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 英雄难过美人关
    第181章  英雄难过美人关

    “哈哈哈!这次有宋兄帮忙,我看这个武田信义插翅难飞!”王鲲鹏大笑起来。

    “还是小心为上!有句话说得好,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宋凌威昂着头,好像脸色平静,但是脸上的些微得意之色无法掩饰的暴露出来。

    他在南方几省闯下的名头是靠真材实料打出来的,早就养成了无敌自信。他又怎么会畏惧那个武田信义呢!

    王鲲鹏和武田信义约战的地点定在湖心岛的精舍,是岛上最奢华的场所之一。

    早已经被王鲲鹏全部包了下来,百余个黑衣汉子,个个神情彪悍,将精舍周围数百米范围围了个水泄不通,不允许人随意进出。

    他王鲲鹏做事,从来都是有备无患。

    虽然对宋凌威和叶晨有信心,但是他也做了万全之策,准备了一队人马隐藏起来,都是大威力的冲锋枪。

    到时候,只要有意料之外的情况发生,就把那个武田信义打成马蜂窝。就算他再厉害,应该也挡不住几十把冲锋枪扫射。

    进入精舍之后,王鲲鹏坐在主位,宋凌威大马金刀的坐在左侧,叶晨坐在右边。

    立刻就有姿色上等的女服务员,给几人泡茶,送各种精致的点心。现在正是晚上的黄金时间,湖心岛的其他位置的场所里面都是人声鼎沸,热火朝天。但是,往日里最热闹的精舍却鸦雀无声,甚至还有几分压抑。

    叶晨也不说话,乐得悠闲,坐在那里品茶,或者起身到窗边观赏着外满美丽的夜景。

    这座精舍是仿古精致,古色古香,修建得很有特色,装修也是中式古典,就连照明的灯都是宫灯的样式。

    意境不错,很舒适,很怡人,叶晨很满意。

    晚上就在精舍吃完饭,吃过之后,叶晨玩了会王者农药。等到了将近凌晨的时候,连王鲲鹏都瞪得很不耐烦了,认为这个武田信义是不是不会来了的时候。

    “来了!小心!”宋凌威突然腾地站起来省,低喝一声。

    “啊!”

    精舍外忽然传来此起彼伏的惊呼声,然后是混乱打斗的声音,甚至是刀锋入体,鲜血四溅的声音。

    很快,也就是几个眨眼的功夫,这些声音都消失得无影无踪。王鲲鹏和宋凌威忍不住脸色一变,看向精舍门口。

    “哒!哒!哒!”

    沉稳而且轻微的脚步声,极其从容的过来了。声音虽然小,就好像一柄柄大锤砸在王鲲鹏的心上。

    此时的王鲲鹏,甚至微微颤抖着,嘴唇有点干裂,精舍外面可是有他的一百多号兄弟,都是大风大浪里过来的,现在却没有了任何的声响,难道这么快就都被干掉了吗?

    那也太恐怖了!

    现在,王鲲鹏忽然发现自己太天真了,绝对低估了武田信义的真实实力,这下惨了!

    众人思索间,缓缓的脚步已经停在了精舍门口。

    叶晨抬眼看去,就见一个五十来岁的男子,神情冷漠,好像面瘫一样没有任何的表情,身上穿着黑色的日本武服,腰中插着一长一短两柄武士太刀,脚上踩着一双木屐。

    武田信义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中间主位的王鲲鹏,眼中狰狞的神色一闪即逝。

    “怎么?王兄弟,我们都是老朋友了,怎么见个面,吃个饭,你还弄这么大的阵仗,这让我多不好意思!”

    那武田信义缓缓走了过来,看都不看宋凌威和叶晨一眼,自顾自的坐到王鲲鹏对面的位置上,神情似笑非笑,好像是一头猛虎准备玩弄自己爪下的猎物。

    王鲲鹏也是江湖中大风大浪过来,虽然心中震惊,脸上却不变色,强压按捺着愤怒道:“武田信义,我还真是没想到你还敢回深莞市,就不怕我把你剁了喂狗吗?”

    “王鲲鹏,当年你所赐,我这辈子都不敢忘记。我身上的伤疤还在,我心里的痛还在!”

    武田信义脸上忽然抽搐起来,神情狰狞凶厉无比:“当时,蓉儿就是死在我的怀里……她死在我的怀里……我怎么能忘记?我时时刻刻都在不敢忘记啊!呵呵呵……”

    笑声越发的瘆人,武田信义死死的盯着王鲲鹏:“这么年来,我跑到东瀛岛国,卑躬屈膝,不耻下做,没日没夜的练拳,为的是什么?我为的就是今天!”

    “蓉儿……”

    听到这个名字,王鲲鹏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一片,他咬着牙关,缓缓说:“武安骏,当年,你我二人情同手足,却因为蓉儿反目成仇。虽然蓉儿选择了你,但是我怎么可能会杀她呢?那是一个误会,误会!”

    叶晨怪异的看了看王鲲鹏和武安信义,原来这两人以前还是铁哥们,因为一个女人成了仇家。

    唉……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自古一个“情”字又有几人能够看透。一时间,叶晨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洛冰月,也是痴了。

    “武安骏,今天我们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吗?世事沧桑,都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兄弟还有什么仇恨是消弭不了的?”王鲲鹏还在做着最后的努力,希望能够和平解决问题。

    “好啊!如果你能让蓉儿活过来,我还是叫你大哥,同你一起风里来雨里去。怎么样?如果你做不到,那就让我砍你一刀再说别的。”武田信义冷笑着。

    “当年,我们都把蓉儿当成自己的命,那是一个意外,一个误会!你这么说的话,是和我这个大哥没得谈了?”

    王鲲鹏脸上神色越来越难看,声音也低沉下来:“我不知道你在东瀛经历了什么,但是我知道绝对不轻松,那些东瀛鬼子有什么好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你要回头是岸啊!”

    “哼!你也知道我过得不轻松?对,你说得一点没错。那些东瀛岛国的人,大多数都是畜牲不如。不过,有什么关系,只要我能为蓉儿报仇就行,我认贼作父又怎么样!”

    武田信义瞪了王鲲鹏一眼,哼道:“不要再废话了!看在当年的兄弟情分上,你把王氏集团无条件转让给黑龙神社,我会给你个痛快。在我面前,你这区区几个人,简直就是土鸡瓦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