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5章 领教叶先生高招
    第355章  领教叶先生高招

    秦梦瑶当然知道叶晨是在救这个孕妇,但是居然能把手指长的银针扎到她肚子上面,难道不会伤害到里面的小孩吗?

    结果,孕妇忽然大叫起来:“要生了,我要生了……要生了……啊……”

    这时,秦梦瑶已经拿过来许多干净的衣服和毛巾,垫在地上,还有纯净水。

    而叶晨,左手托着孕妇,右手不停的扎针,短短的几十秒之后,只听到孕妇忽然大喊一声。

    “哇哇……”

    响亮的婴儿啼哭声在周围回荡,生出来一个大胖小子。

    叶晨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一道罡气划过,切断了脐带。然后一手抱着婴儿,一手扶着精疲力尽的孕妇躺着休息。

    秦梦瑶用干净的毛巾沾了矿泉水给婴儿把身上的羊水和赃物擦干净,忽然意味深长的一笑,问道:“叶晨,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你不说我也知道,你们男人都喜欢男孩,不是讲究传宗接代嘛。”

    叶晨翻了翻白眼道:“现在男女平等,女人也能顶半边天,还是男孩女孩都来一个比较好。”

    “你看,暴露狐狸尾巴了吧”

    “算了吧你……”

    叶晨无奈摇头,秦梦瑶则捂着嘴,嘻嘻笑起来。

    “不许动!”

    “都举起手来,蹲下!”

    终于,下面的特警冲了上来,一个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两人。

    ……

    这次的劫持人质事件,因为叶晨的强力,所以得到了圆满解决。龙傲天那四个小鬼也没出什么事情,只是被捆住,受了惊吓。

    唯一的疑点就是那对东瀛来的瞎子到底去了哪里,既然把西瓦尼抛出来当诱饵,可是自己又不出来,这葫芦里又是卖的什么药?

    一个小时之后,他把秦梦瑶送回了秦家,开着路虎进入一个地下车库,准备停好车之后再走回对面的棚户区。

    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多,很晚了,连鬼影都没有一个

    地下车库很大,有三分之二的位置停着车,有些昏暗的灯光照耀着,好像是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叶晨清澈深邃的眼眸中一丝厉色一闪即逝,停住了脚步,看着前方的阴影位置。

    “叮铃……咚……叮叮……叮铃……”前面车库的阴影中忽然传出来,萧瑟的琴声,时断时续!

    一股股杀气,如刀似剑!

    让人浑身汗毛孔都猛然一炸,倒竖起来。

    叶晨神情淡然,早就知道这对瞎子要出现,稳步向前几步,已经看得十分清楚。

    这处车库的过道有个灯坏了,那一团阴影之中骇然就是那两个瞎子。

    琴声就像连绵的秋雨不断,肃杀的气息越来越凛冽。

    而两个瞎子一声不吭,站了一个稳稳当当的马步,沉腰坐马,好像屁股下面有一条不存在的凳子。

    那张两米长的古琴横着摆在两个瞎子的腿上,两个人四只手,在古琴上面有节奏的抚弄琴弦。

    叮咚的琴音飘荡在空气中,宛如秋风扫落叶,就像酷寒的冷冬中下起了无形的暴风雪。

    “喵!”

    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一只流浪的小猫,竖瞳紧缩,显然受到了惊吓,想要急速逃走。

    车库的墙上,跃起的猫影却被如刀似剑的琴音陡然斩成了两截,鲜血溅了一墙壁。

    假瞎子地缺看着叶晨,冷笑起来:“是你?真是没有想到,原来就是你在搞鬼,是你在攻击‘地狱暗网’,几天前,我们还在江边酒店见过面吧?”

    叶晨满脸的淡然,“看来你们已经把我调查清楚了,以为埋伏我就有用吗?西瓦尼和你们搭档也是倒霉!”

    “嘿嘿嘿……一个阿三而已,只要他能把你找出来就是完成任务了,留着这种坏事的累赘干什么。只要把你杀了,那个女人和几个小鬼,都是瓮中之鳖。”

    天残的笑声极其阴冷,就像夜空中的猫头鹰在叫嚣:“你要他们监控我们,我们确实没有发现,被你蒙在鼓里。可惜的是,我天生就是瞎子,而且我是大宗师,可以感应到那么些危险。更重要的是,那个阿三的计算机技术确实不错。你们可以进入城市监控系统,他也能做到!”

    “所以,叶晨,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到了!”地缺冷哼了一声,手上的弹奏加快了。

    “看来确实是我轻敌了,不能小看每一个敌人。我还以为是那几个小鬼在偷懒,才导致你们抓住了漏洞。不过,说今天是谁的死期还早,不信的话,可以放马过来试试。”

    叶晨如同临渊而立,身形挺立如枪。

    “呦西,虽然我们只是一对瞎子,但是也想领教一下叶先生的高招!”

    话音一落,这对瞎子脸上浮现凶狞的杀气,抚琴的双手仿佛装上了强力弹簧,速度越来越快,叮叮咚咚的声音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急迫得如同雨打芭蕉一样的琴声中,地缺那如同怪鸟一般的声音变得极为刺耳的同时,有缥缈虚幻,好像幽灵降世的诡异声音:

    “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轻羽此去莫留连,更有南国花正好,莫向白苹洲上独叹秋水寒。”

    “二曲肝肠断,深院梨花相谢早,五马罗堂久徘徊,油壁桐车载君去,去时盈盈红泪满红绡。”

    “三曲肝肠断,落花为雨侬为愁,秋千架上看笑靥……”

    “叮叮叮……”

    眨眼间,那古琴的琴弦上爆射出来无数月牙般的无形罡气,一道道,好像迅雷闪电一般爆发出来,撕裂虚空,朝叶晨狠狠斩杀过去,其中的凌厉和狂暴让人毛骨悚然。

    “嗨!”

    叶晨一声大喝,手掌上古铜色的光芒一闪,灵铜级的指套已经覆盖了整个手掌。

    白色的罡气混合着两道古铜色的黄光,在昏暗的地下车库中闪耀起来,漫天废物的琴音罡气中,两道古铜色的黄光犹如两条蛟龙,在盘旋飞舞。

    将所有的琴音罡气全部抵挡住!

    冰寒冷酷的罡气四处飞溅,刺骨的寒冷侵入体内,凛冽的罡气疾如奔雷。

    叶晨以拳作剑,大喝:“看我霸拳破你!”

    声震虚空,双拳暴击,拳影重叠,宛如两条黄色蛟龙,神出鬼没,张牙舞爪,围绕着周身飞舞盘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