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3章 这幅画不简单
    第253章  这幅画不简单

    “好,好!我们一起干出一番大事业。”叶晨拍着他的肩膀,真是无语了,有这样的小弟,还谈什么?何愁大事不成?

    杨国涛一下激动起来,跪倒在地,大表忠心:“是!叶哥,我愿意为老大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

    一个小时后,叶晨满意地出了万宝轩,一下子得到价值三十多亿的收藏品,比整个姚家的资产加来都多,这可都是建立扩展自己势力的资本。

    他立刻觉得脚步都变得轻快起来:“价值三十多亿的古董文物,还有现金上亿。真是没想到杨国涛这个华夏文物界的大腕,还真是个大财主!”

    杨国涛说,他一大半的财富都在出名之前捡漏来的,后来出名了,再也捡不到漏了。

    因为只要他多看几眼的东西,别人都不卖给他,或者立马天价!就算他不买,那捡东西也是传得神乎其神,价格飙升。

    不过,我有“霸天诀”,能够感受到那些珍贵文物中的元气充沛程度,就算在纯粹的鉴赏上面比不上杨国涛,但是却可以找到拥有充沛元气,对自己的修行能够提供极大帮助的文物古董。

    既然今天休息,不如就在这偌大的琉璃园撞撞运气,捡捡漏!

    叶晨左右无事,打定主意之后,便在这里琉璃园里面晃悠起来。

    现在正是大早上,琉璃园还不是特别热闹,街道两侧清一色的文物古玩店很多大门紧闭,还没有开门,来摆地摊的也只是稀稀拉拉几个。

    “咦!”叶晨忽然感应到一股极其微弱的元气。

    抬眼一看,前面有一位农民工打扮的中年男子,带着一顶旧帽子,肩膀上还背着大大工具包。

    他神色有些匆忙,看着寥寥几家已经开门的店铺,犹豫了一会,选择了一家店进入其中。

    “吉野家?这是什么名字?难道这家店是东瀛人开的?”

    叶晨看看那别具特色的店铺招牌,心里一动,也跟了进去。

    果然,只见店铺中的装修都是东瀛风格,榻榻米,纸拉门,墙上挂着扇子,还立着几套东瀛古代人用的所谓盔甲。

    古代的东瀛岛国武器装备极其不发达,一般的士兵都是光着身子,能穿上麻衣就不错了。

    至于将军的盔甲就是几块木板切割好,刷上油漆,串在一起。必须是大将军或者元帅,才能有正规的铁甲,那就算神器了!

    店里面播放着东瀛的靡靡之音,软不拉几的,加上四面墙上画着的艺伎图,个个都像白面厉鬼一样。

    一大早的,到这种环境,听这种“哀乐”,还真是让叶晨够头疼的!

    “请问老板,这里收文物吗?”

    穿着有些落魄的中年男子,从衣服内小心翼翼的取出来一卷发黄的古画来。

    吉野家的老板是典型的东瀛人,个子矮小,生得干瘦如柴,细眉细眼,嘴巴上一撮小胡子,一看就是那种无恶不作的奸商类型。

    他一双绿豆眼打量了一下男子,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屑,轻描淡写表示肯定要先看看货,再谈别的。

    中年男子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将那卷古画小心翼翼的打开,然后平铺在柜台上面。

    这卷古画展开之后,大概一米半长,两尺宽,上面画着崇山峻岭,涛涛大江,一叶扁舟飞渡。

    画的栩栩如生,笔墨峻秀,在这幅画的右下角,一个淡黄色的印鉴已然模糊不清了。

    此时,叶晨剑眉微微一挑,他虽然不是文物鉴赏大宗师,但是已经感受到了那卷画中的些微元气,这幅画绝对不简单!

    除了些微的元气之外,叶晨分明感应到有一股古朴雅致的气息缓缓的从这幅画中流露出来,自然有一种岁月沧桑的大气。

    “不简单啊,这幅画表面看起来普普通通,但是肯定另有乾坤!”叶晨暗暗点点头,却不露声色,神情淡然。

    这时,吉野家的老板拿过一个放大镜,草草的看了起来,他从上到下将这幅画看了一遍。

    然后,又特意着重关注了那落款印鉴,嘴巴一咧,皱起了眉头。

    他将放大镜放下,一脸的晦气模样,轻蔑的说:“你这幅画上落款虽然是唐伯虎,但不是真迹。明显是后人临摹而成的,收藏价值不大,没什么用,你再到别的店里问问吧!”

    “什么?不是真迹?是临摹的?不可能,怎么可能!这是我唐家祖上一直手把手传下来的……老板,你是不是看错了?”

    中年男子愣了,他绝对不相信这老板的话,原本自己就是唐伯虎,唐家的后人一支。

    据爷爷辈说,这幅画传下来都不知道传了多少年了,不到紧要关头绝对不能变卖。要不是自己的独子得了重病,需要好几万的医药费,他是绝对不会拿出来卖的。

    结果现在这老板说不是真迹,真是无语了!

    被外人置疑自己的鉴赏能力,吉野家老板烦了,绿豆眼一闭,恼怒的说:

    “唐伯虎的画是这么容易传下来的?历朝历代的赝品不知道有多少,真迹倒是没见过几幅!你这幅画就是民国初年的人临摹而成,做旧了而已,值不了几个钱。我看你大老远跑来也不容易,要不这样,我给你个车钱,五百块,卖不卖?”

    这老板也不是没有鉴赏功力,他的话有一部分说得没错,唐伯虎的画赝品多得很,能够流传至今的真迹确实没有几件,曾经有那么一两幅在纽约著名的佳士得拍卖,卖出了数百万美元的高价。

    真品难得一见!

    但是这幅临摹的画,虽然是清末民初之人的赝品,但是画画功底十分深厚,尽管是近代,但也算有几分收藏价值,绝对不止区区五百块,八千上万元还是可以卖的。

    文物古玩这一行的水深得很,中年男人看起又不是个识货的人,这吉野家的老板出了个黑心价,想把这幅画拿下来,倒卖了还可以赚上一笔。

    “五百块?这也太少了!不买,不买!你是不是欺负老实人?东瀛人,就是不靠谱,哼!”

    中年男子也不傻,不值钱你还出五百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