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8章 必须马上送最好的医院
    第548章  必须马上送最好的医院

    真是个酒疯子!

    叶晨知道这肯定是杨玲艳那个不争气的酒鬼父亲。

    杨玲艳生气的大声说:“爸爸,这是我的朋友晨哥,他知道我妈生病,一定要来看看。妈妈都已经病成这样了,你还有心思去买酒喝?家里剩下的那点钱都被你买酒喝了吧?”

    她的父亲杨庆华听到女儿的怒斥,气势一窒,吞吞吐吐的说:“女儿,你可不要错怪我,我……我只是看到你妈的身体好了很多,又有这么多人照顾你妈,我帮不上忙,所以去小喝了两杯。”

    杨玲艳听到自己父亲如此的无情,还在狡辩,气得更加七窍生烟。

    这时,叶晨开口了,“算了,玲艳,没有必要再和你爸争吵了,先让我看看你妈到底怎么样了!”

    “我也略懂一些医术,让我先看看伯母,说不定我能帮上忙。如果不行,再送到医院去也不行。”

    杨庆华听到叶晨的话,翻翻白眼说:“说得轻松,送到医院去又得花一大笔钱,”

    一想到钱,老酒鬼杨庆华,立刻变得兴奋起来:“乖女儿,难道你从你大伯那里弄到钱了?弄了多少钱?快给我看看!”

    杨玲艳冷哼了一声:“大伯要我滚蛋,是晨哥想帮我们,先给妈妈治病。”

    然后,她不再理睬自己那个无情的酒鬼父亲,转头对叶晨说:“晨哥,麻烦你看看我妈妈。”

    叶晨点点头,跟着杨玲艳向里面阴暗的卧室走去。

    此时的杨庆华盯着叶晨的背影,看着他身上笔挺的名牌服饰,脚上铮亮的皮鞋,眉飞色舞。

    他显然认为叶晨和以前那些男人一眼,肯定是一名正在“追求”女儿的富人,正是杨庆华期盼的肥羊。

    正在杨庆华也想要跟进卧室的时候,看是不是能到叶晨面前弄点什么好处。

    那两个女人一下就把他挡住,冷笑着说:“里面就那么一点大的地方,你还进去干嘛?怎么,还嫌你女儿丢脸丟得不够吗?”

    “你们……你们……”

    一时间,杨庆华被怼得说不出话来。

    叶晨跟在杨玲艳的身后,走进了一间极其低矮,狭小而又阴暗的卧室,四面墙上因为潮湿,墙皮都已经脱落,显露着斑驳的痕迹。

    里面最大的位置摆着一张床,一位满脸皱纹的中年女人躺在床上,从她的脸上依稀可以看出以前年轻时候的美丽。但是现在躺在病床上,无法动弹。

    杨玲艳轻轻走过去,温柔的抚摸着母亲的长发,自言自语的说:“晨哥,其实我妈妈才四十多岁,可是,你看她都像已经六十岁了。记得以前我小时候,妈妈还是孟东街的一朵鲜花,公认的美女。可是现在……”

    说到这里,杨玲艳低头垂泣起来。

    叶晨心中莫名一痛,似乎看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连忙拍拍她的肩膀,温柔的说:“不要伤心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相信我,一切都会变好。”

    说完,叶晨帮她的妈妈把脉。

    杨玲艳心中一喜,难道晨哥真的是个医生?

    而此时,杨玲艳的妈妈明明是个严重病人,但是布满皱纹的脸上却显现出来些微的红润颜色,眼皮也在眨动着,似乎就要清醒过来。

    叶晨立刻就看出来,杨玲艳的妈妈已经是回光返照,再不急救的话,绝对死定了!

    他脸色一沉,语气有些急迫的说:“你快让开!然后守住门口,不要让任何人进来打扰。”

    “是。”杨玲艳吓了一跳,看着晨哥极其郑重的表情,她知道自己的母亲肯定要出大问题了,连忙退到门口,把门反锁住,不让外面的人擅自进来。。

    叶晨神情凝重地取出随声携带的针灸盒,一根根的银针出手,缓缓地扎进病人的穴位。

    他出手速度很快,手很稳,但是扎进穴位之后,就扎得很慢,很慢,好像生怕重一点点,就会出什么大问题。

    足足花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几十根银针才扎完,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以前扎针,叶晨都是几个眨眼的功夫扎完。

    扎完针,叶晨伸手在银针上轻轻的弹动着,一丝丝的强劲罡气透射进去。

    杨玲艳母亲的脸色竟然从原本的红润变成了惨白,还狠狠地咳嗽几声,吐出来一口乌血。

    “呼……”

    叶晨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抹了抹额头密布的汗珠,感觉后背都是汗。

    这一次扎针是难度最大的,毕竟病人已经开始透支生命元气,到了生命耗尽的最后关头,总算是阻止了病情进一步恶化。

    可以说,离死亡就是一线之隔!

    “玲艳,好了,总算是把你妈妈的病情暂时压制下去了。不然的话,你妈肯定活不过今天晚上!”叶晨不慌不忙的说。

    “活不过今天晚上?”要不是扶住旁边的柜子,杨玲艳差点一下就瘫倒在地上。

    叶晨停顿了一下,表情严肃的说:“你妈妈的病,必须马上送最好的医院进行手术。现在,马上就走。钱的话,你不用担心,我先给你垫着!”

    “晨哥……”杨玲艳眼中两行泪珠滚落,含着泪还想说什么。

    叶晨已经上去抱住了她妈,说:“快走,你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送你妈妈去医院,其他的以后再说。”

    打开门,叶晨抱着玲艳妈妈往外面走。病人已经病入膏肓,只能手术后慢慢调养,就算叶晨愿意在这个普通人身上浪费灵药,她也虚不受补。

    十几分钟之后,叶晨、杨玲艳和她的妈妈、还有杨开宇,都上了路虎。

    忽然,杨庆华干瘦的人影冲了过来,气喘吁吁的大叫大嚷着:“等我一下,等我一下,我也要去,我要陪我老婆一起去医院。”

    因为跑得太急,又喝了酒,还摔了一跤,酒瓶子摔了个粉碎。

    看着杨庆华醉醺醺的样子,叶晨皱了皱眉头,没有说什么,还是打开了车门。

    等这个酒鬼上车之后,路虎向距离最近的深莞市娴雅医院疾驰过去。

    旁边那些路人,看着崭新的黑色路虎揽胜飞驰而去。

    听到杨庆华叫嚷的声音,都羡慕的喃喃自语起来:“这可是几百万的豪车啊!看来杨家的姑娘巴结上了真正的富人,居然会带她妈去医院治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