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6章 叶家血脉和九龙玉佩
    第556章  叶家血脉和九龙玉佩

    而且,在某些人迹罕至的山脉或者是极地、大洋岛屿之中,也有寥寥几个强者感应到了星空异像,还有一股强大的气息,都震惊莫名。

    不过,九星连珠出现得快,消失得更快,也就是短短几个眨眼的功夫,并没有引起普通人的注意。

    良久,叶晨睁开双目,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仰望星空喃喃自语:“终于,我也成就了武圣!看来,是时候找个机会去黑龙神社讨债了!”

    星空下,他背负双手,微风吹拂着他的脸庞。突破武圣之后,脑海突然浮现出来许多已经忘记的往事,记忆,就如同电影一般在荧幕上演。

    “晨晨,你马上就要多一个妹妹了,你高兴吗?”

    “妈咪,妹妹是好吃的,还是好玩的?”

    画面之中,一个小男孩睁着可爱的大眼睛看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美少妇,很天真地问道。

    “噗!”

    美少妇看着天真可爱的儿子,差点没有被这小家伙的话给笑死。

    她摸摸自己挺起来的肚子,抱着儿子亲了一口,笑道:“傻儿子,妹妹是一个小女孩。不过,她和别的小女孩不一样,因为她的身体流淌着和你一样的血液。你要照顾她,爱护她,知道了吗?”

    “嗯,妈咪,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妹妹,爱护她,你放心。”小叶晨肯定的点点头,小脸上满是郑重的神情。

    “乖儿子,咦,是爸爸回来了,我们去接爸爸好不好?说不定爸爸给你买了好吃的,还有玩具哦!”

    美少妇牵起小叶晨的手往门口走去。

    “好的,去接粑粑,我听话,不要妈咪抱。”小叶晨听话的跟着妈妈走向门口。

    ……

    医院产房外。

    靠前的椅子上坐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肌肤晶莹如玉,虽然是小小的年纪,清澈的眼神却仿佛能洞彻人心。

    此刻,他托着腮,有一搭没一搭的玩弄着手中的娃娃,清秀的眉眼中尽是焦虑和担忧。

    从产房里传过来的痛苦呻吟声音就没有停止过,而且越发的频繁和让人揪心!

    “妈妈……怎么……还没有生……生孩子原来是这么痛的……那么生我的时候,妈妈肯定受了很多苦……”

    小男孩站起身来,他穿着一身笔挺的小西服,像小大人般倒背着双手,在走廊中不停的走来走去,十分可爱。

    突然,清脆悦耳的婴儿啼哭声音响起。

    妈妈生了!

    小小的身影立马冲到产房门口。

    “哇哇哇!”

    婴儿响亮的啼哭声音响起,传遍了整个走廊。

    “好响亮的啼哭声音!好漂亮的小女孩!”

    “肯定!我老婆的女儿肯定是美女!”

    一个三十来岁的儒雅男子从护士手中接过一个可爱至极的小女娃。

    “怎么回事?我叶家的血脉,居然不能引动九龙玉佩?”儒雅男子嘀咕着。

    “这样也好,也许,她能过上普通人的生活。那不正是我们所向往的吗?”

    女人的声音虽然虚弱,却极其温柔,确实是一个极好的女人。

    “叶晨!”

    站在床前的儒雅男子看到小男孩溜了进来,怜爱的招招手:“快来,来看看你妹妹!”

    “妹妹!我有妹妹了?”小叶晨欣喜的跑到床边,缓缓伸出手来,轻轻碰触着妹妹白白胖胖的藕节状手臂。

    好软,好可爱!

    床上的女人美眸中充满了温柔,伸出手来,轻轻抚摸着小叶晨的头顶脸说:“叶晨,你是叶家的长子,是叶家的顶梁柱。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心柔的哥哥了,这辈子,一定要守护好妹妹哦!”

    “嗯!妈妈,爸爸,我发誓,我会永远守护妹妹。”

    小叶晨狠狠点头,清澈的眼眸中满是坚毅:“我会守护好妹妹!就像爸爸守护妈妈一样!”

    “好!真不愧是我们叶家的血脉!可惜我们叶家这枚九龙玉佩埋在地下不知道多少年岁了,好像已经没有了灵气!”

    儒雅男子从怀中掏出来一枚龙形玉佩,掂了掂,叹口气,然后把玉佩挂在小叶晨的脖子上,说:“儿子,你说得没错!你是男子汉,是我们叶家的长子,你就要像爸爸守护妈妈一样,好好的守护你家人,你的妹妹心柔!”

    “好!”笑叶晨点头。

    儒雅男子和妻子相视而笑,脸上浮现出无限的安心和幸福神色。

    ……

    叶家客厅,四个黒巾蒙面的大盗用刀抵住叶氏夫妇的脖颈,叶晨和妹妹被五花大绑丢在一边。

    “叶清炫,把东西交出来吧!”一个领头的大盗用锋锐的匕首在叶清炫的脖颈上划出一道血痕。

    鲜血如珠,渗了出来。

    “你们是什么人?”

    叶清炫脸色苍白。

    “交不交?不交的话,先把这个娘们杀了!”

    “啊!”

    “畜牲,我和你们拼了。”

    “找死!”

    “噗通!”

    “谁让你这么快就杀了他们?他麻的,你有病啊?赶紧快再仔细找找,看东西藏在哪里。”

    “滴呜!滴呜!”

    楼下响起来警笛的声音。

    “不好,警察来了,来不及了,快走!”

    叶晨和叶心柔倒在地上,口里塞着布条,吱唔着说不出话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爸爸和妈妈倒在血泊之中。

    拼命的挣扎!

    嘶吼!

    叶晨已经疯狂了!

    妹妹叶心柔,呆呆的,好像失去了应有的神智,眼神中满是灰暗和空洞。

    ……

    叶晨站在江边,泪流满面,似乎隐约能够看到,虚幻的夜空中出现了一个儒雅的中年男子和中年美妇,正在对着自己慈爱的微笑。

    “小晨晨,来!乖儿子,到妈妈这里来,让妈妈抱你!”美妇拍拍手,非常溺爱的对着叶晨伸出手来。

    看着妈妈微笑的俏脸,叶晨忍不住伸出手,想要去触摸一下,

    虚幻消失了,无影无踪!

    记忆中虚幻的画面已经支离破碎,宛如昙花一现,消失在夜空之中。

    微风吹拂着浪花,失去了的东西就不复存在,再也找不回来了。很多时候,人是这样,事也是这样。

    “爸爸,妈妈,我一定会照顾好妹妹!你们孕育了我,是你们让我来到这个世界,我一定会帮你们报仇!”

    叶晨几乎要把牙齿咬碎,眼眸中的怒火熊熊燃烧着。

    猛然一扬手,一拳轰向江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