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9章 农夫与蛇
    第459章  农夫与蛇

    此时,叶晨又是一掌拍在周云飞的胸口,那颗黄豆大小的纯白色光点,随着一股雄厚的罡气灌注到他体内,毫不费力的融入进去。

    没一会,周云飞那惨白如纸的脸上,就迅速的恢复了红晕,脸上的皱纹也在神奇的抚平,消失,满头花白的头发开始转黑,整个人都有了一股生气,而且,这股生气在肉眼可见的越来越强。

    就像一个受困沙漠的旅人,在即将渴死之前,终于得到了甘泉的滋润。

    慢慢的,周云飞的呼吸也开始逐渐变得沉稳有力起来。

    唉!可惜,耽搁了几天的时间,虽然救过来了,但是起码要损失十几年的阳寿。

    叶晨皱了下眉头,却没有说出口,毕竟气血精华被消耗这么多,折寿是无法避免的。

    “谢谢师父!”

    周星星看到父亲的转变,知道有救了,悲喜交加,一下子就跪倒在叶晨面前,低声垂泣着。

    困扰他最大的心事,结果叶晨以来就迎刃而解,举手之间解决。

    可笑自己之前,还不想依靠师父,想要自己解决自己的家事,谁知道自认为天大的事情,在别人眼里,完全就是举手之劳。

    胡姨则是欣喜不已,云飞终于好了,自己也可以有一个能够依靠的归宿。

    叶晨笑笑,安慰的拍拍周星星的肩膀。

    然后转身出了房间,将仍旧躺在外面的**军揪了起来。

    “噗通!”

    **军被丢在周云飞床前。

    “别装死了,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只要有一点隐瞒,我让你生不如死。”叶晨冷冷的说。

    此时,**军看着周云飞的样子,脸色一白,知道寄养在周云飞体内的鬼头已经被毁灭。

    身子一抖,知道面前此人的手段非同小可,自己要作对,那肯定螳螂挡车,自寻死路。

    只能熬到自己的师父来,那就不怕这家伙了!

    现在,好汉不吃眼前亏,**军只能老老实实的交代,把事情从头开始,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说起来,这就是一个现代版的农夫与蛇的故事。

    **军从小父母双亡,孤苦无依,流浪街头。有一天遇到周云飞,结果周云飞动了恻隐之心,就将他接回家当了自己的帮工。

    不过,**军之前和一些乱七八糟的乞丐在一起混,心性已经不再纯良。进入周家之后,不仅不感恩,而且嫉妒周家的富裕。

    所以,长大之后一直计划着暗中谋夺周家的财产,更是对周家的祖传鉴定收藏秘诀和一件宝物垂涎三尺。

    直到十年前,**军偶然遇上了一个有神通的高人,经过他死皮赖脸的跪求,终于拜师成功。

    那高人见他有一些根骨,便传给了他一道符箓,还有一个最低阶的驭鬼咒。

    **军就昧着良心,十年前就开始在周家搞鬼,他丧尽天良的在周云飞身上下驭鬼咒。

    从十年前开始,周云飞的身体就越来越差,神识也开始逐渐昏沉。所以,周云飞在鉴定收藏上屡次看走眼,花几千万买了一堆不值钱的破玩意儿,当然这些钱转了一圈都落入了**军的口袋里。

    于是,周家也开始走向衰败。

    幸亏**军实力太低微,一个驭鬼咒练了快十年,前几天才成功。驭鬼咒一旦成功,周云飞就开始快速失去气血精华,生命垂危。

    就这样,周家已经衰败,而**军却成了远近闻名的大富翁。

    在叶晨面前,**军为了保命,不敢说谎,周星星和胡姨在一旁听着听着,都气得浑身发抖。这真是一条咬人的毒蛇,恨不得立刻上前宰了这条忘恩负义的毒蛇不可。

    忽然,跪在地上的**军脸上露出来喜色,呼吸也急促起来,似乎碰到了什么高兴的事情。

    叶晨却冷笑,开来真正的幕后大人物要出现了。

    此时,一阵嘈杂声的声音从院门口传进来。

    “是谁!是哪个不要命的家伙,竟然敢对我的徒弟下毒手?还不出来磕头谢罪!”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大喝道。

    本来跪在地上的**军,一听到这个声音,立刻控制不住的一下跳了起来,好像兔子一样,连滚带爬地冲了出去。

    “呵呵……”叶晨笑了笑,并没有阻止。只是闲庭信步的慢慢走了出去。

    只见周家院子外站着十几个人,其实有那么两三个是刚才叶晨还过钱的村民。估计,就是他们通风报信了。

    另外的人都是身着黑色西服的大汉,目测应该是保镖跟班那一类型,都毕恭毕敬地跟在一个身着道袍,头发花白的道士身后。

    他们看到叶晨带着周星星和胡姨出来,其中一个村民立刻就跳了出来,叫嚣着:“朱大师,就是这个臭小子,帮着周家打伤了你的徒弟。”

    “年轻人,你这是哪里作死往哪里钻啊,敢打朱大师的弟子,还不赶紧跪下赔礼道歉?”

    “跪下就行了吗?起码也得赔偿个千八百万的。”

    “朱大师的徒弟都敢动,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那十几个黑衣人,都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用极其蔑视的眼神盯着叶晨冷笑。

    **军则是像狗一样,连滚带爬的跑到朱大师面前,噗通一下跪了下去,抱着朱大师的腿,像演戏一样嚎哭起来:

    “师父,师父你可要为我做主啊!这个家伙胆大包天,自认为有点本事,就完全不把师父放在眼里,绝对不能放过他!”

    这家伙疮疤没好就忘了疼,布满血丝的眼睛恶狠狠的盯着叶晨,低沉的吼叫着:

    “臭小子,你不是很叼吗?你不是很牛比吗?”

    “老子师父来了,你再叼啊!”

    “让你知道我师父的厉害,保证不一下子打死你……”**军自顾自地说着,完全没有注意到他那个师父脸上表情发生的变化。

    “这就是你师父?”叶晨摇头嗤笑,看都不看那中年道士一眼。

    那几个去报信的村民,还有十几个黑衣人,都已经感觉到了不对劲,嘈杂的声音渐渐低了下来。

    这时的**军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师父的腿怎么一直都在颤抖着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