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8章 我是医生
    第318章  我是医生

    叶晨目光扫视众人,眉头一皱,手一扬,数十根银针爆射出去,直接刺入现场每一个人的眉心,没入进去。

    “噗通!噗通!”

    所有人眼前一黑,接二连三的扑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等他们醒来之后,就会忘记刚才发生的一切。

    ……

    而此时的洛冰月,已经跑到了酒店外面,她只觉得屁股上有点微微刺痛,就像是在医院打针的时候被针刺了一下,但是根本没有多想。

    叶晨心里担忧着洛冰月,收了几十根银针之后,连忙快步出了酒店,一眼就看到了她一个人站在路边,靠着路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脸色嫣红。

    看到叶晨,她皱了皱眉问道:“那两个家伙呢?”

    “放心。”叶晨微微一笑:“我刚刚把他们送去见阎王了。”

    洛冰月还想问什么,觉得头晕目眩,两眼直冒星星,身形变得晃晃悠悠起来,站不稳了。

    扶着额头,又勉强着走了两步,就站不稳了,前仰后合的就要摔倒在地上。

    叶晨连忙窜上去,一把将洛冰月给搂在了怀里,一个公主抱:“你刚才中毒了!”

    感觉到叶晨把自己打横抱了起来,洛冰月立刻浑身如同无数只蚂蚁在身上爬,啐道:“叶晨!你想干什么?你放开我!”

    光天化日之下,她可不愿意第二天的头版头条都是,洛氏集团大小姐被人当街搂抱。

    况且,这个叶晨是不是打人先打脸,还没有盖棺定论呢!

    不过,她现在确实浑身无力,动一下身子都为难,别说反抗叶晨了。

    她想起之前跑出酒店的时候,屁股就好像被针扎了一下似得,肯定是那个时候中的毒。

    “嗯……”

    洛冰月觉得头越来越晕,心里却又羞又恼,结果越来越支撑不住了,转眼间眼睛都要睁不开了,虽然还清醒,但就是睁不开眼睛,什么都看不见,这种无力的感觉真的很要命!

    叶晨抱着洛冰月,直接在酒店开了间房。

    房间不大,却布置得精巧,特别是那一张非常宽大的床上还摆着爱心和玫瑰花。房间的墙面居然是粉色的,看来前台的服务员误会了,还贴心的给他们安排了情侣房间。

    洛冰月睁不开眼睛,脑袋发晕,不过,她感觉到自己被放到了一张十分柔软的床上。

    “这……这是哪里……”想到自己可能被带到酒店房间来了,她不由得莫名紧张起来,浑身发烫。

    这家伙,会不会……那我怎么办?洛冰月心里极度纠结。

    叶晨把洛冰月轻轻的放到床上,发现她双颊飞红,闭着眼睛,却明显看得出来紧张兮兮的样子。

    他觉得冰月这样子可爱极了,噗嗤一笑:“你放心,从现在开始,我是一名医生,而你是病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治病,明白了吗?”

    听着叶晨平和的话语,似乎不含一丝邪念,洛冰月紧张的心情似乎缓解了一点点。

    “别急,我先给你把把脉!”叶晨伸手搭上洛冰月嫩藕青葱一般的玉腕,感觉到对方身子哆嗦了一下。

    不过他心无杂念,专心致志的替洛冰月把脉。

    一两分钟之后,叶晨送开洛冰月的手,点了点头,“冰月,别怕!这种毒好解,我先帮你针灸打通中毒淤塞的经脉,然后再吃一颗我炼制的解毒丹就可以了。”

    “真的?”

    一听叶晨如此说,洛冰月终于放下心来,看来,自己想多了,叶晨应该不会化身成狼人!

    不过,心里莫名又有些难受……脸上立刻一红,暗暗啐了自己一口,不要脸,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东西……

    叶晨刚才担心洛冰月的毒,满心都是紧张,现在的眼神却突然变得游移起来。

    似乎是知道这毒不烈,所以心情放松了,立刻注意力就转移到了洛冰月那躺着的丰满娇躯上面。

    似乎,立马就让他从无情无欲的医生变成了正常男人,心头一片火热,舔了舔变得干涩的嘴唇,“冰月,我现在开始治疗,不过,要给你针灸的话,会有些不太方便,外面的裙子可能要脱……”

    说到这里,叶晨的声音越来越低,好像自己都说不下去了。

    什么?

    房中无比安静,立刻陷入尴尬之中!

    洛冰月满是惊愕:“你说不方便……你要脱掉我的裙子?这样才能治?叶晨,你真是个流氓!臭流氓!”

    眼睛又睁不开,浑身没力气,中毒了!

    还要被脱掉裙子,委屈到了极点的洛冰月,美丽的大眼睛瞬间就红了起来,泪眼婆娑的样子很让人怜惜。

    “冰月,我现在是医生,知道吗?我不是色狼!”叶晨恼火了,“到底治不治,那你就让这毒药麻痹你的神经,最后永远闭着眼睛躺到床上。”

    他在洛冰月面前从来都是彬彬有礼,爱护有加的,这一下因为太过关心,严肃地发起火来,洛冰月一下就懵了。

    她咬了咬牙,把心一横,“好,那你来吧!只能解毒,不能有别的……否则,我死给你看……”

    “他麻又是死给我看!”叶晨忍不住轻声嘀咕了一句。

    但是这一句轻轻的吐槽,却让闭着眼睛的洛冰月心中雪亮。

    她想很想笑!又想哭!

    这个叼毛叶晨真的是“打人先打脸”,不然,他为什么说又要死给他看,上一次是死给他看不是“天台跳楼”事件吗?

    今天还有那么恐怖的家伙要杀他……父母的凶案……妹妹失踪……他肯定有难言之隐,不愿意让我跟着他遇到危险……所以才会……

    这个傻瓜!洛冰月一下子就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头,全身都放松下来。不过,自己的眼睛居然睁不开,只能随便某人摆布,那种无言的羞耻感,瞬间又让洛冰月面红耳赤。

    空气中漂浮着的淡淡少女处子幽香味道,让叶晨控制不住的浮想联翩。

    完美的娇躯,丰满中透着别样的青涩,白腻细嫩的肌肤,微微闭着眼睛,俏脸上明显有几分羞恼,更添诱惑迷人。

    一个大美女被一个大男人解除“武装”,这还不够羞死人了?

    这种事情,简直是无法形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