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 下一次我必杀之
    第240章  下一次我必杀之

    “噗!”

    那些学生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你麻老子的手脚断了,不仅不能去医院,还要被铐去局子里面,这还有天理吗?

    白雪差点发疯,处于癫狂状态!

    她是白家的金枝玉叶,从小到大没有吃过这种大亏,从来都是别人仰望她,羡慕她,只有她欺负别人,没有别人欺负她的。

    然而今天,她踢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块铁板,被打了一耳光,差点被掐死,然后受到惩罚的还是她!

    这种憋屈的感觉无法倾诉和舒缓,真是郁闷得要死!让她气得差点发狂发疯!

    当两个警察拿着手铐将白雪铐上的时候,她终于爆发了,忍不住了,满脸怨毒的盯着叶晨,恶狠狠的大叫:

    “叶晨,你不要得意!这件事情没完,我要请大律师告你,告到你坐牢!让你把牢底坐穿……”

    在众人惊讶诧异这个白雪为何如此愚蠢的时候,叶晨微微回首,缓缓走过去,一直走到白雪身前。

    “你……你想干什么!警察在这里,你还敢动我?我告诉你,这件事没完……”

    “啪!”

    回复她的是一记响亮清脆的耳光。

    叶晨眼神温和,阳光般灿烂的笑容,再次狠狠抽了她一耳光!

    不出所料,白雪再一次被叶晨抽飞!

    就像断线的风筝,划过一道漂亮的抛物线,然后狠狠的摔倒在地上。

    那张原本肿了一边的脸上,此刻另一边也肿了起来,两边脸颊上都是红肿青紫的五指印。

    哪里还有一点音乐学院校花的样子,整个脸仿若猪头,众人心中发寒,万万没有想到这么多警察在这里,叶晨还敢动手打人。

    十几个警员和协警也都一脸愕然,齐刷刷的转头看着方大正队长。

    方大正脸上的肌肉狠狠抽搐了一下,算是领教了叶晨的狠辣,只是咋舌不已,一个字都不吭,就好像没看见一样!

    “哦!”

    其他的警员和协警都领悟了,既然队长都没看见,那我们什么都没看见,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该干嘛干嘛,继续铐人往警车上拖。

    你不就是手断了嘛,腿还是能走啊!

    什么?你腿断了?腿断了不会死啊,来,我拖你,你用力爬一下。

    其他的学生和吃瓜群众今天真是开眼界了,谁要是还不知道这个叶晨来历非同凡响,就是白痴了。

    而叶晨脸上依旧挂着人畜无害的笑意,笑眯眯的对着白雪说道:“白雪同学,你一定要记住我的话,如果还有下一次,我管你是不是女人,必杀之而后快!”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冰冷刺骨的杀意,肆无忌惮的弥漫冲击!

    叶晨嘴里的“必杀之而后快”,就像是在说“我们去散散步吧”,就这么简单平静,就是这么的顺其自然!

    但是那恐怖惊人的杀气,那种刺骨冰冷的寒意,让所有人浑身汗毛孔倒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不管你是不是美女,惹到我就是要死,杀伐果决之辈!

    心狠手辣!

    “我……我……知……知道了……”处于杀气最中心的白雪,算是没有尿出来,她心里那可怜的防线,已经被叶晨一句话完全击垮。

    这一次,她真的是怕了,从小到大没有这么恐惧过。

    这一刻,她只想去警局,这一就可以离这个地狱来的恶魔远远的!

    她像受了惊吓的小孩一样牵着警察的袖子,呜咽着:“带我走……快……快带我走……”

    “带走!”

    此时此刻的方大正也感觉一股凉气从脚板底直冲起来,弥漫全身,僵硬发麻,他深深知道,像叶晨这种大人物,不容许挑衅,绝对说到做到!

    他和白家也是世交,也是看着白雪长大的,他也不愿意看着白家就这么毁了。

    所以,只能把白雪带走,让失态平息,否则叶晨一怒,白家哪里还能在深莞市待的下去。

    相信白家有懂事的人,肯定会感激自己,不会和白雪一起胡闹。不过,从此以后也要和白家划清界限了,万一他们再惹上叶晨,那后果不堪设想,说不定还会连累到自己。

    想到这里,方大正心中已经决定,不管怎么样,以后都要和白家划清界限。这一次,算是救了白家一次,也算对得起他们了!

    露天音乐会上,深莞音乐学院的校花,白家的钢琴女神白雪,指使他人行凶,被连同十几个凶犯一起被警察带走。

    这件事情是个大新闻,瞬间引爆了深莞市整个舆论!至于白雪指使对谁行凶,警方讳莫如深,不提一个字,让这件事情更加神秘了!

    各种谣言传言得神乎其神,什么据说白雪被甩了,所以向天之骄子寻仇,结果被打脸,如此种种八卦。

    ……

    白雪和那十几个动手的学生,都被警察带走了。叶晨则带着晨曦,静静的离开了广场,到了一间小小的咖啡馆中。

    说起来是咖啡馆,其实就是一个小店,店里只有他们两个客人,十分静谧,只有好听的爵士乡村音乐在轻声回荡,混合着淡淡的咖啡香味,让人心旷神怡。

    晨曦一点都不紧张,更不觉得拘束。原本最讨厌陌生人的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甚至从内心深处,对面前这个应该是第一次见面的叶晨,感受到了深深的亲切和安心。

    第一次,有那么一个人,而且是异性,让晨曦觉得安心而温暖,就像冬日,你手边的暖手炉,只要你需要,他随时都在,随时都散发着贴心的温暖,让人舒适而回味。

    “我叫叶晨,你可以叫我叶哥或者晨哥,都可以!”叶晨微微一笑,他的自我介绍将发呆中的晨曦一下惊醒。

    他对这个五官长得极其神似心柔的少女,极其有好感,直接忽视了她脸上密布的难看斑纹。

    晨曦微微的颤抖了一下身体,低下头来,她似乎不想让叶晨看到自己现在那张丑陋的脸:

    “叶……叶晨,不,晨哥,今天真是谢谢你了!”说完,晨曦不好意思的看看叶晨,吞吞吐吐的问道:“晨哥,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当然你可以不回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