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9章 皮匹侠的过去
    第299章  皮匹侠的过去

    这一次大学生运动会来观战的不仅仅有各校的学生,还有很多学生的家长也会来看运动会。

    突然,看台边缘出现了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

    皮匹侠脸上一喜,连忙向那中年人迎了过去。

    “爸爸,你真的来了!”他脸上神色有些激动,原来这个中年人是皮匹侠的爸爸,皮良骏。

    皮良骏穿着一身笔挺的名牌西装,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手腕上的劳力士金表闪闪发亮,一看就是个事业成功的男人。

    叶晨也知道皮家有些经济实力,虽然比不上大家族,但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皮良骏看到皮匹侠也微笑起来,点了点头,“爸爸今天难得有空,所以过来看看你和弟弟的比赛。”

    只是他笑容中明显有那么一点无奈和勉强,似乎在担忧着什么。

    “是啊,老爸你太忙了,能来看看我们,我就很开心了!”皮匹侠把头一低,眼神中透出一丝酸楚。

    “皮匹侠,你不要搞错了!你爸爸是来看天蓬比赛的,我儿子天蓬可是铁饼全国冠军。难道你以为是来看你的吗?就你这样,学习成绩不好,体育也不行,尽给皮家丢人。”

    此时,皮匹侠老爸身边那个三十几岁,浑身珠光宝气,气质妖艳的女人,毫不留情的出声讽刺。

    “你说什么!”皮匹侠脸色一变,气得脸上发白。

    “心莲,你就不能少说几句?”皮良骏明显十分尴尬,看来刚才他担忧的神色就是因为自己的这个妻子,皮匹侠的后妈贺心莲。

    贺心莲翻了翻白眼,嘲笑,“本来就是,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德性。皮匹侠,你妈是怎么死的你不知道?不是被你这个扫把星克死的吗?”

    “混蛋!你给我闭嘴!”

    皮匹侠声音颤抖着,紧紧捏着双拳,似乎就要控制不住冲上,把这个可恶的女人狠狠揍一顿。

    十九年前,就是这个恶毒的女人!在妈妈怀上自己的时候,趁虚而入,和爸爸搞到了一起。

    结果被妈妈发现,一时激动,难产之下,大出血,不幸去世了。

    从那以后,这个可恶的贺心莲如愿以偿嫁给了皮良骏,却一点都不知道感恩和悔改。

    经常说皮匹侠是个扫把星,把自己妈妈给克死了,如此种种。

    贺心莲被皮匹侠一声怒吼,吓得一哆嗦,连忙靠到皮良骏身上撒娇:“老公,你看你儿子,居然敢骂我!”

    “住嘴,你怎么这么和你小妈说话,你怎么这么没有礼貌?再怎么说,她也算是你妈。你能不能懂点事!”皮良骏瞪着眼睛大吼。

    “她是我妈?哈哈哈!”皮匹侠突然癫狂大笑起来,双眼赤红,“我可没有她这样的妈,我的妈只有一个,她已经死了!因为你和这个女人乱搞,所以,她死了!”

    皮匹侠眼睛通红,梗着脖子,声音颤抖着。

    “你!你个不孝子!”皮良骏一下被儿子戳到痛楚,脸色铁青,猛然挥手,手中的矿泉水狠狠甩到皮匹侠头上。

    “良骏!你看,你看他像什么样子,越大越不听话。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从小帮你丢人丢到大,有什么用?真是给他那死鬼妈丢人现眼。”

    贺心莲的话极其恶毒,让人心中发冷,而且她并就此不放过,继续讥讽嘲弄着:

    “良骏,我就说你太惯他了。从小到大,他给你惹了多少麻烦,学习成绩差得要命,你花了多少钱?求了多少关系?才把他弄进了深莞医科大,笑死人了!”

    “你再看看我儿子天蓬,不仅为人懂事乖巧,还长得魁梧高大,一表人才,还在体院上大学就能获得全国铁饼冠军,完全不是这个小子能够比的。”

    “人和人是不一样的,都是你生的,人和人的差距怎么那么大呢?”女子嗤笑道。

    皮良骏尴尬的笑笑,没有多说什么,皮匹侠毕竟还是自己的儿子,而且,心里觉得亏欠了他很多。身边的这个女人,这些年,越来越变本加厉了!要是当年没有……

    唉!他微微叹了口气,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皮匹侠转头看到父亲的表情,脸上露出浓浓的失望和痛苦。

    “贺心莲,你不就是担心我和你儿子争夺皮家的产业吗?我告诉你,你越是这样,我皮匹侠越是不会放弃,我也是我爸的儿子,皮家的财产永远都有我一份!”皮匹侠怒道。

    “你!你……你气死我了……就你这个样子,你爸放心把公司交给你吗?这公司当然以后是我们家天蓬的,也只有他才能把皮家发扬光大!才能让皮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贺心莲气急败坏起来,她疯狂的推搡着皮良骏,“你快说,说啊!你说句话啊!”

    皮良骏却默然,良久,才缓缓说道:“好了,好了!都别吵了,皮匹侠,你要尊重你小妈,他毕竟是你的长辈。”

    这时的皮匹侠,已经被气得浑身发抖。

    母亲因为父亲出轨而难产死去,他上小学之后才从别人口中得到事实的真相。

    自从这贺心莲进入皮家之后,他皮匹侠就没有过过一天舒心的日子。父亲也越来越忽视他,后来发展到每个月给他一笔钱之后就基本不闻不问了。

    所以,原本学习成绩还不错的皮匹侠开始学着淘皮捣蛋,逃学,打架,他用着一切的方法,甚至是破罐子破摔,想要引起父亲对他的注意。

    结果,在贺心莲的故意怂恿和引导下,反而使父亲对他越来越失望,越来越轻视,更多的关爱和亲情都给了皮天蓬。

    对于他皮匹侠,只有金钱的关系在维持着。如果不是因为父亲对母亲的死怀着愧疚的话,恐怕他的日子会更加的难过。

    其实,皮匹侠的内心深处,还是一直非常渴望得到父亲的认同,能够让父亲以他为傲,能够让这个可恶的贺心莲还有皮天蓬丢人现眼。

    这里发生的一切都落入了叶晨的眼中,他皱皱眉头,万万没有想到,皮匹侠的心里隐藏着这么多黑暗的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