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热血沸腾
    第289章  热血沸腾

    叶晨本来想自己一手吹箫一手舞剑,洛冰月弹琴,两人一起合奏一曲,但是现在洞箫被秦梦瑶抢走了,横插一脚,哭笑不得。

    无奈,舞台下面的同学都等着呢,众目睽睽,龙少决和朱正德这些人也是虎视眈眈。

    他只能举起话筒,大声说道:“下面,我将和洛冰月同学,还有秦老师,共同表演琴箫剑舞,‘笑傲江湖’!”

    “哇!笑傲江湖!”

    “啪啪啪!”

    这下不得了,整个体育馆沸腾了,震耳欲聋的掌声恨不得要把场馆的整个都震塌掉。

    笑傲江湖这部曲目传到现在,已经是古典乐器的必修曲目,所以,叶晨肯定洛冰月和秦梦瑶是会的。

    洛冰月弹琴,秦梦瑶吹箫,自己舞剑!

    叶晨已经绅士的伸出手来,十分优雅的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嗯……”

    已经没有时间再追问,洛冰月轻轻答应了一声,慢慢的在琴台前坐下。

    秦梦瑶则捧着那支极为精致的洞箫,两人轻轻抚摸着乐器,稍微的调试了一下状态,已经做好了准备。

    “叮咚!”

    终于,洛冰月轻抚瑶琴,叮咚铮锵的悦耳琴声不断响起来,宛如泉水仙音,优雅动人。

    一会,秦梦瑶将洞箫举到嘴边,立刻有柔和的箫声汇入优美的琴韵之中。

    琴音和平浩瀚,完美的融合着清幽好听的洞箫声,更显得清悦动人。琴声箫声汇成一体,又各自呼应,似乎在一问一答,如同仙音袅袅,让人如痴如醉。

    好听!实在是太好听了!

    没想到洛冰月和秦老师的合奏居然如此好听,舞台下的众人脸上都露出迷醉的神色。

    渐渐的,琴音越来越高亢悦耳,洞箫声却慢慢的低沉了下去,但却细微不断,有如春日里的连绵细雨,宛若游丝,随风飘荡,清凉舒爽,一曲“笑傲江湖”被两位美女演奏得更加的百转千旋,荡气回肠。

    “噌!”

    乐曲声中,剑鸣声起。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关注到了叶晨的身上。

    只见他剑已出鞘,耀眼的舞台灯光下,明明是一柄表演用剑,却被照耀得剑如水。

    众人心中莫名产生了一种感觉,也只有叶晨这样英姿卓然,温润如玉的君子,才能配得上洛冰月和秦梦瑶这样的绝色女子。

    也只有这样的绝色美人,才能在叶晨面前不会自惭形秽。

    一曲跌宕起伏,剑若寒霜,剑气如虹,一道银辉盘旋,宛如游龙,环饶着叶晨周身飞舞。

    衣袂飘飘,无风鼓荡,潇洒翩跹,剑如惊鸿,如游龙。

    顷刻之间让所有人产生了一种真实的感觉,这琴声,洞箫声,还有这般神奇炫丽的剑舞,人间哪里可得,就算仙界也难得见。

    就算是龙少决、朱正德、雷昊天这些人,包括在内,所有人都看得如痴如醉,身在梦幻之中!

    而叶晨,深邃的眼眸中闪烁着几分萧瑟,他默默的舞剑,默默的思量着。

    在武极大陆渡过悠悠千年岁月,记忆之中,已经有多久没有舞剑了?

    一百年?

    二百年?

    还是五百年?

    当年在武极大陆,我创立霸天门,斩杀无数仙灵大陆的修真者,连号称仙灵大陆最强者最后都被我一拳轰爆头颅。

    那一次,我以舞剑啸傲长空,霸天门大庆!

    之后醒来,回忆如潮水般涌现。

    父母之仇!

    心柔失踪之恨!

    有心爱之人却怕起受到连累伤害,而不能接近!

    一股无尽的伤痛气息,弥漫开来。

    “天啊,好悲伤的感觉……”台下的观众心中突然一阵莫名的伤感,众人冥冥中感受到一股极度的痛楚。

    “噌!”

    忽然剑鸣声起,原来是叶晨曲指轻弹剑锋,一股浓烈的杀伐气息升腾扩展开来。

    原本娓娓动听的琴声和箫声,跟着陡然一变,一连串让人心惊肉跳,充满煞气的音律之声,在虚空中震荡回响。

    随着叶晨陡然放声高歌,一曲原本潇洒倜傥的笑傲江湖,居然演奏出来一股强烈的浩荡肃杀气息。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

    一首诗仙李白的“侠客行”,大气磅礴,声震虚空。

    叶晨手中那柄极其普通的表演用剑,仿佛幻化成了一条五爪银龙,腾云驾雾,张牙舞爪,飞舞盘旋着,只见剑光,不见人影。

    如剑仙凌尘,手中有剑,无敌天下,谁与争锋!

    铮铮入耳的琴声和侵入骨髓的洞箫声,凌天剑气,饱含顶天立地的霸气不屈,是男人就要誓不低头,可以玉石俱焚,也要敢爱敢恨!

    父母之仇必报,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妹妹心柔必须找回来,纵然杀戮无数,那又如何?

    守护我的爱人一生一世,哪怕与天下人为敌!

    舞台下,所有人心中热血沸腾,澎湃汹涌,难以抑制住体内的兴奋,身体微微颤抖着。

    舞台上的朱正德,此刻已经浑身发抖,全身被汗水湿透,一张脸白得没有一丝生气。

    一股恐怖的剑意,如同千万根锐利钢针,密密麻麻的扎进他的身体,剧烈的刺痛,让他差点控制不住的叫出声来。

    叶晨冷眼一笑,瞪着他,朱正德立刻浑身僵硬,就像一块已经僵硬的烂木头。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当叶晨吟唱到最后两句的时候,铿锵的琴音竟然接连发出金戈交鸣之声,洞箫声更是宛如虎啸龙吟,震人心魄。

    剑芒爆发如绚烂开屏的孔雀,气吞万里山河。

    朱正德浑身的汗毛孔都倒竖了起来,额头上,脸上,身上,沁出来豆粒大的汗珠,不断的滚落,已经站不稳了。

    最后一句落音,叶晨手中剑轻轻一抖。

    “咔嚓!”

    好几声脆响,好好的一柄剑断成了好几截,掉落在地上。

    洛冰月和秦梦瑶轻轻擦拭着脸上细密的汗珠,如释重负,刚才这一曲“笑傲江湖”为了配合叶晨,真的耗费了她们不少精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