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5章 真的赢了
    第365章  真的赢了

    “三十亿!难道就这么输出去了!”嫣然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一丝血色,声音有些颤抖。

    荆无鸣双手插在口袋里,摩挲着什么,微眯的双目中透露出来丝丝的兴奋,煞气满满的说,“会长,请放心,等下我就去把叶晨带过来。”

    “靠!三十亿啊,他自己的命没了不要紧,但是我们辛辛苦苦的……三十亿……就这样没了……”

    “他麻的,兄弟们得拼多久才能赚回来三十亿?就这样给输了!”

    “要他的命!”

    监控室里面的数十个成员全部都咆哮起来,这正是表现忠心的时候到了。

    这个时候,墙上那面巨大的液晶显示屏幕上,厉天晴已经哈哈狂笑着站起来,用手指着叶晨:“小子,三十亿和你的命,都是我的了,你死定了!因为我是四条a!”

    他抓住自己的底牌,高高的扬起手来,把狠狠地往桌上一甩:“我是四条a!”

    咦!

    厉天晴兴奋张狂的叫声陡然止住,就像被捏住了脖子的鸡鸭,戛然而止,彻底的傻眼了!

    原本张狂到了极点的厉天晴彻底痴呆了,底牌明明应该是梅花a,为什么现在变成了梅花2?

    应该是四条a,现在却变成了三条a加上一个梅花2和一个老k,真是活见鬼了!!

    “不可能,你出老千!你出老千!”厉天晴控制不住的咆哮起来,铁青着脸,用颤抖的手指指着叶晨,“你……你出老千!”

    “厉天晴,你输了!你的底牌是梅花a?我看你是老眼昏花了吧,你是三条a是吧,不好意思,我是同花顺!”

    叶晨微微昂起头,似乎是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厉天晴。

    “同花顺?你骗谁呢?你差红桃a,红桃a在我这里!”你不是同花顺,我的三条a一样可以赢你。”

    厉天晴脸上的肌肉扭曲着,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叶晨的牌不是同花顺,那自己的三条a一样可以赢。

    “谁说同花顺一定要红桃a?红桃9不可以吗?”叶晨好整似暇地翻开自己的底牌,果然是红桃9。

    他的五张牌是红桃k、红桃q、红桃j、红桃10、红桃9,同花顺!

    “啊!赢了!”旁边的美女荷官捂着嘴惊呼起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叶哥真的赢了赌狂厉天晴。

    奇迹!难以置信!

    输了!

    居然被叶晨在不知不觉中换了自己的底牌。

    厉天晴立刻像泄了气的皮球,脸上变成了猪肝色,瘫坐在了椅子上。

    整个监控室里原本是一片死寂,现在变得叽叽喳喳起来,声音越来越大,轰的一下炸开了锅。

    那几十个工作人员就像疯了一样,互相议论着,诉说着,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居然发生了这种难以置信的事情!

    嫣然差点蹦了起来,难以抑制住激动的心情,俏脸上泛起潮红,用颤抖的声音说:“我们赢了!会长,我们真的赢了,叶哥赢了赌狂!”

    “嗯……”

    龙绍军深深的吸了口气,缓缓吐出来,点头:“赢了,真的赢了,我算是没有看错他,没有看错他!唉……现在已经是年轻人的世界了……”

    “竟然莫名其妙的赢了!”荆无鸣脸上充斥着惊愕,插在衣服口袋中的双手,松开了原本紧紧握着的两把“沙漠之鹰”。

    他的眼神中不仅透露出一丝惊异、还有不甘心,隐隐有杀气在萦绕着。

    此时,华天大厦一楼的大厅,金沙娱乐城赌场入口,灯光璀璨刺眼,正是营业的黄金时间,人来人往,十分热闹。

    叶晨轻松写意的站在大厅中央,他站着,面前还跪着一个老头子,直挺挺的跪着。

    “这怎么回事?那年轻人是谁?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这里出了事,娱乐城的保安也不管一管,这老头为什么跪那个年轻人!”

    “别说了,小声点,你们不知道,刚才娱乐城赌场发生了天大的事情!”

    “天大的事情?是什么事情?”

    不管是金沙娱乐城的顾客,还是外面的工作人员和保安等等,都在翘首围观,看着叶晨和厉天晴,议论纷纷,期待着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等着解开谜底。

    叶晨俊美朗姆,身形挺拔,散发出来隐隐的凌厉霸气,英姿勃勃。

    他提起一张口气,声音宏亮,清清楚楚的传到每一个人的耳中:“厉天晴,你身为赌狂,赌术界的规矩,肯定清楚。既然你输给了我,那就愿赌服输,按规矩来,对着我们的金沙娱乐城磕三个响头!”

    什么?

    这个不起眼的老头子是大名鼎鼎的赌狂厉天晴?

    赌狂厉天晴?据说二十年前,就是赌术世界排名前十位,居然输给了这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

    应该是输了,按照规矩,到赌场踢馆,要是输了就要磕头!

    真是让人难以置信和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个能够战胜赌狂厉天晴的年轻人又是什么来历?

    原本十分喧哗热闹的现场立刻就安静下来,落叶可闻,在场的所有人都用惊异、疑惑的目光在叶晨身上扫射着。

    “放心,我赌狂厉天晴,从来都是愿赌服输!”厉天晴怒目大吼一声,满脸通红,双眼中充斥着血丝,浑身颤抖着猛然磕下头去。

    “咚!咚!咚!”

    厉天晴直挺挺的磕完三个响头。

    叶晨开口问道:“厉天晴,当年是不是你害死石志康的恋人?”

    “你!”厉天晴猛然跳了起来,那表情像是白天见到鬼了:“原来你是石志康的徒弟!石志康是不是你的师父?他传授过你赌技?”

    提到赌神石志康,厉天晴的神情无比凶狞,就像一头恶狼,眼中闪烁着凶厉的幽光:“你是不是石志康的徒弟?”

    这厉天晴现在知道自己被叶晨阴了,他以为叶晨是石志康的得意弟子。

    “哼!”叶晨轻蔑的冷哼了一声,“厉天晴,你不用管我是什么人!你的命都是我的,既然你是石志康的仇人,那我代他向你收笔帐!”

    叶晨手上不易察觉的一抖,一枚银针激射入了厉天晴体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