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3章 韩家老宅院
    第193章  韩家老宅院

    “大小姐,大小姐,叶晨现在已经离开了济仁堂,和一个老头坐上出租车了,我们的人在继续跟踪。”

    洛冰月的耳机中响起来下面人汇报的声音。

    “好!你们继续跟着,我就来,去找他,当面问个清楚!”洛冰月已经拿定了主意,起身就走。

    因为想叶晨想得入神,一时心情激动,居然忘记关电脑了。

    下楼,洛冰月上了一辆奔驰车,前面有另外的车引路,往叶晨所在的方向赶过去。

    她一分钟都不愿意等了,一定要找到他,当面问个清楚。

    ……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之后,电脑突然锁屏了。锁屏的同时,正在出租车上叶晨的手机振动起来,还发出“嘀嘀嘀”的警报声音。

    “不好意思。”叶晨对韩德庆打了个招呼,连忙掏出手机。

    打开远程遥控软件,这时的软件上也多了一段视频,上面拍摄的真是洛冰月打开他电脑的情景,包括看了电脑中的那些内容,完全一览无余。

    “我晕!”

    叶晨无语了,幸亏自己在家里的电脑上安了一个自己研发的远程个遥控和报警软件。软件会自动打开摄像头录制使用电脑的人,包括监控她的行踪,然后传输到叶晨的手机。

    “洛冰月啊,洛冰月!看来我是小看你了。”叶晨哭笑不得,不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冰月小妹妹,你这样做是没有用的。

    他笑笑,远程控制把整个日记打包,传输到了一个特定的上,发布出去,而且发布日期被改成了两个星期前。

    不过,叶晨还不知道,洛冰月已经飞车追过来了。

    原来,叶晨和韩德庆从济仁堂一起出来之后,韩德庆非要请叶晨回去吃饭。实在是太热情,正好又是到了饭点,没办法,叶晨就打车和他一起回去。

    没多久,出租车就到了韩德庆的家。

    下车后,叶晨在旁边的超市,买了两瓶茅台,一条好烟。作为济仁堂的总经理,去韩医生家里,肯定不能空着手去,至少也要带点拿得出手的礼物才不算失礼。

    洛冰月的车队跟了叶晨一路,远远的看到他提着烟酒,和一个小老头进了一座院子。

    有外人在,洛冰月总不好冲上去就拽住叶晨,和他对质“打人先打脸”的事情,那肯定要被别人笑话。

    只能先忍住!洛冰月咬了咬贝齿,再次钻进了奔驰房车,正好休息会,等着叶晨这王八蛋出来。到时候要他好看,只要确认了他是“打人先打脸”。

    他自己说的,捆起来游街,用臭鸡蛋,烂菜叶子,狗粑粑砸,然后再用鞭子抽……

    一定要把这个坏蛋调教好,以后要他往东不敢往西,我说一他不敢说二,想到这里,洛冰月脸都红了,不知道什么地方又想歪了。

    韩德庆的家居然是一座老旧的宅子,青砖灰瓦,雕花木窗,看来是一座古迹。

    宅子三进三出,占地面积蛮大,后面还有一个极大的院子,里面有一个小小的池塘,池塘边还种了很多的中药材,绿草茵茵,花儿朵朵,清香扑鼻,好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咦!”

    叶晨看到这个院子中弥漫着淡淡的阴气,心中略微惊讶了一下,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多看了院子几眼。

    “叶总,你还买什么东西,太见外了,不就是吃个便饭嘛。”

    韩德庆连忙把叶晨引进屋子里,走进里间,大声的呼喊起来:“快,快屋里请。老伴,老伴,今天晚上有贵客,要加菜。”

    这做宅子肯定是古建筑,客厅里的家具都是古色古香,看起来沧桑古朴,扫视一圈,看向外面,倒是有一点时光倒退数百年的感觉。

    韩德庆又走了出来,搓搓手说:“叶总,你坐,我去院子里摘点新鲜的药茶,给你泡茶喝,提神醒脑得很。”

    说完,他就往院子里面走,叶晨也跟着站起来说道:“韩医生,不用客气,不过,你这院子挺不错的,我也想过去逛逛。”

    “好啊,欢迎,欢迎!”韩德庆十分高兴,他自己也很得意这个院子,里面的药材可是费了他好一番心血。

    “叶总,这座宅子是我老祖宗传下来的,已经有六百多年的历史了。前不久还被评上了优秀历史古迹呢。我家祖上也是行医的,所以这个院子里面栽种药材,也是一个坚持了几百年的传统了。”

    “可惜的是,院子里面本来有很多上百年的药材,结果遇到那场浩劫,我被打成臭老九,院子里的药材都被铲平了。唯一剩下有一株无名奇药,是我曾爷爷辈传下来的……”

    两人向院子里走去,一边走,韩德庆还一边给叶晨讲解这栋宅子的历史,和这院子里面药材的来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叶晨听到这里有一株无名奇药,而且起码有上百年的药龄了,立刻心中欢喜兴奋起来。

    哥现在不缺钱,缺的就是灵药啊!

    韩德庆的儿子早就出国留学去了,就只和老伴两个人守着这么大的宅子,平日里非常寂寞无聊。

    现在难得叶晨来做客,而且医术高明,这下志趣相投,越说越带劲。而且叶晨也不多说话,时不时的附合两句。韩德庆一下子有了这么一个忠实的听众,立刻兴致越来越高,恨不得把叶晨引为平生知己。

    已经是傍晚时分了,院子里亮着几盏小灯,橘色的灯光抛洒下来,越发显得院子中央有一株药草的不同寻常。。

    “叶总,你看,就是这一株药草,是我曾爷爷辈传下来的。当时那场浩劫发生,这株药也被人挖走了。但是当天晚上,那人就暴毙了。所以,他家人连忙把这株药埋回到原来的位置。后来也有些不信邪的,想动这株药草的心思,结果没一个有好下场的。不是夭寿就是出现破财,出现各种意外。”

    “到后来,就每人敢动这株药草了,连带着后来他们都不敢批斗我了,不然我哪里还有命在。这株药草可是我的救命恩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