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4章 金钱不是无价的
    第254章  金钱不是无价的

    他心中也有个小九九,既然你老板都愿意出五百块,那这幅画肯定不是一文不值啊!

    “八嘎!你这个不开眼的华夏人!”吉野家老板气急败坏起来,好像受到了极大了侮辱,他细眼睛一瞪,拍着胸口吼起来:

    “你不要胡说八道,你可以去外面打听打听,我吉野家向来都是童叟无欺!我是心地善良了一点,看你大老远的跑来一趟不容易,这才给你换一点点车钱。换了别人,这种赝品还能卖得出去?拿来垫屁股坐着都嫌脏!”

    “你……你这……”中年男子毕竟长期窝在乡下,没见过什么世面。

    现在被这老板猛然一吼,懵了,心中又开始动摇了,确实又缺钱用,自己这路费都是借来的几百块。

    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伸出两根手指道:“两千,两千我就卖给你算了!怎么样?”

    “哎呦!我说这位兄弟,我给你开五百,我都赚不了多少钱!你还要两千?怎么可能!”

    吉野家老板眼中闪过一丝喜色,做出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说:“这样吧,我看你也挺缺钱用的,一千块好了,卖就卖,不卖算了,你去别家问去!”

    中年男子心中一动,没有想到真的可以多卖五百块,犹豫着正要答应下来算了。

    “五万!我买了!”叶晨一把抓过那幅画。

    “什么?啊!我没听错?五万!好!太好了!我儿子有救了,我儿子有救了!”

    中年男子笑开了花,他脸上充斥着难以置信和惊讶,紧张的看着叶晨,吞吞吐吐的问:“真的五万?真的五万?”

    这位年轻的小伙子,不会是开玩笑的吧?

    “嗯,五万!怎么,你儿子生病了?”叶晨点点头,取出支票本,准备写现金支票。

    一提到儿子,中年男子就痿了,叹了口气道:“我三十多岁才有这么个独苗苗儿子,结果得了重病,医院说治是可以治好,但是要五六万的医药费。”

    “我们这些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五六万,哪里拿得出手。只能靠着这祖上传下来的宝贝,看能不能换点钱救我儿子。唉……”

    说完,中年男子唉声叹气起来,一脸的焦虑不安,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叶晨心中一热,莫名想到了自己的父亲,想起了有一次自己在狂风暴雨的晚上发高烧。

    是父亲背着他送到医院,用雨衣包裹着他,没有淋湿一点点,后来自己却因为重感冒病了好几天。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

    眼眶一热,叶晨强行忍住。

    “好……这里是十万块的现金支票,旁边就有银行,你拿去银行取现吧,我在这里等着,有问题再来找我。”叶晨工工整整的填好支票,递给中年男子。

    “十万块!”

    中年男子傻眼了,不是说五万的呢?怎么一眨眼就翻倍了?

    看来自己真的碰到大善人了!

    “谢谢,谢谢!”

    这年轻人眉清目秀,衣冠楚楚的样子不像是个骗子。他小心的收好支票,隔壁不远就是银行,也不怕叶晨抛了。

    一步三回头,男子再三感谢叶晨,然后兴冲冲的走了,一边走,一边兴奋的嘀咕着:“真是菩萨保佑,小毛子,你有救了!真是碰到大善人了,祈请菩萨保佑这位好心人……”

    画已经到手了,花十万块,叶晨并不觉得冤枉。哪怕就算这是件赝品,只要叶晨知道他是为了救儿子,也会花钱买下来。

    这个世界上,金钱不是无价的,而有些东西是用金钱无法衡量的,那才是最宝贵的东西。

    生命、亲情、爱情、友情等等!

    叶晨开始翻看手中的那幅画,琢磨着其中的蹊跷。

    而旁边的吉野家老板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冷笑着,露出十分鄙夷的神色,阴阳怪气的开口道:

    “小伙子,我看你这是来捡漏的?一出手就是十万块,好大的气势!你以为这是唐伯虎的真迹?算了吧,其实这幅赝品最多卖个几千块,还得碰运气才能卖出去。你这一开口就是五万块,还涨价翻倍到十万块,亏血本了!你这算哪门子捡漏,完全是捡到沟里去了!”

    吉野家老板知道,虽然这幅画是赝品,但多少有几分收藏价值,可以卖个八千上万的,如果遇上不懂行的土包子,怂恿撺掇一下,说不定还能卖个高价。

    但是五万块,甚至是十万块,打死他都不会收。

    不过,要是没有这个年轻人,自己最多花一千块就可以把东西拿下,小小的赚上一笔。

    现在却被一个小年轻用超高价直接“截胡”了,他心里很不爽,这个年轻人真他麻人傻钱多,吃撑了没事干!

    正在这时,一个深沉的声音在叶晨身后响起来:“咦,这是唐伯虎的画?”

    叶晨转过身来,只见一名中等身材的白发老头,穿着一身丝绸唐装,有些好奇的看着叶晨手中的这幅画。

    白发老者笑眯眯的对叶晨说:“小伙子,你好。能不能让我看看这幅画?”

    “好!”叶晨爽快的答应,把画递给这个看起来慈眉善目的老者。

    老者接过画,从口袋里掏出随声携带的放大镜,仔仔细细的看起来来,细细的扫描了好几分钟。

    最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可惜了,可惜了,只是一件模仿的赝品!”

    “切!我就说是赝品,你十万块买这赝品?傻帽!”吉野家的老板得意起来,感觉心中出了一口恶气。

    “哦?十万块买的?不多!”

    叶晨还没说话呢,结果这老者倒是直接打脸那老板了。

    吉野家的老板懵了,不是说是赝品呢?怎么十万块,还不多?

    白发老者仔细的把这幅画缓缓卷起来,笑着说:

    “看不出来小伙子还是个懂行的。这幅画虽然是一件赝品,但是这个临摹之人,本身的画画功底非常深厚,而且身份可能不一般,有比较高的收藏价值,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割爱?”

    叶晨还没开口说话,吉野家的老板就脸色大变,立马追问:“你愿意出多少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