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7章 超乎我想象的坚强
    第547章  超乎我想象的坚强

    总之,孟东街这种环境,简直就是能让正午温暖刺眼的太阳光照射进来,都变得阴沉黑暗的街区。

    杨玲艳看了看表情惊讶的叶晨,低下头,慢悠悠的说:“这里就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孟东街,在这里聚居的很多都是从别国偷渡到华夏的华裔。因为没有身份,所以很少有正当工作的,这里的特产是小偷、强盗和贩毒者。”

    然后,杨玲艳脸上浮现出来绝望的笑:“晨哥,没错!我就是出身于此,虽然我靠上了大学,但是我的学费都是用我的身体换来的。而我,当时却不觉得那些钱肮脏,甚至还沾沾自喜。谁让我出身于深莞市最大最穷的贫民窟!”

    叶晨一声没吭,任由杨玲艳发泄了一通,等她慢慢的平静了下来,才沉声的说:

    “玲艳,你的出身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不过,现在我只想说,出身并不重要,以前做过什么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悬崖勒马,做一个好人!”

    然后,叶晨的语调变得很温柔:“你还真是远远超乎我想象的坚强和优秀!”

    “真的吗?我很优秀?”

    听到叶晨这样温柔的语调,杨玲艳突然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融化了。不过,现在显然不是适合多愁善感的时刻。

    想到已经重病在床,生死不知的妈妈,杨玲艳因为被人尊重和夸赞的喜悦,一下子被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她忧心忡忡的说:“晨哥,你太好了!谢谢你,我们还是快点去我家看看吧,我真的很担心妈妈。”

    叶晨点点头,“好,事不宜迟,你带路。”

    走在孟东街布满了狗屎、菜叶、脏水的肮脏路面上,偶尔的有几个行人向杨玲艳打招呼,都是关切的问:“玲艳,你借到了钱了吗?你赶紧回去看看你妈妈吧!其实,她这是老毛病,痛一痛就过去了,没有什么事的。”

    叶晨也是无奈,从来没有听过这样安慰人的话,什么叫做“她这是老毛病,痛一痛就过去了,没有什么事的。”

    真是难以想象,这样的句子,也这里也成了安慰人的善意谎言,一个个说得那么的自然,就像是天生就是这样,这就是真理。

    不过,,杨玲艳都会微笑着回应他们:“谢谢关心,谢谢您的关心。”

    坦白得讲,叶晨以前也吃过苦,失去双亲之后,日子很苦,和妹妹还经常被人欺负。但是,好歹有周阿姨的资助,上学和吃饭还是勉强过得去。

    但是眼前孟东街的一切对叶晨来说,真的另外一种体验,好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叶晨叹息着想,谁让这些人基本上都没有华夏的身份呢?数十年前,华夏还是贫弱不堪,只是第三世界国家。那时候,外国的月亮都是圆的,很多华夏人都往外国跑。”

    结果,只有短短几十年的时间,华夏崛起了,成了超级强国。反倒是以前的一些强国没落了。在那些国家作为外来人的华裔,受到排挤和打击,很多都是生不如死,历经千辛万苦经过各种渠道,合法或者非法的回到华夏。

    在孟东街的这些人,都是偷渡到华夏的人,说起来是一条街,其实也就是个难民区!

    因为没有身份,所以,这些人也得不到华夏一些福利机构的援助。

    而杨玲艳,因为心神恍惚,竟让一只突然从垃圾堆中冲出来的流浪狗吓得差点摔一跤。

    叶晨连忙顺手把她拉住,叹了口气,“真是难以想象,你居然在这样的地方生活,如果是我,恐怕一天都呆不下去!”

    这时,杨玲艳已经带着叶晨走到了一栋十分破旧的平方前面停下来,转扭头苦笑着说:“到了,这就是我家,进去吧。”

    矮小阴暗的房间,竟让叶晨感觉到身处某处山洞的感觉。

    走进房门之后,叶晨感觉像自己这样并不显得强壮的体格,如果有那么三四个人站在里面,就会显得稍微拥挤。

    此时的房中还有两个妇女在忙碌着。

    杨玲艳连忙向着那些忙碌的女人热情的打招呼:“胡阿姨、赵伯母、谢谢你们照顾我妈妈,真的很感谢。”

    这两女人看到杨玲艳都笑了笑,其中有一个女人大概二十**岁的样子,打扮得有些妖艳,她媚笑着说:“玲艳,你可要记住,每次都说过,你不要叫我胡阿姨,要叫我姐姐,记住了吗?”

    说着,她竟向站在杨玲艳身后的叶晨,抛了一个媚眼,娇笑着说:“特别是在有这么帅气的男人的时候,一定要叫我姐姐。”

    叶晨无语了,懒得看她,他看一眼就知道,这个女人恐怕不是什么正经的女人,肯定是在那种有红灯的地方工作。

    杨玲艳生怕叶晨生气,连忙解释说:“胡姐姐,这位是我的好朋友。我刚才去借钱没有借到,刚好遇到了晨哥。她知道了我妈生病了,一定要过来,所以,我就带他一起回来了。”

    那个有些烟视媚行的胡阿姨,听到杨玲艳的话,气愤的说:“没有借到钱?我看你那个伯伯不想见你,居然连自己的弟妹都不管,他不是开餐馆的吗?那么有钱,真是个吝啬鬼!”

    这时,那最年长的些女人开口说道:“好了,你们别吵了,现在玲艳的妈已经好了很多了,让她好好休息会,不要吵醒她。”

    听到赵伯母的话,杨玲艳惊喜的问:“我妈妈真的好了很多了?”

    赵伯母笑着说:“是啊,你看,你妈妈刚刚才睡下了。”

    “呵呵……”那个胡阿姨不屑一笑,然后气愤地对杨玲艳说:“你那个酒鬼爹又出去买酒喝了,自己的老婆生死未卜,他还有心情去买酒喝,这种男人真是该死!”

    杨玲艳眉头紧皱起来,叹了口气,对自己那个酒鬼爹,她真的很无奈。

    这时候,一个身材精瘦,满身酒气的中年男子,手里提着一瓶劣质的白酒。一边往嘴里咕咚咕咚的倒酒,一边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

    进门之后,他第一眼就看到叶晨,不由疑惑的问:“小子,你是谁?我不认识你,你怎么在我家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