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9章 没有控制住
    第189章  没有控制住

    而是因为她的身体,除去直系亲属以外,天生就非常抵触和其他的异性有接触,哪怕只是牵牵手,她都会非常恐惧和紧张,觉得头晕恶心,想呕吐,更不用说和对方拥抱亲吻,或者其他的了。

    小的时候,独孤冰馨并不在意,长大之后,也一直没有遇到自己的真命天子,也还是不在意。

    后来,和男朋友相处了,她也以为随着时间,肯定慢慢的就会变得不抵触,能够水到渠成。

    结果事与愿违,她的这种毛病不仅没有丝毫的改变或者减轻,甚至变得越来越严重了。

    以前,自己的男朋友还能牵牵手,现在完全碰都不能碰了。两人相处的时间已经不短了,有两年了,要是换成其他的情侣,也许早就把该办的事情都办了吧。

    最近,男朋友好像很不愉快了,两人吵架了,而且吵架的频率越来越频繁。

    独孤冰馨也顶不住压力了,她也只能开始尽量寻求解决的办法。

    可是深莞市的大医院都跑遍了,专家名医不知道看了多少,包括国际著名的心理医生,各种偏方试了不少,药吃了一大堆,却一点效果都没有,甚至变得越来越严重了。

    所以,独孤冰馨认为现在的所谓名医也就那么回事,再看病,也懒得和医生说自己的毛病。如果医生连自己有什么毛病都看不出来,那还怎么治疗呢?不是天方夜谭吗?

    可惜,大半年的时间过去了,也就只有面前这位年轻的叶医生准确的说出了自己的毛病。

    独孤冰馨开始正视叶晨,虽然看起来年轻了点,但是不好色,为人看起来很正直,医术也非常不错,立刻郑重的道歉:“叶医生,刚才真是对不起,说了很多无礼的话,实在是很抱歉,我诚恳的向你道歉。我的病,还有救吗?”

    “你这个叫‘恐异症’比花痴病难治。”叶晨自顾自的笑起来,话一说出口,却发现独孤冰馨的脸色难看,情绪极其低落,又补了一句:“不过,还是有办法的。”

    “叶医生,真的有办法治疗吗?那我以后就不会再抵触我的男朋友,可以和他在一起了?”独孤冰馨欣喜不已,看来她对自己的男朋友相当真心,相当爱他。

    独孤冰馨现在的心情十分激动,她不是心理变态,是个正常的成熟女人,何尝没有幻想过和自己的爱人一起卿卿我我,何尝不曾想象有一天和爱人水到渠成,瓜熟蒂落。

    可是一切都毁在自己的毛病上面,这不知道迷死多少男人,让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娇躯,却被男人触碰一下都会头晕恶心,更别提其他那种羞人的事情,完全是不可能的。

    现在,叶晨想想他男朋友,只剩下无比的同情了,守着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火辣性感,妩媚到极点的绝色美女,却只能看,不能碰,都两年了,当了两年的和尚,真是可怜,可怜!

    “那你能说说看,你和你男朋友已经进展到哪一步了吗?”叶晨脸色有点尴尬,小声问道:“拥抱?接吻?”

    “没,没有的事情。”

    独孤冰馨脸上绯红,犹豫了一会,吞吞吐吐的说:“他是想吻我,我心里也愿意,但是……就是做不到……有一次,他想用强摸我,结果被我打了一个耳光,然后,我自己也晕倒了,差点休克。他就被我家里人很批了一顿……后来,就在没有后来了……”

    “咳咳……”

    叶晨捂脸,这男人真是倒霉啊!

    当太监当了两年了,守着自己的绝色美女当单身狗,估计手速已经练得超级快了,同情,真是同情!

    这哪里是交女朋友啊,简直就是找了一尊大神供着,绝对不能亵渎,更不能甩了,否则倒霉的是自己。

    除了莎士比亚的四大悲剧以外,世界上如果有第五大悲剧人物的话,可能就是这女人的男朋友了。

    独孤冰馨期盼的问道:“叶医生,你说我这真的可以治吗?”

    叶晨道:“我觉得可以治。”

    “真的吗?叶医生,你不要安慰我!”

    “很简单,你看。”叶晨忽然又伸出手来,轻轻握住了独孤冰馨的纤纤玉手,“你现在觉得恶心吗?有没有觉得不舒服?你看,我可是货真价实的男人,我现在不就是握住你的手了吗?你现在不就一点不好的反应都没有吗?”

    “这……”

    独孤冰馨看着叶晨握住自己的手,完全傻眼了。

    对啊!怎么回事?自己的手现在一直在这个叶医生手里握着呢。

    居然没有一点抵触的感觉,更没有那种极度恶心的感觉。

    叶医生的手掌宽大有力,十分温暖,那种柔和的触感,让独孤冰馨俏脸一红,心中莫名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她一咬牙,也不要什么千金大小姐的面子了,矜持丢到一边,忽然拉着叶晨的手,按到了自己的脸上,脖子上,甚至是耳朵根,身上……

    呃!叶晨直接就懵逼了,这非我所愿啊。

    那位素未谋面的男同胞,哥可不是故意的,哥对不起你了,不过哥绝对不是故意的,你可千万别怪我啊。

    说实话,这女人真是个尤物,肌肤真是细腻光滑,吹弹可破,连叶晨的心里都忍不住荡漾起来。

    “我怎么感觉不到恶心?怎么一点都没有头晕!怎么回事……怎么回事……真的可以治好?我独孤冰馨的病还可以治好?”

    独孤冰馨好像疯了一样,抓着叶晨的手往自己身上按,好像不到黄河心不死,非要按出个恶心呕吐,甚至休克出来,她就满意了。

    不管是让叶晨的手紧贴住哪里,居然以往那种碰到男人恶心的感觉都没有。

    过了大半天,独孤冰馨终于傻傻的松开了叶晨的手,满脸通红,好像已经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举动有多么的出格,居然抓着一个刚见面男人的手在身上按了一遍,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叶……叶医生,对……对不起,刚才真是对不起,我刚才太激动了,没有控制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