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4章 无法呼吸之痛
    第234章  无法呼吸之痛

    晨曦听到这声音,心中就像被大锤狠狠的砸中,不自觉浑身一抖,一股莫名的酸楚和悲凉在心中,无可抑制的涌现出来。

    脑海之中却是一片空白!

    “你……你是谁?我……我不是什么心柔……不好意思,你认错人了!你应该是认错人了……”

    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不知道为什么,从来对人都是冷若冰霜,惜字如金的光之晨曦,莫名其妙的对一个陌生男人解释了一番。

    也许是她心中不知从何而来,莫名的伤痛,也许是他从这陌生又熟悉的年轻男子眼神之中,感受到那种超越一切的浓烈哀伤,甚至有那么一丝丝缥缈的亲切、深深依恋的感觉。

    “你……你真的不是心柔?真的不是心柔?”叶晨听到晨曦否定的话之后,整个提起来的心脏,好像瞬间坠落至深渊,失去了喷勃血液的动力,全身僵硬住。

    梦中念你千百回,如今只剩肝肠寸断!

    为什么不是心柔!

    是啊!自己应该是认错人了,虽然五官很像,还有那一点赤红的朱砂美人痣。

    心柔脸上怎么会有那么难看的斑纹?

    心柔又没有上过学,怎么会弹钢琴弹得这么好?

    心柔怎么在音乐学院上学?

    又怎么会见到最亲爱的哥哥而无动于衷呢!

    “呼……”

    叶晨星目中闪烁着些微的晶莹,或许自己这一辈子,都再也无法见到那个为自己送伞,在雨中撑伞的妹妹了!

    “妹妹……”

    微微闭上眼睛,叶晨只感觉心中就像插了一把利刃,鲜血淋漓,自责的痛楚越来越重。

    因为见到晨曦,心中本未愈合,一直在淌血的伤口再一次被撕裂,让他疼到无法呼吸!

    无法呼吸之痛!

    而此时的白雪看到叶晨呆呆傻傻的站在那里,和那个丑八怪一样,都变成了泥雕木塑的白痴,她摸摸自己青肿的脸,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你敢先打我?是你!所以,你该死!”

    白雪原本俏丽的脸上充斥着怨毒,对着周围那群男生喝骂道:“你们都是傻子吗?看着他打我,你们还愣在这里?你们不是都说爱我吗?现在,是我考验你们的时刻到了,给我狠狠的打他,使劲的打!就算打残了,我保证白家一力承但!”

    听到白雪气急败坏的喝斥,那群白雪粉男生立刻都反应了过来。听到校花女神要考验自己,立刻都热血上头,心潮澎湃,立刻就蹦出来七八个自认为魁梧能打的男生。

    “上!”

    “敢打白雪?打他!”

    一个个像恶狼一样,兴奋的嗷嗷叫着,向叶晨猛扑上去。

    看起来一个个凶神恶煞,至于能不能真的得到白雪校花的欢心,天知道。

    人多势众,轻视不屑的眼神,拳脚飞舞,对着叶晨雨点般落下!

    “砰砰砰砰!”

    一拳又一拳,狠狠砸在叶晨头上,身上,一脚又一脚,全力踢在叶晨前胸,后背,发出击打树木一般的声音。

    叶晨纹丝不动,他根本就没有躲闪,也没有还手,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微微闭着双目。

    看到晨曦,他心中久久难以平息,回忆起和妹妹心柔相依为命的一幕幕往事!

    一起笑,一起哭,一起被人欺负,一起为了一点点难得的美食而兴奋。

    有开心,有快乐,有伤心,有怜惜,有依依不舍……

    自从父母去世,叶晨便是和妹妹互相扶持,互相依靠着,从悲痛中爬了出来。

    因为一时冲动,导致妹妹心柔离家出走,从此石沉大海,音讯全无。

    叶晨永远都记得,那天早上,妹妹叠得整整齐齐的被子上放着一张纸条,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哥……我世界……拖你……不丢……”

    纸条的意思是“哥哥是我的世界,虽然我拖累了你,但请你不要丢下我。”

    泪水从叶晨眼中,夺眶而出。

    叶心柔!

    这三个字已经深深的烙印到叶晨的脑海和心脏,不找到妹妹,永远无法释怀,死不瞑目!

    无法呼吸之痛!

    “嘀嗒!”

    “嘀嗒”

    泪水一滴,一滴滚落。

    男子汉流血不流泪,但是此刻,叶晨的泪宛如坠落的珍珠!

    “心柔,你为什么这么傻……你到底去了哪里……”

    而一直坐在地上的晨曦也傻了,痴痴的看着叶晨流泪,她感觉到心痛,剧烈的痛,锥心刺骨的痛!

    “唔……心柔……我不是心柔,我是晨曦……我的头好痛……好痛……”晨曦捂着头,悲鸣。

    就在叶晨伤心沉凝,无法自拔的时候。

    这时那些男学生都已经疯狂,甚至狂吼起来。

    拳头如雨点一样打在叶晨头上,身上,一脚脚狠命的踢过去,叶晨却毫无所觉,纹丝不动。

    “好痛!怎么这人像铁一样硬。”

    “他麻的,这还是人吗?”

    周围那些男生拳头和脚,被叶晨震得直哆嗦,一阵阵剧痛,好像骨头都皲裂了!

    “曹尼玛!这家伙太嚣张了,大家抄家伙!”

    一名平头男生叫嚣起来,揉着自己青肿的拳头,狠狠的盯着叶晨,大叫大嚷起来。

    “上!上!大家抄家伙。”

    “反正有白家撑腰,别怕。”

    七八个学生打出了真火,感觉受到了极大的蔑视,丢不起这人。有的搬起舞台上的道具,有的跑下台搬了几条椅子上来,有的举起舞台上摆放的绿植花盆,对着叶晨狠狠的砸下来!

    “咔嚓!”

    “嘭!”

    道具、椅子砸在叶晨的身上,立刻碎裂!

    绿植花盆破碎!

    几个眨眼的功夫,地上多了一堆垃圾,但是叶晨依旧脸色平淡,站在那里不躲不闪,风轻云淡!

    眼前这一幕,让所有人一片哗然,他们万万想不到,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人。难道这个年轻人是功夫高手?或者是传说中的特异功能新人类?

    否则,怎么可能这么妖?

    “曹尼玛!真他么见鬼了,这小子到底是不是人,怎么这么死硬,难道他是植物人?还是失去了痛觉神经?”

    这几个围攻叶晨的男生,脸色真是黑到了极点,难看至极。今天,他们遇到这种情况,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