是我们一家的大恩人,本来这件事情,不应该来麻烦你。但是,除了兄弟你以外,我确实想不到还能找谁,只要兄弟你不嫌弃,我也就不隐瞒你了。”

    “十多年前,当时我还没有坐上今天这个位置,有一个极其厉害的对头被我击败,跑到海外去了,这么多年杳无音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