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5章 另有乾坤
    第255章  另有乾坤

    他现在心中已经后悔得想要跳脚,难道自己真的看走眼了?早知道多花点的钱买下来就好了!

    白发老者看看手中的画,沉吟了一会,缓缓开口:“二十万人民币,小伙子,你看这个价格怎么样?”

    “二十万?”

    吉野家老板的身子一抖,差点把旁边的几件瓷器摆设碰倒在地,他脸色发黑,现在肠子都悔青了。

    心中更是暗骂不已,八嘎!

    今天算是看走眼了,都怪这个扫把星,不然我一千块买下来,转手出去就是二十万,不知道有多爽,可惜错过这么好的赚钱机会!

    结果被这臭小子白赚十万块!

    谁知道,叶晨摇摇头:“不好意思,这幅画,我不想卖。”

    这下,吉野家的老板更是火冒三丈,神色不善地看着叶晨,暗暗咒骂起来,真是个傻逼,这么好的赚钱机会,居然都不要!

    而那白发老者,眉头一皱,又和颜悦色地开口:“小兄弟,看来你也是同道中人。我是真的喜欢这幅画,这样,我再给你加五万,二十五万,这个价格绝对已经高出这幅画的市场价很多了!”

    二十五万?

    吉野老板觉得一股热血冲到脑袋上,头晕眼花,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脑袋里面更是嗡嗡作响,感觉好像要脑溢血了。

    非常明显,这个白发老者一看就是不缺钱的人。

    要是他刚才不那么吝啬,能够早点多花点钱把这幅画买下来,说不定可以卖个三四十万都有可能!

    亏了,这次亏大了!

    都是因为这个莫名其妙的年轻人,八嘎!

    吉野老板的脸上已经阴郁得要滴出水来,煞气腾腾地盯着叶晨。

    “二十五万?”

    叶晨稍微沉凝了一下,这点前钱,他是看不上眼。但是他看得出来,这个老头是真心喜欢这幅画,而且出的价格应该比较公道,也没有坑他的意思。

    看到叶晨的神情,似乎有了那么一点松动的意思,白发老者脸上一喜,竟然再次加价:“这样,我再加五万!三十万!这个价格,绝对是高价了。我敢打包票,到哪里都不会有人出这个价格!”

    “砰!”

    吉野老板手旁的茶杯被撞到了地上,他眼角剧烈的抽搐起来,神情狰狞,身躯微微颤抖着。

    这时候,街上已经有了很多顾客,慢慢的都被吉野家发生的事情吸引了过来。

    立马有那些懂行的人劝道:“小伙子,这幅画能卖三十万已经是天价了,绝对没坑你。你就卖了吧,别跟钱过不去!这反正是赝品,能卖出去三十万块,那已经是不得了。”

    “对对!我看可以卖了,毕竟这位老哥确实很喜欢这幅画,你就成人之美算了,也算是功德一件!”

    看到此情此景,吉野老板火冒三丈,又急又气,忍不住大叫起来:

    “三十万?这幅画怎么能值三十万?只是一幅赝品而已。老头,你花三十万,这绝对不值啊!我店里有很多好字画,绝对是真迹。你要不要看看?你要不要看看?我给你优惠,九折!不,八折?”

    吉野老板有点走火入魔了。

    那白发老者眼睛一瞪,狠狠盯了吉野一眼,根本都不理睬他,只是一门心思地问叶晨:“小兄弟,你觉得三十万怎么样?”

    叶晨还没说话呢,那吉野老板又像嚎丧一样的叫嚷起来:“这位老兄,我是说真的,绝对不说假话。我店里多的是真迹,比这幅画要好上一百倍,一千倍,你怎么不开窍,非要买这幅赝品,真的不看看?”

    吉野老板的丑陋嘴脸,让叶晨心中极度不爽。

    他对着白发老者笑起来:“老人家,不是我不卖,而是我觉得这幅画中应该另有乾坤,不能贱卖了!”

    “哦?另有乾坤?”

    听叶晨这么一说,白发老者立刻就来了兴致,兴奋地说:“小兄弟,你倒是说说看,这幅画中怎么个另有乾坤法?”

    旁边围观的人也都立马安静了下来,这些人,都是每天在琉璃园中打滚的人物,眼睛都毒辣得很,这幅画明明是他人临摹而成的赝品。

    而这个嘴上没毛的年轻人,却说这幅画中另有乾坤,三十万块都还嫌卖便宜了!

    这就让他们好奇不已,个个心里嘀咕,难道真的是自己看走眼了?

    “什么另有乾坤!算了吧,少胡说八道了。怎么可能?我吉野在琉璃园开店十几年,浸淫文物古玩二十多年。在琉璃园也是有字号的人物,这幅画能另有乾坤?真是天大的笑话!小年轻碰到一点运气就得瑟,开始瞎扯!哈哈哈……”

    吉野老板大笑起来,他已经被愤怒和嫉妒懵逼了自己的眼睛,居然看不起叶晨,这智商也够低了。

    叶晨眼中寒芒一闪,却微笑着说:“这位吉野老板,每个人都有看走眼的时候。就算你如何有经验,但是就这么有把握?”

    吉野老板看到叶晨轻描淡写的样子,越发的气不打一处来,肯定的点点头:“我当然有把握!这幅画要是真的另有乾坤,我就自己打自己的嘴巴!”

    “哦,既然吉野老板这么有把握,那我们来打个赌,怎么样?”叶晨神情淡然,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打赌?你这是鲁班门前卖大斧!”吉野老板满脸红光,觉得自己翻盘的机会来了,年轻人就是吃不得激将法,这下上自己的当了。

    他往桌上拍了一巴掌,斩钉截铁的说:“好!打赌就打赌!我们赌十万块!这幅画要是真的另有乾坤,那就算我吉野瞎了眼,输了,十万块给你。你要是输了,那就把这幅画给我,怎么样?敢不敢赌?”

    “好!正好!”叶晨双手一拍:“空口无凭,立字为据,是不是应该写个协议?”

    “呵呵……”

    唐装的白发老者笑起来,看着叶晨说:“不用什么协议了,我姜海源做证,你们谁也别想赖账!”

    “姜海源,难道他是那个著名的书画鉴赏专家,深莞大学的资深教授姜海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