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1章 自爆宝物
    第321章  自爆宝物

    黑色长刀仿佛被克星锁拿,不停的冒起来飞腾的青烟,颤抖着,而且越来越剧烈,又只过了几秒钟时间之后,轰然爆裂。

    罡气大手一挥,所有黑气消失不见,泯灭一空。

    乌鸦子显然受创严重,脸色苍白如纸,噗嗤,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而叶晨也是脸色微微一白,显然这两下让他消耗极大。

    不过,那血色罡气大手却只是黯淡了一些,去势不减,当空继续遥遥向乌鸦子抓摄过去。

    “啊!”

    乌鸦子大惊失色,身形疾退。

    根本就容不得乌鸦子多想,恐怖的罡气大手已经到了它面前,气势逼人,声威无两。

    “噗!”

    乌鸦子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喷出,阴风变幻,立刻出现一枚古铜戒指,滴溜溜旋转着,飞腾而出。

    叶晨的罡气大手当头笼罩过来,已经是生死存亡的关头,乌鸦子咬牙又是一口精血,喷射在自己的法宝“沧海遗戒”之上。

    刹那间,沧海遗戒绽放出来缕缕乌光,陡然暴涨,唰的一下,朝叶晨的大手狠狠纠缠过去。

    “呲啦!”

    “轰隆隆!”

    罡气大手和那一缕缕乌光不断的撞击,随着力量的消耗,体积越来越缩小。

    乌鸦子的脸色越发黯淡下来,。

    叶晨面色不变,而乌鸦子的内心却已经快要崩溃,自己已经拼着最后一些元气祭出本命法宝“沧海遗戒”,而且耗费自身的精血催动,却才堪堪抵挡住对方一击。

    要知道千年前,自己在武极大陆被几个武圣的高手联手围攻,也只是堪堪被压制,后来顺利逃走。

    结果现在只是一个先天大圆满的叶晨就让自己狼狈不堪,真的只是因为自己到地球之后实力受损的原因吗?

    沧海遗戒是一件法宝,而且在自己身体里温养修复了这么多年,早已恢复如初,而且威力更胜往昔。

    但是即使这样,居然只是勉强敌住对方一击。

    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而且对方甚至根本就还没使用武器,等到他使用武器,那岂不是要死翘翘?

    想到这,乌鸦子忍不住浑身都哆嗦了一下。

    “拼了!”

    乌鸦子嘶哑难听的声音响起来,仿佛金铁摩擦的刺耳声音,沧海遗戒再次滴溜溜疯狂旋转,闪烁着黑色的火焰,熊熊燃烧,忽明忽暗起来。

    “嗡嗡嗡嗡!”

    沧海遗戒旋转着向叶晨猛烈撞击过来。

    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叶晨摇了摇头,正好把这将宝贝收取,用来炼制护身的战甲。

    出人意料的是,沧海遗戒忽然莫名颤动起来,那股强大的气息变得极其不稳定,黑光大盛,似乎要膨胀起来!

    “要自爆法宝?”

    叶晨征了一下,手一挥,斩天剑到了手中,璀璨的银色剑芒大放光彩,无数道剑气狂飙,好像天罗地网一般要将沧海遗戒强行包裹起来。

    整个银色的剑气就像一道道银色蛟龙,将沧海遗戒缠绕在虚空中,包裹起来,但是沧海遗戒开始剧烈的抖动着。

    “噼里啪啦!”

    连续的爆响,沧海遗戒发出连绵不绝的爆鸣声,力量越来越强大,一件法宝,虽然是最下阶的法宝要是爆炸。

    那强大的爆炸威力几乎不弱于一枚导弹爆炸,周围数百上千米都要被毁灭殆尽。

    这乌鸦子来的时候不是很牛逼,要怎么怎么样吗?现在就要自爆法宝,曹尼玛!

    叶晨恶狠狠的骂了一句,他自己肯定不怕,可是周围的人都是无辜的,最主要还有洛冰月就在后面车上,虽然有一件自己制作的护身符,但是也非常危险了,法宝自爆,威力太强,容不得一点点马虎!

    “镇压!”

    叶晨大喝一声,脸色一白,体内罡气爆发,甚至武仙之血狂飙出来。

    毕竟只是曾经为武仙,因此体内的鲜血有武仙的气息,但是和真正的武仙血液比起来,那威能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相差极大。

    斩天剑在叶晨爆发全力之下,银色剑气加上武仙之血,一个纯粹耀目的赤红银白光罩紧紧笼罩住沧海遗戒,想要压抑住沧海遗戒的自爆。

    此时,乌鸦子自爆法宝,受创极重,狂喷几口鲜血,身体已经幻化成一道漆黑的雾气,迅捷无比地向远方飘荡而去。

    果然是个老江湖,情愿舍弃本命法宝自爆,也算是杀伐果决之辈。

    对乌鸦子果断自爆法宝,丢卒保帅的行为,叶晨都暗暗称赞。弱肉强食,乌鸦子拼着法宝自爆,也要求一线生机,这就是个劲敌,不能放过!

    任何一个强者,在生死存亡之际,都会瞬间做出判断和取舍,两权相害取其轻。

    看来自己最近过得太过顺风顺水,太轻松逍遥,大意了。居然没有上来就痛下杀手,反而让这乌鸦子有了自爆法宝的机会。

    大意失荆州,这个乌鸦子要跑了!

    不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不知道那是些什么人。叶晨隐晦的朝远处的黑暗中望了一眼,脸上不动声色。

    “封!”

    仅管已经脸色苍白,透支了体力和罡气,他还是连连催动斩天剑,一道道剑气爆射,将半空犹在振动不已的沧海遗戒镇压封印,然后收入掌中。

    然后,手上罡气白芒一闪,轻轻一抹,沧海遗戒立刻就安静下来,乖乖的地躺在他掌心,只是尺寸起码缩小了一般,凭空掉了个档次,从下阶法宝变成一件法器了。

    “噗!”

    已经跑出去几千米的乌鸦子,一口鲜血狠狠喷出,它留在沧海遗戒中的神识烙印已被叶晨完全抹除,一点不剩。

    法宝自爆没有成功,自身又接连受创。

    乌鸦子大惊失色之下,咬紧牙关,奋起余力,一下飞腾的速度大增,疯狂的要逃走。

    “为什么我刚刚夺舍,就碰上这种变态,只是一个先天武者而已,为什么这么厉害,也真是没有天理了!就算武极大陆的武道天才也不带这么玩的!”

    乌鸦子紧咬牙关,拼命逃窜,狼狈不堪。

    “老鬼哪里跑?”

    忽然,漆黑的夜空中一声爆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