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4章 死了也是活该
    第384章  死了也是活该

    胡若兰笑道,接到叶晨的电话,她还是很开心的,毕竟她认为叶晨是慕容倩的男人。

    “咳咳……”叶晨被胡若兰的话,憋得脸一红,轻咳了几声,接着说:“兰姨,是这样的……我跟别人起了点冲突,然后这里有个叫刘山东的联防队长,非要说我是a级通辑犯,要抓我……”

    叶晨三言两语,简明扼要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还有这种事情?简直是无法无天了。小叶,我给下面分局打个电话,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然后叶晨挂了电话,只过了一分多钟。

    手机铃声响了,叶晨一接通,里面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就在电话中响起来:

    “请问是叶先生吗?我是汉环区分局局长王骏锴,没想到我的辖区内,竟然有这种事情发生。刘山东这个以权谋私的家伙,肯定不要他干了。你放心,我马上就打电话过去,保证给你一个公平公正的交代!”

    “那就多谢王局了,谢谢关心,以后有机会还要请王局吃饭。兄弟我到时候还要好好的感谢王局!”

    叶晨微笑着,毫不吝啬的几句好话送上。

    以叶晨现在的身份和势力,根本就不用对一个分局局长说什么感谢的话。

    但这是叶晨会为人,做人低调不显摆,自古俗话说得好,人小心驶得万年船,世界上的事情都是人踩人低,人抬人高,给这个王局面子,并不影响什么!

    听着叶晨说的话十分中听,电话那边的王骏锴忍不住心中一喜,本来他以为像叶晨这种年轻得志的小伙子,肯定是趾高气扬的。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这么给自己面子,立刻满面红光起来。开玩笑,胡局长亲自打招呼,慕容倩的男朋友,慕容家的乘龙快婿,谁敢得罪?

    而且传言,这个叶晨和王鲲鹏、洛家这些豪门都是关系匪浅,他可得罪不起。如果能够有机会攀上这根高枝,那可是自己的幸运。

    王骏锴在电话那边连连点头:“那我就先谢谢叶老弟了,到时候还要麻烦叶老弟。放心,关于刘山东违法违纪的事情,一定从严处理。本来就有很多检举信送到局里来了,正在调查他。没想到他不长眼睛,敢惹叶老弟……”

    “好,行,没关系,我等着。”

    一两分钟后,叶晨挂了电话。

    在他打电话期间,整个一片安静死寂!

    没有一个人说话,就连呼吸都是压抑着的,真是落叶可闻。

    因为叶晨电话里面什么“我给下面分局打个电话,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关于刘山东违法违纪的事情,一定从严处理。”

    这些话,大家隐隐约约都听到了一些,如果这个叶晨不是有未卜先知的本事,提前录音录好了装逼。那就是刘山东这一次踢到铁板,麻烦大了!

    此时的刘山东,内心是崩溃的,脸色苍白,非常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无法摆脱。

    “假……假的!这肯定是忽悠人的……忽悠人的……我不信……肯定是……”刘山东六神无主的嘀咕着,不过连他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

    正在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是继续待在这里丢脸,还是扭头就跑呢?

    就在犹豫不决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摸出来一看,心里凉了半截,是派出所打来的电话,来电显示的是辖区派出所吕所长的电话。

    瞬间,他就感觉手里的手机就像是一块烧红的火炭一般烫手,可是又不敢不接听。

    这可是自己的直接上级吕所长,除非自己不想干了,否则这个电话非接不可。

    他只能在心里祈祷哀求着,把上帝、神仙、如来佛祖,三清道君、玉皇大帝求了个遍,希望这个年轻人是忽悠人的。

    手上发抖,犹豫了半天,刘山东哭丧着脸接通了电话。

    “刘山东,你在干什么?你他麻不想干了就给我滚蛋,不要给我惹祸招灾!想死不要拖上我!”

    刚一接通,电话那头的吕所长就在里面大声的怒吼起来,雷霆震怒。

    “吕……吕所长,你……你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我……我怎么招灾惹祸了……”

    “你还敢问我?你怎么招灾惹祸了你不知道?你现在在干什么?你污蔑叶先生是通缉犯?你想干什么?你赶紧给我滚回来,这一次有你好果子吃!”

    吕所长气急,这刘山东居然还想装蒜。

    “就……就算他不是通缉犯,可……可他动手打我妹妹,烫伤我妹夫,连我手下十几个队员都……”刘山东不死心,居然还犟嘴。

    “闭嘴!你给我闭嘴!我告诉你,刘山东,你今天要抓的这个叶先生,他已经通天了,你知道吗?他的背景通天了,就是深莞市的天!他要你刘山东今天死,你绝对活不到明天!既然你想找死,那不要拉着我,我已经通知你了,你自己看着办!我一点都不知道有今天这件事情,你死了也是活该。”

    “嘟……”

    话音一落,吕所长那边已经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么夸张?深莞市的天?”

    刘山东就像陡然从炎热的非洲被丢到了北极,浑身一个激灵,差点直接摔地上。

    吕所长居然说一点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就算死了也是活该!

    这简直就是骇人听闻!

    完了!彻底完了!刘山东已经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了,感觉头晕眼花。听吕所长的意思,就算自己被眼前的这个叫叶晨的年轻人当场杀了,也是白死了。

    但是刚才,他已经把人都得罪死了,那现在能够怎么办?只有抹下脸来,态度再诚恳一点求饶,看看能不能让他放自己一马。

    “这……这位叶兄弟……不,叶先生,叶老大,真是对不起,对不起!误会,真是误会了,刚才是我有眼无珠。”刘山东一边哭丧着脸,一边强行在脸上挤出难看的笑意,虽然这个样子是哭笑两难。

    “你是不是搞错了?我怎么会是什么叶先生,老大就更不用说了,我可是a级通辑犯!”叶晨的眼角都不瞟他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