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6章 唐伯虎的真迹
    第256章  唐伯虎的真迹

    “姜海源,难道他是那个著名的书画鉴赏专家,深莞大学的资深教授姜海源?”

    “今天真是好运气!真没想到今天出来居然遇到贵人,能见到姜海源这尊文玩界的大神!”

    “对啊!姜海源应该是仅次于杨国涛的鉴赏大家了。”

    大家脸露惊讶,议论纷纷起来。

    哦?姜海源?著名书画鉴赏专家?没想到还碰到了一个大人物。叶晨惊讶了一下,然后又点点头。

    这个姜海源不仅字画鉴赏功底很高,而且为人很不错,也不倚老卖老,出价买我的画也很公道。

    想到这里,叶晨点点头道:“好,就由姜老作证,我信得过!”

    吉野老板对着姜海源鞠了一躬,也信誓旦旦的说:“既然是尊敬的姜海源先生出面做证,谁都不敢赖账!要是这幅画另有乾坤,我立马给十万块。”

    “好!”

    叶晨叫了一个好字,从容地拿起来那幅古画,然后笑起来:“吉野,你要看清楚了……”

    “呲啦!”

    叶晨居然一下就把这幅画,从靠近卷轴的附近撕开了,撕成了两截。

    “八嘎!你干什么?你是不是怕输?为什么要撕我的画!你要赔偿我的损失三十万。”

    吉野老板一看叶晨把画一下就撕开了,立刻急得直跳脚。

    “住口!”

    姜海源突然一声大喝,吉野老板吓得一哆嗦,连忙闭嘴,不敢吱声了。

    他可不敢得罪姜海源这种古玩文物界的神,万一姜神说一句“吉野家都是赝品!”

    那吉野的店就开不下去了,店开不下去是件小事,关键这吉野家可是黑龙神社在华夏的秘密据点啊!要是开不下去了,那神社的大人绝对不会饶了自己。

    吉野脸上神色平缓,难得的消停下来,定定的看着叶晨接下来的动作。

    “呲啦!呲啦!”

    叶晨将这幅画从两段的卷轴位置都直接撕断了,然后又要了一点点水,还有一把精细的镊子。

    用一点点水将画的边缘湿润,然后用镊子的尖端,在边缘位置慢慢的、轻轻的挑动起来。

    动作极其灵巧,让人眼花缭乱。旁边的姜海源看得脸露惊容,好厉害的手法,就算自己这种精通鉴赏的专家,也不可能做到这种地步。

    他不知道叶晨是先天大圆满的高手,一点手速和精确控制而已,小意思。

    随着叶晨手中的小镊子挑动飞舞,那幅画居然分成了明明白白的两层。把画的边缘挑开之后,里面居然是夹空层,里面似乎隐藏着什么。

    这个时候,旁边的吉野脸色已经变了,越来越黑,他现在有了非常不祥的感觉。

    接下来,叶晨又用镊子小心翼翼的伸进去,把上面一层薄薄的纸挑起来。

    随着这层薄纸被挑开,下面的夹空层中居然有一张薄如蝉翼的纸,叠成两半,夹在里面。

    叶晨微笑,看来自己真的猜对了!

    真的另有乾坤,他将这藏在里面的宝贝取了出来,轻轻的展开,大概两尺见方的一幅山水画。

    而且因为放在夹层中保存,外面有蒙纸遮盖,所以保存得很好,就像是刚刚画出来的一样。

    更让人惊讶的是,这幅画上面的内容和落款与前面那副赝品一模一样,只是一个缩小版而已。

    内容几乎是一模一样,完全就是同一幅画、落款更是一样,唐伯虎!

    这下,一片哗然,所有人都凑了过来,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叶晨手中的画。

    居然真的另有乾坤,里面有夹层!

    此时,吉野老板脸色发白,额头上直冒冷汗,今天这真是遇到扫把星了,不仅钱没赚到,这下还要赔十万块钱。

    姜海源神情激动,好像立刻返老还童,变成了身手敏捷的年轻人,一下就第一个冲到了叶晨面前,细细的鉴赏起这幅画来……

    过了有好几分钟,只见他的身形慢慢的颤抖起来,抖动的幅度越来越大,激动得完全控制不住。

    “笔势流畅含蓄,景致布局精细到位,栩栩如生,画面生趣盎然……真迹!这……这绝对是唐伯虎的真迹……绝对是真迹!”

    姜海源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观赏着,生怕一个不小心,出口大气就把这幅画给损坏了。

    “是真迹?真的是唐伯虎的真迹?”

    “草!今天见证国宝诞生了。不得了,这可是一件价值连城的国宝。”

    “以姜先生的鉴赏功底,怎么会看错?而且这幅画藏得这么隐秘,神仙也想不到一副价值三十万的精品画作下面,还隐藏着一件无价之宝!绝对是真迹无疑了!”

    “这薄薄的一张画,起码价值几百万美元,发了!发达了!小兄弟真是好眼力,好功底。”

    所有围观的人已经炸开了锅,把叶晨和姜海源围在中间,众星捧月,一个个兴高采烈,众说纷纭,像过年一样。

    毕竟能亲眼见到一件国宝级藏品,传奇般的出现,这种经历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绝对是值得吹嘘的资本。

    而唯一高兴不起来的人就是吉野老板了,他眼角抽搐颤抖着,突然眼前一黑,栽倒在地上。

    此刻,他的心上插了一把利刃,在疯狂的流血。他作为黑龙神社在华夏秘密据点的负责人,十万块钱他出得起。

    但是他尤其接受不了的是,居然错过了仅仅花几千块,就买到唐伯虎真迹的机会。

    书画界的国宝,价值连城!

    就这样从眼前飞走了!

    简直无药可救!

    “呼……呼呼……”

    吉野坐在地上,感觉喘不上起来,胸口压着一块大石头,艰难的大口大口,徒劳的呼吸着。

    此时的姜海源也激动了,胸膛急促起伏着,紧紧抓住叶晨的肩膀问道:“兄弟,小兄弟,这幅画,你要多少钱?你开个价,我倾家荡产也要把它买下来,你说!”

    “卖画?”

    叶晨犹豫了一下,然后坚定的摇摇头说:“不好意思!姜先生,这幅画,我暂时不想卖。”

    不想卖?姜海源懵了,脸上神情变幻,流露出无比的失望、羡慕、不舍的神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