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4章 大你一条赌命
    第364章  大你一条赌命

    “你……好小子……我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厉天晴脸色骤变,转眼又笑起来,“小子,你厉害!这一把我让你,我不跟!”

    赢了?

    监控室里的嫣然等人都松了一口气,而龙绍军也暗暗放下一点心来,虽然知道叶晨可能有底牌,但是连续输了一亿多,不管是谁都要担心。

    现在,看到叶晨居然赢了一把,大家都略微轻轻松了一口气,不过,心里还是七上八下,不太认为叶晨会赢。

    “梭哈!”

    “梭哈!”

    “梭哈!”

    接下来,叶晨竟然连着又是十几把梭哈,全押,奇怪的是厉天晴居然也一把都没有跟,把刚赢的一亿多又还给了叶晨!

    而且,从液晶大屏幕上的特写来看,此刻的厉天晴脸色有点难看,不仅没有跟,而且额头上冒出来细微的汗珠,似乎叶晨的行为给他造成了极大的压力。

    美女荷官又开始发牌,叶晨眼睛微眯,看着厉天晴:“我梭哈!你随意。”

    “混蛋!你到底会不会玩牌?”厉天晴腾的一下站起来,居然咆哮了起来,气得七窍生烟,想要梭哈又没有绝对的把握,所以迟迟不敢做出决定,最终还是放弃了。

    在监控室里,所有人呆呆愣愣的看着液晶显示屏,两眼都发直了。

    “会……会长大人,好像……好像叶哥可以赢耶!叶哥难道……难道他是黄金级的赌术异能强者吗?”嫣然心情十分激动,说话都有点不流利了。

    “这小子还真是深藏不露,雷亦谷不是说叶晨是罕见的血液异能者吗?为什么他的赌术这么厉害,似乎不弱于厉天晴这个黄金级的赌术异能者!”荆无鸣的脸色有些阴暗。

    “呵呵呵……”

    此刻,龙绍军却轻松的笑了起来,点燃一根香烟,吐出来几个烟圈,笑着说:“我就知道这小子没有这么简单,你们要和我多学学,其实人生就像一场赌博,而我,今天又赌对了一次!”

    一号贵宾室。

    叶晨潇洒的招招手,旁边的侍者连忙送过来红酒,他不慌不忙的端起高脚酒杯,稍微荡漾了一下,然后喝了一口。

    “不错,纯正的柏思图红酒,你不来一杯吗?”叶晨对着脸色铁青的厉天晴举了举杯子,然后淡然微笑:“你不是赌狂吗?怎么现在的表现就像一个胆小鬼?”

    “我梭哈,你到底跟不跟?不跟的话,那不好意思,这一把我又赢了!”叶晨把厉天晴丢在桌上的一千万筹码,不慌不忙拿了过来。

    这下,叶晨从开始输了一亿多,变成了赢一千万。

    厉天晴原本铁青的脸色现在有点发黑了,他有点咬牙切齿,而且心中充满了疑惑,为什么现在以自己的赌术,却对每一把牌都不能肯定,看来这个年轻人暗中在搞鬼,他的赌术不容小觑。

    接下来再次开牌,厉天晴看看手中的扑克牌,底牌梅花a,加上桌面上的黑桃a,已经有一对a了!

    他全力发动异能,感应着接下来的牌,这一次十分顺利,百分之百会拿到四条a。

    终于松了口气,厉天晴脸上多了些笑意,丢了一块筹码出去:“一千万!”

    “跟了!”叶晨点头。

    美女荷官感觉到这一局气氛有点不对劲,似乎有大决战的架势,发牌的手都开始有点颤抖起来。

    厉天晴打开第三张牌,果然不出所料,方块a,他笑了。

    坐在赌桌对面的叶晨脸色依旧古井不波,十分淡然,又要了一杯红酒。

    “继续!”

    两人又是一千万筹码丢上桌。

    加上底牌,每人一共四张牌。

    厉天晴的底牌是梅花a,三张明面上的牌是黑桃a、方块a、黑桃k。

    而叶晨的底牌是红桃k,明面上三张牌是红桃q、红桃j、红桃10。

    两人都差最关键的一张牌就是红桃a,如果厉天晴拿到红桃a,那么就是四条a。

    如果叶晨拿到红桃a,那就是同花顺。

    “最后一张牌了,总是一千万?这么小?我还是梭哈!”在厉天晴期盼渴望的目光中,叶晨毫不在意的伸出双手,把所有筹码都推了出去。

    “好,这一次,我跟你,梭哈!”

    厉天晴先是冷笑,紧接着笑声越来越大,最后拍着桌子大笑起来,好像碰到了什么极为好笑的事情,无法控制住。

    “怎么?你认为自己会赢?”叶晨呵呵一笑,成竹在胸。

    “年轻人!你以为你每次玩梭哈,我就没有办法对付你了吗?也许你有点赌术,但是我告诉你,姜还是老的辣!”厉天晴眼中凶芒闪烁,一副择人而噬的模样。

    叶晨则是云淡风轻,一招手:“发牌!”

    美女荷官把最后一张牌发到了两人手中。

    厉天晴缓缓地打开自己的最后一张牌,看了一眼,再确认了一下,没错!

    确实是红桃a!

    赢定了!

    “桌上有二十亿筹码,我再加十亿!一共三十亿!小子,你的筹码好像不够。”

    厉天晴咬牙切齿,双眼瞪得大大的,盯着叶晨,掏出一张金卡,现场刷卡,转账十亿到金沙娱乐城的户头。

    这银行卡上也只有十亿零几百万,看来厉天晴是把自己的家底都抖出来了。

    叶晨面无表情的盯着厉天晴,一口气把红酒喝干,点点头:“好,三十亿!你觉得你能赢我?我跟你三十亿,而且,大你一条命!我输了,命就是你的,敢不敢跟?”

    “哈哈哈……你想用赌命来诈我?赌命就能吓倒我厉天晴?小子,别做梦了!哈哈哈……我跟,跟了,我要你的命!”

    厉天晴好像疯癫了一样捶着桌子。

    而此时此刻的监控室中,龙绍军的胸膛急剧起伏着,体内隐约有某种无形的狂暴力量要爆发出来。

    他的脸色有些狰狞,盯着屏幕中的叶晨,眼神之中透射出来无穷的杀气。

    因为刚才,液晶显示屏上的特写显示,厉天晴的底牌是梅花a,拿到的最后一张牌是红桃a,他肯定是四条a。

    而叶晨,他最后一张牌肯定没有拿到红桃a,叶晨应该已经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