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0章 大出风头
    第290章  大出风头

    此时的叶晨,在舞台中央长身而立,挺立如枪,雍容高贵的气质显露无疑,犹如霸王重生,帝皇再世。

    “噗通!”

    朱正德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屁股坐倒在舞台上,脸上布满惊惧,就像狗一样,退到舞台的边缘。

    还时不时扭头看向叶晨,结果不小心一下踩空,坠下擂台,摔了个嘴啃泥,眼冒金星,半天都爬不起来。

    虽然叶晨的表演已经结束了,但是全场依旧一片寂静,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还沉浸在那大气浩瀚,激情澎湃,昂扬振奋的意境之中,

    非要用八个字来形容叶晨,那就是:霸凌天下,谁与争锋!

    一曲荡气回肠的“笑傲江湖”,配上如此霸气凌天的剑舞,已经把前面所有的节目都秒成了渣渣。

    “啪……啪……啪啪……啪啪啪……”

    终于,有人回过神来,开始鼓掌,渐渐的全场从零星的掌声,演变成了爆发,掌声雷动,山呼海啸般的叫好声音。

    所有人都被叶晨的表演彻底征服,不管先前是嫉妒,还是羡慕叶晨的人。此刻都是真心实意地站起为他鼓掌喝彩。

    这琴箫剑舞的节目,绝了,绝对是整场迎新晚会中当之无愧的第一名!

    “少爷,少爷!”

    几个跟着朱正德的保镖已经冲了过来,将脸色惨白的朱正德扶了起来。

    “噗嗤!”

    朱正德喷出一口血来,扭头就晕了过去。叶晨在舞剑中用罡气催动剑芒,重伤了朱正德的五脏六腑,不在病床上躺几个月,是好不了了。

    “快,快打120,送少爷去医院,!”那几个保镖根本来不及追查到底朱正德为什么会突然跌落舞台,只能慌慌张张的把朱正德抬走了。

    “哼!朱正德?名为德,却实无德,自作自受!”叶晨看了看昏迷的朱正德,微笑。

    刚才,他只是让朱正德承受了他一丝丝剑芒而已,想警告他一下,否则朱正德就要当场被剑气碎尸万段,惨死当场。

    不过,这一丝剑芒也足够他在医院住上几个月的了。

    这时的洛冰月和秦梦瑶,两位倾城妖娆的女子都走到了叶晨身边,一左一右,美目一瞬不瞬的看着他,眼神中满是仰慕和崇拜,久久的注视,迟迟都不愿意移开视线。

    “这样看着我干嘛?怪不好意思的!”叶晨微微一笑,走下台去。

    刚回到座位,还没坐下,就立马就看到皮匹侠也眨巴着一双绿豆鱼泡眼,痴痴的望着自己,立刻心头一阵恶寒反胃。想起这傻缺还要自己表演节目,一下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飞起一脚。

    “砰!”

    可怜的皮匹侠哎呦一声,然后飞了起来,高高的飞跃过人群,摔了个平沙落雁,屁股落地式。

    ……

    好不容易等到大家都平静下来,洛冰月和秦梦瑶才继续开始主持晚会,不过大家看了叶晨的表演之后,接下来的节目却总是让人感到宛如鸡肋,食之无味。

    雷昊天深深的叹息,龙少决铁青着脸,他那帮富少朋友更是说不出来。

    原本想打脸叶晨,结果却是这个结局,叶晨反而大出风头,在深莞医科大的气势喧嚣直上。

    竹篮打水一场空!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迎新晚会结束了,橘黄色的路灯下,秦梦瑶形单影只,她黛眉紧皱,俏脸上的忧伤真是让人我见犹怜。

    呆呆的看着叶晨被洛冰月拉上了车,居然都没有回头多看她一眼,心里忍不住酸溜溜的难受。

    “嘘……”

    秦梦瑶深呼吸,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低声呢喃着:“洛冰月……我不会放弃的,叶晨……你是我的!”

    然后转身,秦家来接她的几辆车早已经等候多时了。

    时间已经不早了,路上的车不多。

    洛冰月的车从深莞医科大离开之后,一路上,洛冰月好像是傻了一样,什么话都没和叶晨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叶晨也只能愣愣的坐着,一个字不吭,时不时关切的看看她迷人的脸,微微的在心底叹一口气,真想把你拥入怀中……

    显然,洛此时的冰月是在想今天晚上,为什么叶晨能够未卜先知,知道他会弹奏古琴。还有以前的种种巧合,巧合的出现在天台,巧合的多次救了自己,甚至在琉璃园巧遇,救了爷爷……

    这些事情,一桩桩,一件件都在她心中翻涌,沸腾。

    为什么叶晨他不承认自己是“打人先打脸”呢?

    是不喜欢我吗?还是因为某种难言的苦衷?

    显然,聪慧的洛冰月更愿意相信叶晨有自己的苦衷,是因为父母的凶案?还是因为失踪的妹妹呢?

    她已经抓到了事情的重点,虽然叶晨没有要求过她做什么。但是,洛冰月决定要帮叶晨做点什么,至少洛氏是有在这个能力的!

    已经是晚上十一多了,路上车很少,短短二十几分钟的时间,就到了洛氏大厦。

    洛冰月还没有从沉思中缓过劲来,感觉今天脑袋里有点眩晕,心情更有点莫名的沉重。

    这时,空旷的街道上没有一个人影,两旁的橘色路灯昏黄,光线似乎变得朦朦胧胧,偶尔会有车辆闪烁着大灯,唰的一声飞驰而过。

    “哐!”

    有保镖打开车门,洛冰月走下车,已经立秋,夜风好像有一点点凉,忍不住抱紧了光洁玉润的双臂。

    “小心感冒,天气冷了,今天这种情况要多准备一件衣服,生病了可是自己受罪。”叶晨关心的埋怨着。

    “嗯……”

    洛冰月回答的声音十分微弱,就像小蚊子在哼哼。她俏脸绯红,轻轻咬了咬嘴唇,似乎下定了决心,突然抬头看着叶晨。

    路灯抛洒下来暖暖的橘色,将那张精致的脸蛋映照得如同世界上最名贵的瓷器,越发的迷人,仿佛有了一种朦胧而且圣洁的美感。

    “对……对不起,是我错了,我总是给你添很多麻烦。叶晨,真的很谢谢你,很谢谢你,真的!”洛冰月的美眸中闪烁着些微的晶莹,十分诚恳的说着,好像对叶晨非常的歉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