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老中医韩德庆
    第185章  老中医韩德庆

    可惜,现在地球的自然环境太糟糕,得千万元容易,要得一株灵药,太难!

    ……

    虽然有慕容家,有姚家帮忙,要搜集到有用的灵药真是很困难的一件事情。

    好久没有去医药市场的济仁堂看看了,不知道阮灵玉这个美少妇现在怎么样了。

    正好趁着是周末休息,叶晨今天坐车来到医药市场的济仁堂。

    他一到门口,愣住了,没想到这么热闹。济仁堂里面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样子,比菜市场还要热闹。外面挂着一面红色的大牌子,上面写着“本店名老中医免费坐诊”。

    原来阮灵玉现在不仅批发药材,还请了个有名的老中医在这里免费坐堂,看病不要钱,拿药要钱。

    “呵呵……”叶晨一笑,没想到这个美少妇还挺有生意经的,这样肯定创收不少。

    因为叶晨很少来,所以有导购小姐脸上挂着职业化的微笑,迎上来询问:“先生,请问你需要什么服务吗?”

    需要什么服务?

    我怎么感觉这句话欠妥当啊?

    叶晨看看这个略显逗逼的服务员,笑着说:“不急,不急,不用管我,我现在不要服务,我就看看,就看看,你忙你的。”

    “就看看?”

    导购小姐翻了翻白眼,这里又不是商场超市,你丫的还逛街逛到卖药的地方来了。

    她塞了一张宣传单给叶晨:“先生,那你拿着这个看看吧,这是现在的促销活动,买药送鸡蛋。还有免费的义诊,是有名的老专家韩医生坐诊。”

    叶晨连连点头:“好好,谢谢你,我自己看看。”

    他走到济仁堂里面,好几十个病人都在排队等着老专家韩医生看病。这个韩医生看起来还是那么回事,六十来岁的年纪,穿着白大褂,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戴着一副老花镜,看起来儒雅又有学识,正在为一个病人把脉。

    叶晨情不自禁的轻轻走了过去,想听听看这位老专家韩医生,会和病人说些什么,医术是不是靠谱。

    “小伙子,你看病吗?”

    韩德庆抬头看着叶晨,他慈眉善目,神采奕奕,说话慢条斯理又极为清楚,给人一种慈祥的感觉:“这位先生,麻烦你先稍等一下,你前面还有好些病人,耐心的等一下,请不要着急!”

    叶晨笑笑说:“没事,没事!我不看病,我就随便转转,看看。”

    说完,他剑眉一挑,感觉到身后有一股风袭来,明显是一个人冲撞了过来。

    “哎哟!”

    那人一头狠狠撞到叶晨背后,叶晨纹丝不动,他倒是连退几大步,差一点直接栽倒在地上。

    “喂,以后走路看着点!”叶晨冷淡的看了他一眼。

    撞到地上去了的是个男子,四十岁左右,胡子拉渣不修边幅,脸上布满了焦急的神情。

    他也不想和叶晨争执什么,只是狠狠瞪了一眼,迅速爬起来,一个箭步冲到韩医生的面前,高声叫嚷起来:“韩德庆,韩德庆,你干的好事!”

    怎么回事?

    叶晨心中一动,看这个人凶神恶煞的样子,又很焦急,难道是这个韩医生诊治病人出了什么纰漏,病人家属来找麻烦来了?

    韩德庆连忙站了起来,扶了扶老花眼镜,看着这个中年男子,小心翼翼的问:“不知道这位先生找我有什么事情?”

    “有什么事情?你还敢说有什么事情!”

    中年男子怒目圆瞪,脾气非常暴躁,他一把就将韩德庆诊病桌子上的东西全部扫到地上,摔得稀巴烂。

    他神情狰狞,咆哮起来,“韩德庆,我带着老婆来安胎,回去之后,结果吃了你的药,我老婆立马就流产了!你这个庸医,你这个王八蛋,我要打死你!”

    说完高高的扬起拳头,就要冲上去,结果被周围的人挡住了。

    吃安胎药流产了?不可能吧!

    韩德庆愣住了,不可能,凭我的医术,只是安胎这种小毛病,怎么会误诊呢?

    而且,安胎药,都是些固本培元,养气安神的药物,就算药不对症,吃了没有什么效果,也不可能会导致流产啊!

    奇怪!但是看这个中年人焦急的样子,又不像是假话,韩德庆有点百思不得其解。

    “韩德庆,我要你偿命!杀人偿命!老子花了那么多钱,买了你开的安胎药,结果我的孩子没了!我媳妇好不容易怀上的,就这么没了,我要你偿命!偿命!”

    中年人神情越来越狰狞,张牙舞爪的样子十分骇人。

    韩德庆真是百口莫辩,哭丧着脸,完全说不出话来,更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眼看着对方凶神恶煞,好像要吃人的模样。韩德庆这个老好人,确实有点害怕,吓得不知所措,他这辈子与人为善,几十年都没有和人发生过口角。

    “我要你偿命!”

    中年男子猛地向前一冲,突破了好几个人的阻拦,狠狠一拳砸到韩德庆的脸上。

    “啊!”

    韩德庆惨叫一声,倒下去了。

    结果那中年男人还不解气,自己老婆好不容易怀上了,还是高龄产妇,这一下就把孩子整流产了,搞不好要绝后了。

    他立刻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一下子骑到韩德庆的身上,一拳接着一拳,就像武松打老虎一样,毫不留情的打下去,打得韩德庆惨叫连连。

    “救命啊!杀人了……哎呦……啊……救命……”韩德庆的叫声有几分凄惨,不时夹杂着惨呼。

    旁边那些看病的病人,济仁堂的员工,先是愣住了,等中年男人豁开了使劲开始揍韩德庆。

    大家又都乱成了一团,看着这五大三粗的男人发疯了,当时没有一个人敢上去拉架,还纷纷往后腿,生怕一个不好,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这个中年男子已经完全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拳头又是高高扬起,却再也挥不下去了,因为一只白净如玉的手,已经轻轻松松的抓住了他的拳头。

    “住手!再这样打下去,你就不只是孩子流产,你自己也要去坐牢了,何苦来哉?”

    叶晨不容他拒绝,一把将这中年男人拉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