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1章 他已经来了
    第411章  他已经来了

    慕容海已经安下心来,信心满满,“这一次,就宰了这个宫崎龙井,让黑龙神社不敢小看我华夏!有几位仗义出手,我就放心了。”

    叶晨平静的喝着茶,吃着点心,丝毫紧张的情绪都没有。

    “不过,狮子搏兔亦用全力,我们也要小心黑龙神社。”说着,慕容海挥了下手。

    有保镖连忙送上来一份拜帖,拜帖上面写着,“今日子时,黑龙神社宫崎龙井,前来拜访,请诸君坐以待毙即可!”

    好嚣张,好狂妄!

    简直将华夏蔑视到了极点,视华夏为无物。

    “说是宫崎龙井一个人来,但是我为了防止黑龙神社搞鬼,已经在山庄周围秘密安排了一个特种侦察连。”慕容海说道。

    孙老吃了颗红枣,然后斜眼看了看叶晨,说道:“年轻人,听说你惹到了黑龙神社?以后还是要注意分寸,不能认为自己有几分本事,就由着性子乱来。”

    慕容海脸色一变,孙老这话说得还真是难听!

    他可怜巴巴的看着叶晨,脸上都是十分为难的神色,希望叶晨不要和他起冲突。不然,宫崎龙井的人还没来,自己这边就闹起来了,让别人看笑话。

    没想到,叶晨淡然一笑,摆摆手:“事情确实因我而起。既然你们能来,也算是帮我的忙。我不会和你们一般计较,如果等会你们打不过那个什么宫崎,我自然会出手,救你们一条性命。”

    “呵呵呵……哈哈哈!”

    杨德彪捂着肚子大笑起来,“臭小子,你口气倒是挺大!你和我们计较又能怎么样?吹牛倒是有一手,还出手救我们一命?你这牛吹得有点过了!”

    “唉……真是一代不如一代,现在的年轻人,只要有几分本事,就恨不得老子天下第一。完全不知道谦虚,岂不知山外还有一山高!”孙老翻翻白眼,不再吭声。

    刺灵先生则是什么话都没有,一双细眼睛只在叶晨身上打转,似乎在琢磨着什么。

    这三位武道大宗师,都只是嘴巴上说说而已,却不动手。其实,他们已经感觉到了叶晨的不同寻常。

    因为慕容海说着年轻人是先天高手,但是他们却感应不到叶晨的气息,他们相信慕容海不会说谎!

    所以,十分忌惮叶晨,不敢轻易动手,接二连三的说这些挑衅的话,更多的只是想试探一下叶晨到底有什么实力,到底是何方神圣!

    结果,叶晨非常的沉稳,根本就不理睬他们,那份沉稳的气度,让孙老、杨德彪和刺灵先生更加不敢造次。

    这下,五个人都不再说话,各自喝茶吃点心,或者闭目养神。

    慕容海坐在叶晨的旁边,过了半天,他还是有些担忧自言自语着:“那宫崎龙井,敢公然来挑衅我们华夏,公然向你挑战。肯定是有着十足的信心,也不知道到时候……”

    叶晨瞟了他一眼,心中自有计较,宫崎龙井二十多年前,残杀同门师兄弟,对孙老下毒,然后偷渡到东瀛岛国,二十多年没有音讯。

    现在,忽然作为黑龙神社的代表,孤身一人回来挑衅,甚至提前通知,让慕容海有足够的时间做好准备。

    可见他有多么的狂妄和自信!

    人都不是傻子,宫崎龙井既然敢这样做,那他肯定有足够的底气,而底气无疑是来源他的实力。

    也就是说,那个宫崎龙井,认为自己的实力,已经足够在华夏撒野,能够应付任何情况,有种天下无敌的自信。

    夜幕已经渐渐降落,偌大的慕容山庄,已经寂静无声,周围万籁俱寂,只有虫儿鸣叫的声音。

    担心黑龙神社来的不是宫崎龙井一个人,到时候可能引起不必要的伤亡。

    慕容山庄所有慕容家的人和那些普通下人都暂时搬出去了,方圆千米范围内,就只剩下一个精锐的特种侦察连,还有一群保镖,慕容海、刺灵先生、孙老、杨德彪和叶晨五人。

    同时,整个山庄,明处暗处都被红外线摄像头包围,24小时开启的高清夜视摄像头在缓缓转动着,忠诚的监控着周围的一切。

    大厅的中央八仙大桌上,十几道美味佳肴,摆得满满,还有茅台、五粮液、酒鬼酒等各种好酒。

    五人围着八仙桌坐下,边吃边喝,除了叶晨不说一句话,只是吃喝以外,其他的人都互相聊着一些往事和华夏的趣事,气氛轻松自然,没有一点大敌当前的迹象。

    其实,五个人都在保持着警惕,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随时准备迎接黑龙神社的高手到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中间还加了一次菜,眼看着时间慢慢到了凌晨。

    忽然,叶晨剑眉一挑,清澈的眼眸看向大厅外,“他已经来了!”

    咦!

    孙老等人惊讶,好像他们都没有感觉到异样,这个叶晨是不是搞错了,故作高深?

    “首长……”

    异变突起,一个黑衣中年人,惊慌失措的跑了进来,刚刚大喊了一声,咽喉间就一道血剑迸射出来。

    噗通一声,轰然倒地!

    刺鼻的血腥味在大厅中弥漫开来,一个血洞猩红刺目,血流如注!

    显然这是一个极其厉害的武道强者,一刀断了慕容家这个保镖的颈静脉。

    而且,他计算得十分精确,让这个保镖能够跑进大厅之后才倒地死去,就是来一个下马威。

    慕容海的脸色极其难看起来,眼神中杀气腾腾。地上这个黑衣中年人是慕容家的老人,也在慕容家待了七八年。

    本来安排在山庄门口守卫,居然被人示威一般的杀死!

    “嘿嘿嘿……”

    紧接着,阴冷的声音响起来,灯光照耀下,一道长长的影子从大门口显现,似缓实疾的走入在大厅,站立在明亮的灯光下,露出了真实的面目。

    这是一个四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梳着一个东瀛男人常见的冲天髻,一身武士服,腰间插着一长一短两柄武士刀,脚下踩着一双木屐。

    “所谓的华夏高手,胆子都这么小?让些普通人来送死?你们在外面安排的蝼蚁再多,也挡不住我。如果不是避免引起两国争端,今天就要血流成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